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哨所,我们坚守什么

——来自西藏军区部队培养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报告之四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郭丰宽  时间:2015-04-14 01:40:34

吹支曲子寄深情,哨所官兵坚持以苦为乐。李 西

    来个设想:让你生活在四周是1米多深的积雪,半年时间见不到新面孔,活动空间有限,没有网络、没有新鲜食物的环境里,会是什么样? 

    西藏军区边防某团詹娘舍哨所的7名官兵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7日晚,记者致电询问他们在干什么,班长文胜勇说正在进行“国学知识竞赛”,还给记者列举了几道题目: 

    “拱手而立”表示对长者的尊敬,一般来说,男子行拱手礼时应该左手在外还是右手在外?我们常讲的“十八般武艺”最初指的是使用十八种兵器的技能还是十八种武术动作…… 

    听出记者的意外,文班长在电话里解释说,战士们正处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学习国学知识能帮助他们丰富内心、提高修养,匡正人生追求。 

    詹娘舍哨所海拔4700米,四周是接近垂直的悬崖峭壁,因山尖独兀、云遮雾绕,又称“云中哨所”。每年11月进入封山期,次年5月开山。 

    官兵呆得住吗?封山期间怎么过?据团政委石跃欣介绍,每年换防时大家争着上哨,封山期不用担心战士们过得无聊,哨所的活动基本半个月不重复,周一读书交流会,周二知识竞赛,周三讲故事,周四体能小训练……这些既有益于官兵身心健康,还能帮助官兵开阔眼界、提高修养。 

    上等兵周斌以前总静不下心来看书,现在成了哨所的“读书讲故事大王”。他告诉记者,最近正在看《长征》,在触摸历史中感受革命先辈的情怀,寻找新一代革命军人的血脉。

    连队副指导员、现任哨长郝作为是一名毕业于江苏理工大学的高材生。从繁华宜居的长江之畔来到寂寞荒凉的风雪高原,郝作为凭的是守边报国的一腔热血。

    毕业那年,他在报纸上看到驻藏部队“宁让生命透支、也不让使命欠账”的事迹报道后,心头一热,写下了志愿去驻藏部队服役的申请书。如今,4年的青春时光一晃而过。高原风雪依旧,而他呢?

    一次,他跟事业已小有成就的大学同窗通电话。对方问他每天干什么,他笑笑简略言之。同窗很惊讶,直问那么苦、那么小的地方,守得有意义吗?还一个劲地劝他回来跟着自己干。郝作为只回答了3个字:“你不懂。”当晚,郝作为在日记中写道:“革命军人应当志存高远、追求崇高。詹娘舍虽小,但她是母亲身上的‘细胞’;我们虽苦,但是苦得充实、苦得有意义。”

    自从去年担任哨长以来,郝作为越来越喜欢哨所特有的安静与简单。他说,以前在大学里,也看过不少书,思考过人生意义等哲学命题,可迷茫空虚的感觉怎么也挥之不去。来到哨所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内心在一天天沉静丰富起来,整个人生好像都得到了升华,有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大雪封山的孤寂与这种收获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新一代驻藏官兵尽管成长于信息网络社会,可是他们一旦踏上高原走上边防,却个个以苦为荣,没有一个人因为忍受不了艰苦而主动离开哨所或提前退伍。相反,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的崇高精神追求,让他们一次次选择了留队,选择了哨所。云南籍中士张宝亮家境殷实,义务兵期满时父母就有意让他回家,他却说:“趁现在年轻多做些有意义的事,其他事情以后再谈。”已是第3次上哨所的张宝亮,再次谢绝了父母去年让他回家的好意,又一次坚守在风雪高原。 

    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追赶时代前进的步伐。而新一代驻藏官兵表现出来的如雪山一般圣洁的境界,正是我们这个民族所需要的时代精神。


[责任编辑:刘蕴斐]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