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贊,戰斗風雪的最牛哨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小彬 等責任編輯︰丁楊2017-09-19 02:02

他們是“老西藏精神”的新傳人、“喀喇昆侖”的堅守人、“兩不怕精神”的繼承人。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關注幾位在西部戰區“最牛哨長”評選活動中涌現出的優秀哨長,讓我們一起聆听他們戰風斗雪的戍邊故事,感悟他們守土有責的熱血擔當。

 

拉則拉哨所哨長彭小平

肩上有山

初次見到上士彭小平,腦海里很快浮現出馮驥才筆下《挑山工》的人物形象。

不過和泰山挑山工相比,彭小平只能叫“背山兵”。因為他所在的哨所不通公路,從連隊到哨所直線距離不過700多米,卻是一路的懸崖峭壁、暗冰積雪,徒手攀爬都困難,更別說挑了。

哨所成立之初,連隊原想租用駐地群眾的犛牛馱運哨所的給養物資,但從連隊到哨所最窄的地方只容得下一只腳,有些近70度的陡坡,犛牛也只能“望山興嘆”。哨所的給養,全靠戰士們自己背運。

這天上午11時,彭小平帶領幾名戰士,每人背起約40公斤重的物資,向哨所進發。

從連隊到哨所路程大約3000米,在很多人看來,也就是晚飯後遛彎的距離。可彭小平知道,負重走這一趟路卻要幾個小時。每次背運物資,戰士們說你不要去了,在路上接應我們就行。他卻說︰“我是哨長,跟你們在一起心里才踏實。”

彭小平照舊選的是最難背的桶裝清油。在爬陡坡時,清油桶從他後背滑脫,掉下10多米高的山崖底下。他硬是繞道300多米才撿回來。

哨所發電機房平靜地躺著兩台發電機。那台新的是彭哨長帶著戰友們一人搭一把手,一步三挪用兩天時間抬上哨所的。3年前,哨所的老發電機壽終正寢。沒有電,不能上網,看不上電視,接收不到外界的新鮮信息,使本就孤寂的哨所顯得更加寧靜。彭小平立即向上級申請,請求迅速調撥發電機。連隊回復︰發電機體積較大,已請駐地專業搬運工運送,但要一個月以後。

“我們自己抬!”听說要等一段時間,彭小平帶著戰友下山來到連隊。雖然付出了艱辛,卻沒有人抱怨。因為在戰友看來,這台發電機不僅能給哨所帶來光明,更照亮了哨所戰士學習成才之路。

沒有走過這條路的人,不知道走這條路有多難;沒有接觸過哨長彭小平的人,不知道一名普通的士兵對責任的敬畏有多深;沒有到過拉則拉哨所的人,不知道一個哨所對顯示祖國尊嚴的意義有多大。

那年,哨所改建需要大量的水泥、磚塊、鋼筋等物資,一個包工頭從連隊往哨所爬,走到一半他說,給我多少錢這個工程也不做。上級無奈,改造工程計劃只能暫時擱淺。彭小平得知後,胳膊一揮,“一分錢不要,我們自己背。”因為在他心中,一個堅固壯觀的哨樓更能體現一個強國的威嚴,一個強國的威嚴更需要每一名邊防軍人用雙手甚至是生命去捍衛。

在他的提議下,全連官兵將所有的建材物資背上了哨所。在漫漫邊關,“老西藏精神”的生命力在年輕的邊關軍人身上延續。

因為長期負重攀爬,彭小平脊椎開始變形。一次,他到醫院檢查,醫生看過CT檢查報告後再三叮囑︰一定不能再使蠻力干重活了。他表面上連連點頭,出了醫院大門卻將檢查的片子扔進垃圾桶。深夜,他在日記本上寫道︰“人生不僅有詩和遠方,更需要拼搏和奮斗。”

巡邏間隙,彭小平又唱起這首他最喜歡的歌,“一條小路爬過九十九道坡,小路盡頭是哨所,哨所就在那山梁上……”歌聲在雪海雲天久久回蕩。(圖片攝影︰李小彬)

印象

鐵肩擔使命

拉則拉哨所我先後去蹲過幾次點,彭小平給我印象最深。戰友們都說他像犛牛,長年攀爬在絕壁間任勞任怨。(教導員 鄒才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