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著的姓名,誰是《沙家 》中36個傷病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高建國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8-13 02:25

夏光與開國中將劉飛(右)的合影。 資料照片

《沙家 》36個傷病員的由來

百名傷病員為何36人留名

1939年5月,新四軍一支隊6團團長葉飛率部以江南抗日義勇軍名義東進蘇南,開闢以陽澄湖為中心的蘇常太和澄錫虞抗日根據地,5個月部隊由700人猛增至5000人。同年10月初,“江抗”奉命北進蘇中,在霧靄籠罩的陽澄湖畔留下一批傷病員。

“江抗”傷病員剛進陽澄湖後方醫院,有人夜間就被湖水汆走。事發翌日,傷病員中職務最高者、胸嵌敵偽子彈的“江抗”政治部主任劉飛,指示因病入院的“江抗”五路參謀長夏光召集傷病員開會,登記姓名、黨團員並建立組織,明確當前斗爭任務。後經統計,前後進出陽澄湖後方醫院的傷病員有上百人之多,還有30多名從上海等地來的醫護人員。而參加夏光主持的首次蘆蕩會議並進行登記的有36人,這就是36個傷病員的由來。

由于當年後方醫院傷病員經常棲身蘆蕩居無定所,沒有存檔和保留36個傷病員名單的條件,加之年代久遠存世當事人記憶模糊和存有差別,有的統計口徑也不完全以夏光召開的首次蘆蕩會議為準,一些在這次會議之後進入後方醫院的傷病員也被統計了進來,故軍地有關史館和史書對36個傷病員的記載,出現了不一致的情況。據統計,目前軍地共有七個傷病員名單。

由36個傷病員和其他部隊發展而來的原陸軍第20集團軍,其軍史館列出了劉飛、夏光、黃烽等31個傷病員的名單;原陸軍第20集團軍第58旅旅史館列出了36個傷病員的名單;原陸軍第20集團軍第60旅旅史館列出了32個傷病員的名單;原陸軍第20集團軍第59師第175團團史館列出了36個傷病員名單;沙家 革命傳統教育館列出了36個傷病員名單;蘇州革命博物館開列了留在蘇常游擊區養傷的“江抗”36個傷病員名單;蘇州市委黨史辦原主任喬家霖等人撰寫的《江抗戰史》,開列了22個傷病員名單。

上個世紀60年代,原20軍為編纂軍史,曾多次派員訪問劉飛、夏光、黃烽、吳立夏等人,他們對1939年10月間在陽澄湖蘆蕩開會登記的36個傷病員反復回憶和核對,取得共識的是23人。1996年,濟南軍區黃河出版社出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20集團軍軍史》記載,根據劉飛回憶,36個傷病員中能回憶起姓名的有23個,他們是︰劉飛、夏光、黃烽、童襲予、吳立夏、袁阿繆、梁玉貴、葉誠忠、張世萬、謝鈞生、趙林坤、華玉坤、曹德清、褚學潛、王佐才、陶祖全、楊弟二、章斗、趙阿山、尹桂寶、陳新一、彭海清、高橋(日本人)。

這個名單與《江抗戰史》記載基本一致。原20軍軍史在名單後寫道︰其余傷病員的名字無法核證,成為永久的遺憾。

2007年5月14日,新華社播發並被各媒體在“永遠的豐碑”專欄刊用的《蘆蕩火種——新四軍36個傷病員養傷沙家 》,首次正式披露36個傷病員中可以認定的22人名單。他們是︰劉飛、夏光、黃烽、吳立夏、童襲予、梁玉貴、袁阿毛、章立、葉誠忠、陶祖全、張世萬、謝錫生、趙林坤、華玉坤、曹德清、陳新一、褚學潛、彭海清、尹桂寶、王佑才、楊弟二、趙政山。

一直以來,關于誰是36個傷病員的爭論不絕于耳。崔左夫1957年寫的《血染著的姓名》,講到36個傷病員包括“江抗”東塘墅辦事處主任蔡悲鴻和共產黨員吳有民、王作財。王傳洪、黃葦著《你的旗幟插遍江高寶》中有52團2連連長薛才如是“36個傷病員中的一個”的記載。曾戰斗在陽澄湖後方醫院的顧定宇和沈逸,證明在醫院養過傷的李立根是36個傷病員之一。

當年,夏光不無自責地對原20軍軍史編寫組同志說︰“未能保管好那份花名冊(指1939年10月首次蘆蕩會議登記名冊),是我最大的失誤,有愧于那13位生死與共的老戰友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