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換個地方為人民沖鋒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費士廷 隋平民 孫明江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9-23 02:09

一轉身,從天上掉到地上,哭的心都有了——

想想在部隊經歷的生死考驗,這點苦又算什麼

說起來,那是一個潮起潮落的年代。1986年10月,我在百萬大裁軍的洪流中轉業,被安置到革命老區——河南省信陽地區。當時,信陽是有名的貧困地區,雙井鄉又被稱為信陽的“北大荒”。我的第一個崗位,是雙井鄉團委書記。

報到那天,天公不作美,雨雪交加,10多公里的路程,我騎自行車走了兩個多小時。到了目的地,說是鄉政府,其實只有幾間破舊的平房。我進屋時,副鄉長、副書記正在烤火,房間里煙燻火燎。

听說我是新分來的團委書記,他們把我帶到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屋子,熱情介紹說︰“這是你的辦公室。”那一刻,我的心涼了半截︰屋里3張桌子、3張床,床上鋪著稻草。到食堂吃飯,我看見牆上裂著半尺寬的口子,用棍子頂著,整間屋子仿佛搖搖欲墜。

說實話,當時我真有點後悔了。在部隊,我是轟炸機的領航員,算得上令人羨慕的“天之驕子”。誰知一轉身,從天上掉到地上,我哭的心都有了。

也許是看我情緒低落,鄉領導經常鼓勵我︰“小伙子,既來之就好好干吧!”是啊,不干還能躺著?我靜下心想想︰咱在部隊生死考驗都經歷過,這點苦又算什麼?

服役期間,我曾參與轟-5教練機飛行訓練,3架飛機,間隔3分鐘起飛,原本是飛簡單氣象,沒想到遭遇復雜氣象。而且,第一架飛機起飛後發生故障,必須當即返航,此時,雷達又出現問題,我們的飛機上升,第一架飛機下落,兩機呼嘯著擦肩而過,差一點相撞。類似的險情,我在航校和部隊先後經歷過四五次。

人生大事,莫過于生死。經歷過生死的人,遇事總能看開一些。在鄉里工作的那些日子,每當我處于情緒低谷時,想想那些空中險情,心情往往平復許多,對眼前的艱苦也沒那麼在意了,一頭扎進工作里。

第二年,鄉里換屆選舉,全鄉只有我和黨委書記全票當選鄉黨委委員,于是,我又兼任了鄉黨委秘書。後來,地區機關公選機關干部,我被選調到團地委工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