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名戰士的生命,一場八天八夜的驚心救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孟曉鋒 劉會賓 周遠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9-22 22:45

于欽活病情現在已經平穩,但是長期臥床和器官衰竭導致其肌肉萎縮,下一步將進行康復性訓練,這對他來講同樣是巨大的挑戰。張夢喬攝

大家齊心協力救治于欽活。

大家齊心協力救治于欽活

這一次,出生入死我們一起闖——

一位戰友病倒,全軍頂級醫療專家接連趕來

“不怕絕望,總有幾雙肩膀。始終不離不棄有難同當……”夜深人靜時,趙亮總是喜歡打開音樂軟件,反復听《熱血尖兵》電視劇的片尾曲《戰友》,救治戰友的一幕幕場景不禁浮現在眼前。

7月24日上午,列兵于欽活在訓練中突然出現中暑癥狀,現場軍醫診斷為熱射病,被火速送往邢台市第三醫院。而後,于欽活病情迅速惡化︰意識昏迷,高燒42℃,還伴有尿血癥狀。

熱射病是一種很凶險的疾病,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患者24小時內死亡率極高。

“怎麼辦?”旅保障部衛生主任趙亮第一次遇到這樣嚴重的情況,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趙亮反復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很快,他撥通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電話,請求支援。隨即,趙亮想到自己之前參加過一次熱射病防治培訓班,听過解放軍總醫院全軍熱射病防治專家宋青主任的授課,並記下了她的聯系方式。趙亮當即決定︰給宋主任打電話!

15時10分,電話接通了。趙亮簡單說明情況後,宋青回復︰“快降溫!我現在有手術過不去,我馬上聯系醫院其他專家過去,我隨後就到。”

15時15分,宋青與邢台市第三醫院專家進行遠程會診,確定了初步救治方案;18時30分,駐邯鄲某軍隊醫院神經內科項德坤主任、心內科孔令恩主任趕到;19時40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急診科侯生雲主任趕到;23時10分,解放軍總醫院第七醫學中心ICU朱世宏主任趕到……

趙亮坦陳,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作為一名普通的基層軍醫,因為一名列兵訓練得病打了幾個電話,能驚動這麼多專家。專家們來不及歇息片刻,立即展開了一場生死救援。

盡管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但很多細節仍刻印在趙亮的腦海中。

趙亮忘不了專家們的急切心情。朱世宏在電話中了解情況後,對趙亮說︰“你現在盡快編輯一條緊急求援短信發給我,這樣補假最快!”7月25日,宋青趕來參與救治,直到于欽活病情穩定,她準備離開醫院時,才想起來沒有正式請假。

趙亮忘不了專家們的艱難抉擇。在邢台市第三醫院,專家們會診後認為,于欽活的病情還會進一步惡化,這里不具備治療條件,應該盡早轉到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但是,于欽活多器官受損,生命體征微弱,轉院面臨巨大風險,誰也確保不了萬無一失,而且轉院後救治成功率也只有20%左右。這時,大家把目光聚向了朱世宏。

“轉!”稍做思考後,朱世宏最終有力地說出了這樣一個字。這也意味著,他頂起了擔責任的風險。7月25日凌晨2點,于欽活被轉移到救護車上,就在此時,一絲血從于欽活的嘴角溢出——出血癥狀開始了,遠比大家預想的還要早!轉回病房還是繼續轉院?

在邢台凌晨寂靜的夜晚,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投向了朱世宏。朱主任沉默片刻,嘶吼著說︰“走!快!”

趙亮忘不了醫護人員的辛苦付出。7月25日早上,朱世宏僅休息了1個多小時,就又趕到病房觀察病情;重癥監護病房主任王天軼正在休假,得知于欽活病情後,立即退掉去新疆旅游的機票從北京返回;于欽活撤掉呼吸機那一天,宋青、朱世宏又專程趕來全程指導,午飯都是在病房吃的。

采訪後,記者再听《戰友》這首歌,感觸更深︰多少次,出生入死我們一起闖;注定了,這輩子都不會忘;戰友啊,心里永遠有個家……

這一次,“戰友戰友親如兄弟”不僅僅是歌詞——

5天時間,近400名官兵踴躍獻血近12萬毫升

重癥監護室里,于欽活病情還在惡化,後期治療需要大量血漿置換和血液滲透治療,血庫現存量難以滿足需求。

7月26日,于欽活所在旅官兵從訓練場歸來。看到采血車開來,官兵們來不及洗把臉、換件衣服,都爭著來獻血。護士在進行皮膚消毒時,需要先擦掉官兵們胳膊上的泥。旅領導帶頭挽起袖子,獻血400毫升。

“戰友戰友親如兄弟,革命把我們召喚在一起……”午飯時間到了,一首《戰友之歌》響徹營區。望著等待獻血的官兵,于欽活所在連指導員孫欣眼圈發紅,感慨地說︰“患難見真情。原本以為和平年代戰友情誼淡了,沒想到關鍵時刻大家都來了。其實,無論戰時還是平時,戰友情一直都在,會在關鍵時刻迸發。”

一名叫張靜的女兵,身體比較瘦弱血管特別細,護士第一次穿刺沒有成功,看著她疼痛的表情,大家都勸她不要獻了。張靜堅持地說︰“這是在挽救戰友的生命,我一定要貢獻力量。”然後,她伸出另一只胳膊完成了采血。當采血任務完成,醫生們準備回醫院時,還有官兵不斷趕來……

7月26日夜晚,雖然已經到了周末,醫護人員依舊加班加點,為于欽活制備大量的新鮮血漿、血小板和冷沉澱。

制備富含各種凝血因子的冷沉澱需要最新鮮的血漿,存放時間超過6個小時就不能用于制備了,所以醫院每天還需要不少新鮮血液。了解到這一情況後,駐石家莊某旅每天都有幾十名官兵來醫院獻血。他們雖然不認識于欽活,但听說戰友有難、需要獻血,都義不容辭地挽起了袖子。

7月26日到7月30日共5天時間,有近400名官兵獻出近12萬毫升血液,于欽活的體內先後輸入近300人的血液成分,有20000多毫升血漿、3000多毫升紅細胞、1600多毫升血小板制品和126個單位的冷沉澱,進行血漿置換8次,相當于全身血液換了7遍。

獻血的過程讓人難忘,陪護的戰友們更是讓人感動。

7月25日凌晨轉院的路上,于欽活一路噴血嘔吐,教導員阮國寧和連長張海超一直在不停地擦拭。送到重癥監護室時,于欽活大小便失禁,但陪同的官兵一點沒有嫌棄,他們和護士一起拿著毛巾和酒精棉清洗、消毒。

後來,于欽活的其他戰友趕來醫院,他們兩班倒24小時守候。深夜來臨,熙熙攘攘的病人家屬散去,重癥監護室外只剩下于欽活的戰友。凌晨去藥房拿藥,早上5點將于欽活的血液、尿液等送至檢驗科化驗,每隔2小時配合護士給于欽活按摩各個關節和肌肉……

陪護的戰友中,楊蕭謙和于欽活是同年兵,曾在一個新兵營摸爬滾打,楊蕭謙請求連隊讓他陪護于欽活直到康復歸隊。

當于欽活昏迷到第4天時,醫護人員已經把能用的招數都用完了,可病情還是沒有好轉的跡象。看著醫護人員焦急的眼神,楊蕭謙安慰說︰“欽活入伍時還是個190斤的胖子,經過6個月的訓練,成功減掉了40斤,所有訓練課目達到了良好。他是一名堅強的鋼鐵戰士,請你們相信他一定能挺過來。”

7月31日,于欽活各項生命體征終于平穩;8月1日,于欽活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8月5日,于欽活終于可以自主呼吸——身上流淌著數百名戰友血的他,果然沒有辜負戰友們的期望。

這一次“,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的古老詩句穿越時空——

沒有人記得清,有多少熱切的目光關注著這名普通的戰士

7月24日上午,于欽活暈倒,軍醫馬思謙診斷為疑似熱射病後,立即向上級請示派遣車輛護送。

正在附近檢查分隊訓練情況的旅保障部部長劉瑞欣得知情況後,迅速聯系邢台市第三醫院接收救治。

擔心調派救護車耽擱搶救時間,劉瑞欣直接讓于欽活坐著指揮車去醫院。事後,大家都認為,多虧劉瑞欣當機立斷,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7月24日晚上,專家們決定將于欽活轉院時,難題隨之而來︰于欽活已經無法自主呼吸,轉接的救護車必須有呼吸機及其他急救設備,整個邢台市只有2台符合要求的救護車,而當時已是深夜,協調難度很大。

7月25日凌晨1點,于欽活所在旅政委劉守印得知情況後,立即聯系了邢台軍分區領導和邢台市領導,隨即聯系上了邢台市人民醫院領導。醫院領導得知情況後,緊急調動了醫生和救護車參與于欽活的轉診行動。凌晨2點,經部隊和邢台市領導共同努力,承載于欽活生命希望的救護車順利到達病房樓下。

當救護車駛入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重癥監護室的醫生和護士們早早就準備好了急救設備和儀器,立即展開搶救。

7月25日早上8時10分,重癥監護室會議室里擠滿了醫院領導和多個科室主任,他們共同會診治療方案。醫院院長何子安首先表態︰“我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救于欽活!”中部戰區陸軍保障部衛生處副處長許澤林也當即表示︰“需要我們協調的藥品、血液和設備,一定全力以赴解決!”

于欽活的父母旁听了會診會,領導們的表態,讓他們深受感動。盡管當時于欽活仍處于昏迷狀態,醫院政委魯建輝安慰家屬說︰“我們醫院是老八路醫院,戰場上救治過很多危重傷員,這次救治于欽活也肯定沒問題!”

7月26日下午,中部戰區陸軍參謀長孫永波來到醫院,了解于欽活病情後,要求大家一定要調動各方資源、不惜一切代價搶救。隨後,陸軍主要首長、戰區陸軍主要首長也多次打來電話,要求各方全力組織救治。

在于欽活昏迷的8天8夜里,誰也記不清到底有多少領導來看望過。大家都懷著同樣急切的心情︰必須讓我們的戰友盡快轉危為安!

于欽活的父母原本比較悲觀,後來也越來越自信︰“有這麼多首長、同志的關心幫助,兒子一定可以挺過來。”

于欽活昏迷期間,母親張秀霞每天都給兒子發微信,鼓勵他要堅強,告訴他領導、專家、戰友們對他的關心,希望兒子能感受到。

其中一條微信這樣寫道︰“大家都在盼著你早點康復,領導和戰友們都在等你歸隊、等你盡快回到部隊大家庭!等你醒來,一定要知道,是部隊給了你第二次生命!”

那幾天,許澤林每天都來醫院同專家溝通下一步治療方案、協調解決治療中的各種矛盾問題。當看到于欽活蘇醒的畫面後,許澤林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淚水。

看著逐漸康復起來的兒子,張秀霞想起了一句古老的詩歌︰“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張秀霞說︰“以前我一直覺得,列兵離將軍很遙遠。現在我深切地感受到,列兵離將軍其實很近很近……”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