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紅軍

來源︰新華社作者︰陳建華 胡錦武 余賢紅 李天啟責任編輯︰陳麗娜2017-08-29 09:03

新華社南昌8月29日電(新華社記者陳建華、胡錦武、余賢紅、李天啟)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中年齡最小的95歲,最大的已經107歲。

這是一群不老的傳奇︰他們身上,有對死生的坦然無畏,對信仰的堅定純粹,對生活的樂觀豁達……

他們,是值得我們永遠銘記的紅軍。

在江西贛南,記者尋訪了十多位健在的老紅軍、紅軍失散人員和老蘇區干部。在和他們對話時,我們感受到跨越時空的精神之源、歷久彌新的人格力量。

這是江西省贛州市寧都縣98歲的紅軍失散人員廖月英(5月10日攝)。廖月英是贛州市寧都縣蔡江鄉羅坑村人,2歲時父親去世,母親改嫁。1932年,年僅12歲的她跟隨哥哥參加了紅軍,專門負責給大山里的游擊隊送信。 新華社發

“紅軍是我們大恩人,當兵就要當紅軍”

——心靈深處的紅色記憶

98歲的紅軍失散人員廖月英已臥病在床多年。在贛南大山深處生活了一輩子的她,听聞有人來采訪她當紅軍的事,愣是在兒子兒媳攙扶下爬了起來,精神出奇的好。

廖月英是贛州市寧都縣蔡江鄉羅坑村人,2歲時父親去世,母親改嫁。1932年,年僅12歲的她跟隨哥哥參加了紅軍,專門負責給大山里的游擊隊送信。

“山里有豺狼、野豬,我就拿棍子東敲一下、西敲一下。為了躲避敵人搜查,我還把信藏在牛糞下。後來,部隊對我進行過嘉獎。”老人注目遠方,高興地向我們述說著。

老人說,她爺爺是游擊隊員,外公在長征中犧牲,在自己生完小孩不久,丈夫也去參加了革命,後來也杳無音訊。

“這可能是母親唯一還清楚的記憶了。”廖月英73歲的兒子龔發富說,老人年事已高,時而清醒時而糊涂,大多數事都沒了記憶,唯獨當紅軍的事念念不忘。

蘇區時期,參軍參戰的贛南兒女有93萬余人,佔當地人口三分之一,僅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10.8萬人。在二萬五千里長征路上,平均每公里就有三位贛南子弟倒下。

是什麼使他們那樣地戰斗?是什麼樣的希望,什麼樣的目標,什麼樣的理想,使他們成為頑強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戰士?——埃德加•斯諾在《紅星照耀中國》一書中如是問道。

在贛縣南塘鎮石院村,我們見到了102歲的鐘祖。蘇區時期,村里16位鐘氏同宗兄弟結伴參加紅軍,13位成為烈士並絕戶,最後回來了3位,至今仍健在的只有鐘祖。

80多年來,每天起床後鐘祖做的第一件事,是拄著拐杖從臥室走到廳堂,向掛在牆上的毛澤東主席畫像行軍禮。

“紅軍是我們的大恩人,當兵就要當紅軍。”土地革命時期,鐘祖一家沒有飯吃,只得靠租田謀生,是紅軍來了才有地可耕。為了支援革命,鐘氏兄弟踴躍參軍。

鐘祖的親哥哥在1931年8月的興國老營盤戰斗中犧牲,他自己的雙耳則在敵機轟炸中相繼被彈片擊傷。長征途中,鐘祖因為一場大病被送回了家。

“當時,我死活不願離開!指導員說,小鬼別傷心,病好了再來找我們。”鐘祖回憶說,當時他病情越來越嚴重,高燒不退,指導員就叫人把他送了回來。

回憶到動情處,鐘祖情不自禁唱起蘇區時期在瑞金學的《國際歌》︰“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斗爭……”

夕陽里,鐘祖耳後那兩道疤痕分外醒目。

在贛南,像廖月英、鐘祖這樣投身革命參加紅軍的人還有很多。“他們在革命之初可能只是為了樸素的願望,但在斗爭中逐漸變成了堅定自覺的革命者。”長期關注老紅軍群體的贛州市作協常務副主席卜利民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