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東北抗聯 英雄豐碑不朽

——寫在“九一八事變”爆發86周年之際

來源︰新華社作者︰徐揚 孫仁斌 趙洪南責任編輯︰張宏洲2017-09-18 15:43

新華社沈陽9月18日電(新華社記者徐揚、孫仁斌、趙洪南)金秋9月,遼東楓林初染紅。

67歲的吳振海來到村頭的桓仁縣抗聯烈士陵園,坐在台階上,一字一頓唱起來︰“我們是東北抗日聯合軍,創造出聯合的第一路軍,乒乓的沖鋒殺敵繳械聲,那就是革命勝利的鐵證……”

這是《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軍歌》。吳振海的父親吳文全曾是抗聯戰士,父親教他學唱這支歌,“讓我把抗聯精神傳下去!”

山谷間歌聲回蕩。穿過這昂揚的軍歌,仿佛又回到那炮火連天的抗聯歲月,看到那些英雄的面龐。

熾烈的烽火

9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表決通過國歌法。這首誕生于抗日烽火、取材于東北抗戰的《義勇軍進行曲》,自此有了專門法律的保護。

88歲的抗戰老兵王臣遠听到這個消息,不顧年邁多病,堅持穿上掛滿獎章的軍服,吟唱起這首戰歌。老人拉著記者的手說︰要告訴子孫後代,一定不要忘記這段歷史。

1931年9月18日。這是刻在中華民族心口上的一道傷疤。當晚,日軍炸毀沈陽柳條湖附近南滿鐵路路軌,反誣中國軍隊所為,遂炮轟東北軍北大營,發動了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次日,日軍佔領沈陽,很快東北三省淪陷。

9月19日,中共滿洲省委即發表《為日本帝國主義武裝佔領滿洲宣言》,呼吁社會各界民眾以武裝手段驅逐日本侵略者,並相繼派出一大批黨員骨干深入東北,領導民眾武裝抗日。

中國近現代史料學會副會長王建學說,事變當夜東北軍620團團長王鐵漢頂住“不抵抗”命令,下令開槍還擊,打響了抗戰第一槍。隨後,東北軍舊部和愛國民眾自發組成義勇軍,成為東北抗日聯軍的前身。

從那時起,多少東北兒女,毀家紓難,以血肉之軀築起了新的長城。田漢、聶耳受此感染,聯袂創作了《義勇軍進行曲》,迅即傳遍大江南北,成為最著名的抗戰救亡歌曲。

危難之際,中國共產黨毅然擔負起東北抗戰的領導重任,迅速組織抗日游擊隊,整合各路義勇軍,進而發展成為“東北抗日聯軍”。

抗戰勝利前夕,王臣遠曾作為一個“小鬼”,參與東北抗聯對日作戰的千山一戰。提起當年用過的一桿槍,老人念念不忘,眼神里露出光彩,這一瞬間,仿佛當年那個殺敵報國的少年又回來了。

不屈的脊梁

在吉林省通化市渾江東岸的山岡上,長眠著東北抗聯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楊靖宇的英靈。92歲的老紅軍徐振明是他的守陵人。

“掃墓、栽花、種樹、什麼都干。”退休前,徐振明把兒子徐永軍叫到跟前,一定要當年只有18歲的兒子“承接父業”︰繼續守護陵園。如今,徐永軍已在此工作37個春秋。

楊靖宇是萬千抗聯將士的杰出代表。1932年,楊靖宇受黨中央指派來到東北組織抗日聯軍,歷任抗聯總指揮、政委等職,與日寇血戰于白山黑水之間,在冰天雪地、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孤身一人與日寇周旋戰斗幾晝夜後壯烈犧牲。

“小小的滿洲國,大大的趙尚志”。在趙尚志的故鄉遼寧省朝陽市朝陽縣的尚志鄉,提起他的英雄事跡,鄉親們感到無比自豪︰“他是我們這個村子的榮耀。他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爭自由,誓抗戰。效馬援,裹尸還。看拼斗疆場,軍威赫顯……”今天,當趙尚志的佷女趙淑紅吟誦趙尚志當年寫下的《黑水白山•調寄滿江紅》里的詞句時,仍感到豪氣沖雲天。

趙淑紅在趙尚志紀念館做講解員近20年。女兒剛剛懂事時,就學著她的樣子在小朋友面前念叨︰“趙尚志出生于遼寧朝陽,是著名的抗日將領……”

“從1936年統一建制起到抗戰勝利,東北抗聯犧牲軍級以上將領33人。”遼寧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潔說,東北抗聯是中國共產黨創建最早、堅持抗戰時間最長、條件最為艱苦的一支人民抗日軍隊,他們是當之無愧的民族脊梁。

永恆的精神

12歲那年,李敏加入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先後當過戰士、炊事員。在日軍封鎖之下,抗聯戰士的生存環境異常艱苦。“戰士們只有前線,沒有後方。”李敏說,“難啊,餓死凍死的太多了!我們這些能活下來的,是幸運的極少數人。”

老人的家里,掛滿了抗聯各支部隊、主要將士的事跡宣傳畫,幾間不大的房間儼然是一個小型抗聯博物館。李敏還踏遍老林深山,尋訪昔日戰友犧牲地,盡可能為他們立碑。“那麼多同志都犧牲了,很多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如果不給他們立碑,誰也不知道幾十年前還有這樣一群人,為了民族解放甘灑熱血。”

在遼寧省本溪縣的東北抗聯史詩陳列館里,珍藏著抗聯的大量歷史資料和留下來的實物。研究部主任周浩說,每年這里接待近30萬觀眾,人們吃抗聯煎餅、重走抗聯路,體會當年的艱辛。

讀史明智,鑒往知來。

從東北抗聯身上,人們清晰地看到中國共產黨人的民族大義和責任擔當,一顆為國為民的初心。如今,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抗聯精神將激勵著各族人民,匯聚起眾志成城的磅礡力量,向著美好未來繼續前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