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抗埃醫療隊員講述︰67天的戰斗,我們打贏了“埃博拉阻擊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于佳平 劉建偉 等責任編輯︰丁楊2019-09-20 09:24

■北部戰區總醫院和平院區護理部主任 于佳平

2014年,埃博拉病毒再次席卷西非大地。中國政府宣布,將再次向國際社會抗擊埃博拉疫情提供援助。這一次,中國成建制地大規模派出醫療隊,加入西非民眾的“埃博拉阻擊戰”。

記得那個國慶節,我正在享受難得的假期。沒想到,假期第二天,就突然接到命令︰明天出發!原來,組織上決定,從原沈陽軍區抽組51名軍人護士,配屬原第三軍醫大學,一同赴利比里亞執行抗埃任務。

命令來得突然,來不及思考,我便如本能反應一般開始整理行裝。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當時雖然正值國慶長假,人員比較分散,但所有隊員都想盡一切辦法按時集結。

有的人即將退休,可還是搶著要去;有的人,明知這一去可能回不來,卻還是默默寫好遺書,平靜地背起行囊。當這些以往只在電視上看到的情景,真實地發生在自己和戰友身上,我才真正理解了,什麼叫听黨指揮,什麼叫視死如歸。

在重慶進行了一段時間的培訓和磨合之後,我們便同原第三軍醫大學的戰友們一起,乘專機奔赴“戰場”。

有些意外的是,下飛機之後,當地民眾一看見我們,便興奮地沖我們喊︰“China!China!”我真切地感受到迷彩服上那面國旗的魅力。非洲民眾的友善、中非之間的深情厚誼,由他們揮動的手臂和滿臉的笑意,溫暖地傳遞給初到異國的我們。

沒等我們休整完畢,世界衛生組織就組織了一次抗埃技能培訓與考核,並從中國醫療隊中抽了6名隊員參加。

近半個月的培訓中,她們一次次地去到當地的埃博拉醫院,近距離接觸令人聞之色變的埃博拉病毒。

于佳平認真做好護理工作交接登記。

只有真正來到埃博拉醫院,才能真正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在確診病房,一個小男孩癱軟在床上,看起來病情非常嚴重,枕邊一攤嘔吐物,“水樣便”順著腿流到床單上。

“就在昨天,旁邊病床的孩子剛剛離世。”帶隊的世衛組織官員問道,“你們誰給他換紙尿褲?”

埃博拉病毒不僅致死率高,傳染性也非常強,甚至通過汗液都能傳播。因此,眼前的紙尿褲,分明就是儲存埃博拉的“病毒庫”。在場的各國醫護人員,都還沒有真正上手接觸過病情嚴重的埃博拉患者。盡管套著層層防護服,有的人還是有些猶疑。

就在這時,中國醫療隊隊員陳紅和張怡異口同聲地說︰“我來!”

兩人沒有絲毫遲疑,徑直走到小男孩身邊,一邊安撫他,一邊利落地取下紙尿褲。在換上新的紙尿褲之前,她們還細心地為小男孩進行了清潔和消毒。盡管手上戴著三層手套,行動頗為不便,但她們全程只用了不到10分鐘。中國醫療隊員的勇敢和過硬的專業素質,讓在場的世衛組織官員豎起了大拇指。

她們培訓回來之後,將半個月來學習的知識和積累的實踐經驗分享給其他隊員。這些知識和實踐經驗,為我們之後實際診治埃博拉患者提供了寶貴的參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