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盡所有,只為不能忘卻的歷史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莫榮桂 柯穴責任編輯︰吳月明2017-09-19 09:38

寫在前面

既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文物專家,卻用30余年時間收藏抗戰遺物。後來,他的藏品被收進雲南省騰沖滇西抗戰紀念館,成為全民國防教育的“活教材”。30余載歲月的沖刷,讓他的一頭烏發染上了白霜,談及當年跨國收集抗戰遺物時歷經生死的一幕幕、談及為了收藏放棄高薪職位的無奈、談及為了收藏一貧如洗、負債累累的窘態,他的表情風輕雲淡,仿佛在講別人的故事。他叫段生馗,今年已經52歲了,他說︰“我不後悔我的選擇。如果哪一天我走不動了,我會要求我的子女把這些事情繼續做下去,收集更多的抗戰遺物送到紀念館,讓更多的人銘記那段歷史,我便此生無憾了。”

段生馗向筆者介紹他收藏的抗戰遺物。

9月12日,蒙蒙細雨籠罩下的滇西抗戰紀念館顯得愈發莊嚴。宣讀警鐘碑記、參觀遠征軍名錄牆……這天,雲南省騰沖市黨政機關、軍警以及各界群眾400余人聚集在紀念館前,共同紀念騰沖光復。

“歷史是一部沉甸甸的教科書,我們不能忘記!”從侵華日軍的戰刀,到活體解剖架,再到生化武器殘骸,每一件藏品背後的故事,紀念館館長段生馗都能娓娓道來,對他來說,這里的每一件文物都會說話。

60多年前的滇緬抗戰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遠征軍、中國駐印軍與美英盟軍對日本軍國主義實行殲滅戰的主戰場之一,而毗鄰滇緬公路的騰沖,一度成為中日雙方爭奪的戰略要地。

段生馗就出生在騰沖市芒棒鄉芒乃村,這個村莊曾被日軍清剿了3次,2/3的村民死在日軍的刀槍下,每一家都有一本血淚賬。段生馗的祖父因為收留過一位中國傷兵,全家人差點被日軍殺光,當時慘痛的場面猶如一把尖刀,深深地扎在段生馗祖輩的心中,這也讓听這段故事長大的段生馗刻骨銘心。

段生馗告訴記者,在他年幼時,村莊還可以隨處可見破鋼盔、殘刺刀等戰爭遺物,當時沒人重視,這些物件就成了他和小伙伴們玩游戲的道具。玩累了,就把這些物品堆在一起,後來越堆越多。“這種無意識的收集,卻為我今後要做什麼、怎麼做,指明了方向。”段生馗笑著對筆者說。

真正意義上的收藏始于1986年參加工作以後。段生馗學的是金融專業,畢業後分配到騰沖縣農行。那時他經常下鄉,看到老百姓院子里隨意丟棄的抗戰遺物,便出錢向老百姓收購這些物品。

“當時收集這些物品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把實證找到,揭露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年輕人嘛,都有當英雄的夢。”段生馗說,後來,自己的覺悟不斷提升,意識到這些物品是“物化的歷史”,因而決心要還原歷史,要讓更多的人觸摸到那段歷史,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有國才有家。

在村子里,段生馗收到的大多是一些小的物品︰日軍的飯鍋、飯盒、皮鞋、刺刀等等,大一點的東西要到國外去收。于是,段生馗收藏的範圍越來越廣,他無數次跨過國境線,尋訪遠征軍老兵,尋找戰場舊址。

跨國收藏,可謂是九死一生。1996年,段生馗首次去往緬甸尋覓抗戰遺物。一次他收購了日軍的一輛廢棄坦克,花了幾千元人民幣,請人用大象把坦克從森林里拉出來,沒想到剛出林子就被抓了,被關了17天。“那晚險些被他們打死,幸虧年輕身體好,硬撐著回到了國內。”此外,段生馗還7次穿越原始森林,搜尋遠征軍遺物,每次進山都要背上當地人最需要的物品,如清涼油、風油精,換回遠征軍的紐扣、徽章、刺刀等。

“整個滇緬抗戰持續3年多,而我打掃戰場已經打掃30多年了。”段生馗告訴筆者,在緬甸找到數量最多的抗戰遺物是中國遠征軍帽徽。在緬甸,中國遠征軍曾經和日軍發生過“同古大戰”“仁安羌大戰”“密支那反攻”等血戰。戰爭結束後,密支那、臘戌等地都曾修建烈士公墓,但後來幾乎全被夷為平地,忠骨終隨風銷蝕,鐵質的帽徽卻留了下來。

一次,他深入中緬交界的“野人山”,在土著部落的“鬼房”里找到了兩個被制作成水瓢的頭蓋骨。通過翻譯他得知,這兩個頭蓋骨是“漢人女兵”的,她們被當地土著人殺掉之後,頭蓋骨被供奉在“鬼房”里,當地女人難產之時,才會被請出來,當作有神力的藥碗。段生馗當場淚如泉涌,“漢人女兵”就是中國遠征軍女兵。段生馗經過多次交涉,花了一大筆錢,將這兩名女兵的遺骸帶回了中國、帶回了家。

1999年,段生馗面臨抉擇︰交流到外地工作,可以升職,但遺物收藏工作可能就得中斷了。他思索良久,在親人與朋友的不解和異樣的目光中,決定繼續留在騰沖,繼續收集抗戰遺物。

隨著收集東西的不斷增多,段生馗萌生了建博物館的想法,經過多番努力,終于達成心願︰2005年7月7日,他與某民營企業合作,在騰沖和順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民間抗戰博物館——滇緬抗戰博物館。

“每一件東西都得用現錢去買,為此,我曾經負債累累。”段生馗說,當年曾有一個老板要出300萬元買斷他的藏品。“為了收集遺物,我一貧如洗,還背負了債務。可如果賣了這些,就違背了我的初心。”段生馗斷然拒絕了對方。段生馗的日子過得十分艱難,有時候心里覺得苦,他就坐在他的藏品前,一邊擦拭一邊說說心里話,他說他不怕過窮日子,就怕以後沒錢收集抗戰遺物了。直到2013年,段生馗的生活和收藏生涯迎來了轉機。

2013年8月15日,是抗日戰爭勝利68周年的紀念日,也是讓段生馗銘記一生的日子。那天,滇緬抗戰博物館從和順整體搬遷到遠征軍國殤墓園旁,並更名為滇西抗戰紀念館,段生馗的藏品也跟隨遷入。這是中國首座由中央財政建設、紀念入緬作戰的中國遠征軍和抗日英雄的紀念館,也是記載滇西抗戰的重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成為騰沖的文化坐標。“看到我的這些藏品終于有了個名副其實的家,而且可供更多的人參觀,我覺得我付出的一切都值了。”段生馗笑著對記者說。

就在上個月,為了能將精力都放在紀念館,放在那些抗戰遺物上,段生馗做出了一個讓很多人都大跌眼鏡的決定︰從銀行辭職,到紀念館工作。已是銀行副行長的他,一個月工資有1萬多元,但當了紀念館館長,每個月卻僅有1千多元。段生馗不以為然,他開玩笑說︰“我可是由副轉正嘍!”

傾盡所有,不為名利,只為不能忘卻的歷史。段生馗說︰“我不後悔我的選擇。如果哪一天我走不動了,我會要求我的子女把這些事情繼續做下去,收集更多的抗戰遺物送到紀念館,讓更多的人銘記那段歷史,我便此生無憾了。”(莫榮桂、柯穴)

制圖︰劉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