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读军校学员写给天国亲人的一封信——

姐姐,我想回边防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刘雄马  时间:2015-12-23 15:45:55

    枫叶红了。

    看着漫山遍野的红,心里却抽搐的一疼。

    我想把这枫叶寄给你,不知,远在天国的你是否能收到。

    4月7日,当我听到妈妈的声音,得知你真的永远离开了我,没人知道,我躲在七楼的天台哭了很久。

    你难道忘了我还要做你的伴郎,陪你出嫁,见证你最美的时刻?

    你难道忘了小时候,我们的点点滴滴,你答应疼弟弟许久许久?

    曾经,我对你说,要把雪花装在瓶子里寄给广东没见过雪的同学,要把温暖的阳光寄给与你在同一病房里、那位患白血病的小女孩……现在,我却疯狂地想摘一片枫叶,铺得整整齐齐放在信封里,寄给你。

    最后的最后,我又该在信封上写什么样的地址?我仅仅知道收件人的名字啊!

    2011年的湖南益阳,我戴着大红花,你给我打电话要我好好在部队干,说你的弟弟会是天底下最帅的兵。

    2011年的年底,18岁,第一次在外乡没有陪爸妈过年,我躲在角落里,你陪着我不知道说了多久。

    2012年的云南西双版纳,一个月最少两个周末,总能收到你的信息,或问候,或鼓励,或安慰,每一条短信的字数都要超过手机短信的上限。

    2012年的冬天,正在巡逻,全副武装的我与战友穿梭于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原始森林里。我告诉你,我站在山顶俯瞰,望着似层林尽染的“红色”海洋。你说,要来西双版纳看我,看你的弟弟,看那漫山遍野的“红色”海洋。

    2013年的江苏南京,还没等到你去西双版纳找我,我已经考上军校,来到了这里。礼物和祝福相继而至,你比我还激动,你说为优秀的弟弟自豪。

    2013年的湖南安化,两年不见,病情渐重的你比以前更瘦,只有30多公斤,笑着说我是你的两倍重。我没否认,心疼你被病魔折磨得如此憔悴。

    2014年的国庆期间,无意中遇见一位来看望弟弟的姐姐,抱着自己的弟弟哭得梨花带雨,我一时怔住很久很久,却终究没有告诉你,我也盼望你来看我。

    2015年,却没有了……患上绝症的你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你答应我的,一切都没有了。

    那一次课外实践活动,所有人都去了栖霞山,漫山遍野的枫叶,让人心醉的“红色”海洋,流连忘返。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告诉了你。你说,喜欢枫叶。一片,我见犹怜;两片,视若珍宝;一树,不可芳物;一山,倾国倾城。它美得彻底,美得倔强,美得勇敢,生则风风火火,落则飘然而飞,不留恋,也不遗憾。你说,你羡慕它。这句话,我用了整整一年才理解,原来你早已知道自己的命运。

    最近,天气转凉,雨更是下满了整个南京城。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看着枫叶,看着梧桐,看着雨,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仿若,你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夜间,所有人进入梦乡后,这雨便迅速地抢占了我的整个世界。接岗的路上,满院都是梧桐,遮住了我的双眼,也挡住了漆黑的夜空。

    我知道,你喜欢旅游,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我知道,你想穿上那美丽的婚纱,执手最心爱的人;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还想看看穿军装的我……只是,我来不及送你最后一程。

    我想回到边防,这不仅是自己的承诺,更是对你的承诺,我知道你希望自己的弟弟有出息;我想走遍山河大地,不仅仅是我喜欢,更是因为我想跟你去;我想穿着这身军装,我早已爱上这身军装,因为它不仅仅属于我,更属于你,属于我的父母,属于千千万万中国人的骄傲。

    (全文见“军报微信”)

    [作者单位:解放军理工大学]

    编辑絮语

    伤心欲“笑”,是想起了姐姐的清纯与浪漫吧?“痛”出望外,是忆起了姐弟间那些还没来得及兑现的承诺吧?没当过兵,何以轻言牺牲!没守卫过边陲,就说不出“再回边防”。一个“回”字重千钧,其中有军人本色,有姐姐赞许,有一家人支持,更有千家万户的幸福与祝福。


[责任编辑:刘上靖]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