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銳的“三特”夢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魏遠峰 張首偉責任編輯︰喬楠楠2017-09-18 03:07

王銳,河北豐寧人,中士軍銜,戰車編號809。熟悉他的戰友都知道他有個“三特”夢——裝甲兵駕駛、通信、射擊專業特級!

初次見他,是一天晚飯後,他一身迷彩服,中等個兒,比較壯實。我們一邊散步,一邊聊起了天。

我說,你們連有個博士排長?

對,叫王欽龍。

听說,他曾情緒消沉?

是,有一段。

听說,你與他結對子,陪他走出困惑?王排長說,大學給了他博士學位,你幫他取得“戰士學位”!

王銳笑了。他說,我沒這麼厲害,排長覺悟是有的……

我說,連隊推薦你立功,你卻推薦集體,還有一次你力薦別人,自己提干受了影響。後悔嗎?

不後悔。工作不是我一人干的,藝術家常香玉說“戲比天大”,軍人就該“強軍最大”。強軍事業這麼大,人人都戴大紅花,才是連隊的好狀態……

“8”

王銳,28歲,當兵8年。8年來,一個小人物,把一個個崗位干到精彩紛呈,人生也越發亮堂了。

2009年,王銳戴上大紅花,來到原42集團軍某師裝甲團。莊稼漢的兒子,成了一名裝甲兵。

第一課,看到班長開著幾十噸的“鐵疙瘩”在訓練場馳騁,王銳興奮不已。

班長說,這“鐵疙瘩”一台差不多三千萬啊!開上它,拉風第一,而且剎那間就是千萬富翁了!王銳心說,乖乖啊,這麼貴!?可得把它開好!

幾十噸的鐵家伙,可不好駕馭。一天,王銳駕車爬陡坡,沒把握好方向,碾到路邊巨石, 的一聲,差點翻車。連長電話打來︰“不是這塊料,就給你換專業!”王銳一听急哭了。淚光中,他想起離家那天,父親喝得一臉紅暈、滿心歡喜,母親摸著軍裝看了又看……

“別再瞎想了,行動才有用。拼了命,也要掌握它。”王銳在心里說。那天起,練彈藥裝填,一枚訓練彈淨重83斤,一練一下午,腰都直不起,還在練;練緊急登車,一個“五步上車”動作,練了不下3000遍,戰靴都踢爛幾雙,還在練。一進車一上午,汗水濕透了衣服,稍一風干,就會畫出“地圖”。一次,流汗過多導致抽筋,他先是猛蹬猛踹,巴掌啪啪擊打大腿,生生忍下來。

教練心疼,扯著嗓子吼︰“悠著點,不要命了?!”

4個月瘦了20斤,憑著鑽勁兒、刻苦勁兒,順利畢業。但這是兩棲裝甲突擊車,光會在陸地上跑,就像飛行員剛學會滑行、不會起飛,“半瓶水”都算不上。

2010年夏,第一次參加海訓。海訓離不了蚊叮蟲咬。王銳右小腿不小心撓破皮,海水里天天泡著,發炎、腫脹、感染,從腳後跟腫到大腿根,烏青油光。

一天,腿上膿包磕破,王銳瘸著腿鑽進戰車,繼續練。下課時,膿血流淌,褲腿烏紅。每天訓練前,他把紗布塞進傷口,收課後換藥。苦心人,天不負。不到一年,王銳成為同年兵中最早考取裝甲專業“駕駛一級”的人,戰車編號——809。

2015年6月,駕駛特級考核如期而至。考場上,裝甲車馳騁揚起灰塵,灰蒙蒙一片。

一輛突擊車,正過九桿彎道。“S”型九桿彎道,進口通道比車體僅寬50厘米,一般駕駛員會選擇三擋,可這輛車一看就四擋以上,快速“游”過去。主考官周成雲,盯著那台戰車想,“平時有些‘老司機’,炫一下技,也很正常,可考核場上這樣,就‘有點二’了。”

下一個障礙是土嶺,1.5米高,近40度斜坡面。速度過快,車容易飛過,輕者“砸”斷扭力軸,重者車毀人傷。眼看這車飛馳而至,順著斜坡躥了上去。“危險!”主考官周成雲嚇了一跳——此處暗表,裝甲訓練基地訓練部長周成雲,這次考試認識王銳、收他為徒,兩人續寫了一段師徒佳話。

眨眼間,周成雲卻看見,戰車到坡頂戛然而止,車頭輕輕下探,車身俯貼坡面、穩穩著地,“轟隆”一聲油門,車尾一股濃煙噴出,絕塵而去。周成雲長出一口氣,心想這一定是個老手。

兩三秒鐘,需要做完對方向、踩制動、換擋位、控油門等動作。上坡時,車頭上揚,傾斜40度,駕駛員眼前只有一片天,只能提前找點、听聲音、憑感覺,控制好戰車,稍有不當,有翻車之險。

可喜可賀!入伍第6年,王銳成為集團軍最年輕的兩棲裝甲車特級駕駛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