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一部隊曾把陶瓷和熱氣球變成細菌炸彈

來源︰新華社作者︰楊思琪 王建責任編輯︰張宏洲2017-09-18 16:54

新華社哈爾濱9月18日電(記者楊思琪、王建)想起陶瓷,人們常聯想到優雅精致;談及熱氣球,更是浪漫溫馨的象征。而在70多年前,這些常用來觀賞、使用的器物,卻被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用來制作細菌炸彈,成為凶狠殘暴與泯滅人性的代名詞。

在位于哈爾濱市平房區的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一個個陶瓷炸彈猶如等待受罰的罪犯靜默站立,旁邊一支高約3米、直徑約2米的白色熱氣球被固定在低地板上,早已失去了飄揚的能力——它們都曾是侵華期間日軍用來施放細菌戰劑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據館內工作人員介紹,細菌戰劑是指用來殺傷人員、牲畜和毀壞農作物的致病性微生物及其毒素。作為實施細菌戰的大本營,從1937年到1942年,七三一部隊生產陶瓷細菌炸彈產量約2000枚,鼠疫跳蚤每三四個月就可以培育出45公斤。

為什麼用陶瓷制炸彈?金屬制的炮彈在爆裂時需用大量火藥,很高的熱度會使細菌死亡。薄且輕質的陶瓷,盛放炭疽菌、氣性壞疽菌、破傷風菌和帶鼠疫菌跳蚤等,僅需使用導爆索或很少量的炸藥就可以引爆,內裝的細菌溶液就會飄散到空氣里,因此陶瓷成為炸彈殼的首選。

這些陶瓷炸彈被命名為“石井陶彈”。“石井”,正是七三一部隊的頭目、細菌戰的元凶石井四郎,從日本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畢業的他一手策劃並實施了“以低成本武器獲取勝利”的細菌戰。

據統計,每架飛機可攜帶數10個土陶細菌彈,每個裝有5000只鼠疫跳蚤。經過實驗,在爆炸點下吃草的牲畜,僅在1到2個小時內,馬死亡70%,羊死亡90%。

為了在更大範圍內將細菌擴散,二戰後期,日本還曾制作很多氣球炸彈。與七三一部隊關系密切的南京榮字第一六四四部隊,曾進行裝載在氣球上的“鼠疫跳蚤”研究,其中一名隊員石田甚太郎曾證實,氣球炸彈實際上不是“炸彈”,而是一種作為傳播細菌武器的手段而開發出來的氣球。

除了陶瓷和氣球,七三一部隊制作細菌武器的材料包括傳單、糖果、棉絮、糧食、自來水筆和手杖式噴射器等。在染上細菌之後,通過派遣特務、別動隊等到對方地區進行布撒,以達到破壞、襲擾的目的。

利用這些細菌武器,七三一部隊及其他細菌戰部隊曾在內蒙古、吉林、山東、江西、江蘇、浙江、湖南、雲南等地實施了大規模細菌戰。潰散不愈的傷口、殘缺不全的肢體……至今,仍有相當數量的感染者飽受痛苦折磨,在臭氣燻天和疼痛如割中備受煎熬。

“在日本投降前夕,七三一部隊被迫將其他細菌武器和細菌戰劑炸毀,否則這麼大量的細菌投撒一旦實施,足以毀滅人類幾次。”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館長金成民認為,這些罪證足見日本軍國主義的殘忍和野心,警示當代思考科學與戰爭、醫學與倫理,不忘歷史,珍愛和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