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鋼淬火,“準軍官”的別樣暑假

——陸軍步兵學院貼近實戰組訓錘煉學員過硬本領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匡大鎮 林希民 謝浩責任編輯︰陳麗娜2017-08-29 02:18

“地方大學的同學不是在畢業旅行就是在過暑假,我們卻在曬太陽、練體能,這生活質量和他們真不是一個檔次。”

“青春不是用來比舒服的,進步往往是在最辛苦的時候。學長們都說咱這兒雖然是‘獸營’模式,但卻可以練就真本事……”

暑期伊始,2400余名轉軌學員從各院校分流到陸軍步兵學院加鋼淬火。充滿硝煙味的訓練場、從難從嚴的實戰訓練激發著他們昂揚的斗志和錘煉著他們過硬的本領。

“初來乍到,以前的‘攻略’怎麼不靈了?”

7月的南昌“高燒不退”,白天室外溫度直逼40℃ 。前來報到的學員將在這樣的炎熱天候下開展為期兩個月的暑期強化訓練。

在開訓動員會上,三大隊大隊長張世忠向學員們強調︰“貼近實戰的組訓,一定要摒棄過去慣用的‘土法子’‘小聰明’,牢固立起實戰化訓練思維,否則在往後的日子里要吃大虧。”

很快,大隊長張世忠的話即被應驗。

“我這些‘攻略’是訓練時自己總結出來的,一直很受用。”學員成爭亮雖然還沒有適應南昌的天氣,卻對自己的“攻略”很有信心。

一次手榴彈投擲課,成爭亮正準備一展身手,可他剛做出準備姿勢,就被一旁的指導教員叫停。

“倒握彈投擲雖然可以投得更遠,卻只適用于不會爆炸的教練彈。一旦換成實彈,倒置投法就會暴露出一系列致命問題!”面對教員的批評指正,成爭亮心里嘀咕︰教員說得很對,以前訓練確實實投實爆過,這個“攻略”不行說得過去,可不代表其他的也不行。

在隨後的幾天里,成爭亮輪番檢驗自己的“攻略”,卻發現統統失了靈︰他喜歡把功能性飲料灌進水壺里,結果在大強度訓練後卻發現越喝越渴,補水效果遠不如加了補液鹽的白開水;他原本喜歡穿迷彩跑鞋,跑起來非常舒適,但在耐用性、對復雜環境的適應性方面難以和制式迷彩鞋比肩,幾天的野外課下來就直呼腳疼……

幾經挫折,成爭亮開始反思︰原來,許多看似“折騰”的要求,實際上貫穿了實戰的思維,自己的那些“小攻略”“小計謀”,反而成了抑制戰斗力生成的“小蟻穴”。至此,他不僅棄用了那些原有的“攻略”,也打消了再尋“攻略”的念頭,開始留心觀察身邊的生活細節︰從學員隊實施貼近部隊的連隊化管理模式到野外教學不避風雨,無時無刻不體現出濃厚的實戰化氛圍,一點一滴、邊學邊思。

“總以為實戰化離自己很遙遠,現在才意識到實戰化其實就貫穿在訓練管理的點滴中,我必須端正思想、找準定位,以一名優秀指揮員的標準堅持做好每件事。”成爭亮感慨道。

“體能訓練變著花樣‘玩’,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學員劉曉毛擅長中長跑,強化訓練第一次5公里測試時便處于領跑位置。可他體型偏瘦,上肢力量薄弱,四肢協調性較差。平日里,一到長跑訓練他就渾身來勁,可其他訓練卻提不起興趣。

決定木桶能裝多少水的是長度最短的那一塊木板。很快,劉曉毛發現,中隊的體能訓練計劃與預想的並不一樣——每周除了兩次長跑訓練,其余時間則穿插了核心力量訓練、功能協調性訓練、心肺強化組合訓練、拉伸放松及運動傷病防止等內容。面對一堆“高大上”的新詞匯,他感到十分困惑︰“體能訓練這麼多‘玩法’,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藥?”

在戰斗體能課上,教員陳發正在為學員講解體能訓練的組織理念︰“以前由于各種原因,體能訓練的組織形式和訓練內容過于單一,不少學員喜歡‘揚長避短’,專挑自己擅長的課目訓練,結果把自己練成了‘運動員’而不是‘戰斗員’。”

劉曉毛一邊心里揣著疑問,一邊認真訓練尋找答案。這才過了幾天,他就體驗了平衡負重單腿深蹲、全身阻抗訓練繩、啞鈴兩頭起轉體等十余種新式動作,兼具出色效果的同時也富有趣味性,讓他練得不亦樂乎。“累並快樂著”的同時,他也收獲了諸如“運動時膝蓋不要超過腳尖”“長跑時要學會運用擺臂帶動腿部運動”“如何針對訓練部位進行有效拉伸”等運動防護知識,感覺受益匪淺。

嘗到甜頭的劉曉毛漸漸明白︰內容豐富、形式新穎的體能訓練並不是“花架子”,單純的“飛毛腿”“大力士”不再是體能訓練的終極目標。訓練的目的就是要打造出速度與力量兼備,又具有快速反應能力、能適應各種戰場環境的優秀戰斗員。

撥開雲霧見青天。解開疑惑的劉曉毛很快適應了訓練節奏,僅僅兩周,他的身體素質就有了明顯進步,在中隊最近的一次體能測試中一躍成為體能尖子。

“紙上得來終覺淺,實戰化訓練有大學問!”

人員與工事偽裝課是門新開課程,學員常雨康認真選取了5種植被,精心編制了一副人工偽裝,還特意給愛槍扎上了一套綠草根。

正當常雨康滿懷信心地請教員點評自己的“得意之作”時,卻被當場判了不及格︰偽裝雖然精細,卻不符合實戰要求!

原來,他選取的喬木葉、桑樹葉的葉片較大、保綠程度很低,離開根系後葉片很快就會變蔫發黃,做成人工偽裝後反而使目標變得異常顯眼。同時,纏繞在槍上的偽裝過多,給槍械的瞄準和擊發帶來很大影響。

“偽裝不是化裝,練就實戰化技能不是為了吸人眼球,在戰場上用最簡單實用的方法保全自己、消滅敵人,才是實戰化訓練的精髓。”

教員一針見血的講評,使常雨康陷入深思︰“初步制作一個人工偽裝就蘊含了這麼多道理,那麼在考慮其他問題時是否也需要從實戰角度出發?”

抱著一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常雨康認真對待每一堂授課內容︰

工程爆破課上,教員反復強調捆綁炸藥包時,一個5斤的炸藥包需用9米長的粗麻繩反復捆綁,不厭其煩地打出至少20個死結,就是為了避免在行軍中長時間顛簸或外力作用破壞炸藥包的緊密性,導致爆炸不完全。

軍事地形學野外課時,教員並不怎麼看地圖,卻非常清楚行軍路線,因為他從出發時就注意觀察周圍的地貌地物情況,不斷推算移動的距離和方向,做到“人在路上走,心在圖上移”。

戰斗著裝行軍時,一定要采用持槍而不是背槍,是為了在突遇敵情時能第一時間臥倒出槍射擊……

道不說不清,理越辯越明。常雨康終于明白︰很多知識雖然在教室里講過一遍,但想要把這些知識和實戰訓練接軌,還需要將理論與教員所授的技能結合起來,靈活運用,學會從一名戰斗員、指揮員的角度主動思考、舉一反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