时间:2014年11月27日15:00-15:55

地点:国防部外事办公室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

香山论坛有助于地区国家增进相互了解与信任

http://www.mod.gov.cn/video/2014-11/27/content_4554305.htm

来源:国防部网  作者:  时间:2014-11-27 16:38:39

    2014年11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

    时间:2014年11月27日15:00-15:55

    地点:国防部外事办公室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

    耿雁生:各位记者好,欢迎大家出席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今天没有主动发布的信息,下面请提问。

    记者:近期中国军队帮助西非国家抗击埃博拉病毒引发了大家关注,大多数舆论对这个举动是持肯定态度的,但是也有一些声音说中国此举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军事实力和不丢失在非洲的利益。请问对此作何评论?

    耿雁生:有关言论十分荒谬,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自西非地区埃博拉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军队已派出多批次、数百名医护人员、防疫专家和指挥、保障人员赴疫情最严重的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开展救援工作。目前第二批援塞医疗队已经抵达塞拉利昂,计划将留观中心扩展为诊疗中心,专业人员和设施设备会进一步加强。由中国军队援建利比里亚的埃博拉诊疗中心已于本月25日正式启用。此外,军队还担负了我国援助西非疫区国家多批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筹措和运输任务。

    传染病没有国界,尽快有效控制西非埃博拉疫情,防止疫情蔓延和扩散,关系到西非国家和各国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中国军队将继续为西非国家抗击埃博拉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

    我们注意到在当前抗击埃博拉行动当中,有的人一方面声称中国没有履行大国义务,投入的资源不够,另一方面又说中国军队参与援助,目的是为了显示实力,保护自身利益。我们认为,这些言论反映了某些人的扭曲心态。

    记者: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已经一周年了,请介绍一下东海防空识别区划设以来的运行情况。

    耿雁生:公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一周年以来,我军加强东海方向侦察预警,严密掌握空中动态,及时查证、处置外国军机抵近侦察等各种情况,组织海空兵力赴相关海空域遂行常态化战备巡逻。一年来,保持了东海方向空中安全稳定,维护了正常飞行秩序。

    记者:刚刚结束的香山论坛引起了中外各界的关注。有的人认为香山论坛是中方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与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进行竞争的举措。请问对此作何评价?

    耿雁生:前不久,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举办了第五届香山论坛。与往届论坛相比,这届论坛由二轨学术对话升级为一轨半的高端安全和防务论坛,产生了比较大的国内外影响。这届论坛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具有广泛的代表性。来自47个国家的防务部门和军队代表团、4个国际组织代表团以及专家学者约300人与会。二是体现了平等、尊重、开放、包容的精神。论坛为与会人员搭建了交流平台,不论代表的国家大小,还是观点异同,都能在这个平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三是香山论坛与其他地区安全对话平台不是竞争和对冲的关系。当前地区安全对话日趋活跃,有香格里拉对话会、雅加达防务对话会、首尔防务对话会等多边安全对话平台。我们认为,多一些这样的对话平台,有助于地区国家增进相互了解与信任,减少误解误判。

    记者:中国和印度的反恐联训正在进行,能否介绍此次联训更多的细节,这次联训有没有一些新的内容?第二个问题,巴基斯坦的一位部长曾经说过,巴基斯坦正在和中国进行商讨,打算购买中国新研发的隐形战机,能否对这个消息进行评论?

    耿雁生:11月中下旬,中印陆军举行了“携手—2014”反恐联合训练。双方参演部队开展了适应性训练、基础训练和实兵综合演练,相互学习借鉴,提高了合作应对恐怖主义威胁的能力,加深了友谊。这次反恐联合训练的成功举行,对于中印两军关系发展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里还可以说的是,中外联演联训是中国军队对外交流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今年以来中国军队与外军举行了30多场联演联训。

    关于第二个问题,在前不久举行的珠海航展上,有多型飞机进行了静态展示和飞行表演。关于这些飞机的一些具体情况,请向国防工业部门询问。

    记者:在刚刚结束的香山论坛上,有很多中日学者建议尽快签署中日海上联络机制,请问目前这个机制磋商的最新进展?

    耿雁生:建立中日防务部门海上联络机制是两国和两国防务部门领导人达成的共识,有利于避免因误判引发海空意外事件,增进两国防务安全互信。此前,经过三轮专家组磋商,双方已就联络机制的基本内容达成一致,并且具备了启动运行的条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项工作被迫停滞。前不久,中日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了四点原则共识。目前,中日两国防务部门正就推进海上联络机制进行协商。

    记者:据媒体报道,近日军队有多名将领涉及贪腐问题,请问上述报道是否属实?这是否意味着十八届四中全会和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之后军队加大了反腐力度?

    耿雁生:根据中央部署,军队继续深入推进反腐败工作。目前,军队相关部门正在依法对有关人员的违法违纪问题进行调查。需要强调的是,军中绝不允许有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对发生在军队中的腐败案件,不论涉及到什么人、职务多高,我们都会坚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记者:据报道,纳米比亚的沃尔维斯湾将成为中国军队计划建造的18个海外基地之一,请予以证实。第二个问题,本月早些时候有印度媒体报道,今年9月初中国第一艘潜艇停靠了斯里兰卡的港口,最近第二艘也停靠了。请予以证实。

    耿雁生: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你讲的情况不够准确。前不久,中国海军一艘潜艇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与我护航舰艇编队一道执行护航任务。这艘潜艇往返途中,两次在斯里兰卡进行了技术停靠。潜艇靠港进行补给和休整,这是各国海军的通行做法。

    关于中国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我们也注意到这样的报道。经过了解,相关报道引自两年前互联网上的一篇非官方文章,在引用当中还进行了夸大和歪曲。因此,这个报道的观点毫无事实根据。

    记者:中国在海外军事基地这方面的政策到底是什么样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中国会派兵去驻扎在海外的基地或者是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

    耿雁生:关于这个问题,我现在能够说的是,目前中国在海外没有建立军事基地。

    记者:请介绍一下南海永暑礁目前的建设情况,还有它未来规划建设的目标以及未来的作用。

    耿雁生:中方在南沙岛礁上进行的建设和设施维护都是正当的,是一个主权国家拥有的权利。我们听到一些杂音,我们在这里要说,其他国家无权对此说三道四。关于南海岛礁工程建设,我们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供发布。

    记者:前不久,北京军区第一期士官长预任对象集训在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结束。有评论称,此举借鉴了美国军队的士官长制度。请问对此作何评论?这将对解放军士官制度改革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耿雁生:实行军士长或者士官长制度,是世界许多国家军队的通行做法。近年来,随着我军武器装备发展和力量结构调整,士官数量占军队员额的比重越来越大,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为了积极适应军队建设发展的要求,今年以来我军在部分部队开展试点,在建制旅(团)、营、连分别设立了士官长,这些士官长负责部队日常军事训练、管理教育工作。这样一个试点是为全军士官制度改革积累经验。


[责任编辑:刘蕴斐]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