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駕駛戰機在異國天空飛翔的那一刻,在許多當地華人看來,這也是祖國騰飛的一種象征——

和五星紅旗一同高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趙第宇 李建文 曹振忠責任編輯︰張詩夢2019-09-11 08:59
八一飛行表演隊進行飛行表演。新華社發

中國人民的夢想與世界人民的夢想息息相通。一個和平穩定繁榮的中國,是世界的機遇和福祉。一支強大的中國軍隊,是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的堅定力量。

長期以來,中國軍隊忠實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用實際行動向世人闡釋著中國國防的世界意義。在維和戰場上、在護航行動中、在人道主義救援行動一線、在國際軍事比賽現場、在涉外安全對話場合……無數中國軍人用自身的出色表現向世人展示著中國軍隊威武之師、文明之師、和平之師的良好形象。事實證明,中國軍隊的發展壯大,也是世界和平力量的發展壯大。

祖國給我力量,我為祖國增光。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即日起,本報開設《那一刻,我代表祖國》專欄,邀請國際軍事合作交流不同領域的親歷者,回憶自身經歷的經典時刻,反映中國軍隊的擔當、展示中國軍人的風采。敬請關注。

——編者

2010年11月16日。

2013年8月30日。

2017年11月11日。

從2009年到2019年,我加入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已超過3600個日夜。回頭細數,太多日子都已淹沒在圍繞飛行表演的點滴重復中。可這些看似單調的重復,卻無法掩蓋記憶中的一抹抹亮色,比如說,我開頭提到的那三個時間點。

那種多年以後仍然歷歷在目、心潮澎湃的感覺,想來是源于這些時間點所承載的特別的個人經歷︰2010年11月16日,我駕駛列裝不久的殲-10表演機亮相第八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2013年8月30日,我人生中第一次飛出國門,亮相莫斯科;2017年11月11日,我帶領隊員展翅迪拜,在異國他鄉用特技飛行展示中國的風采。

當我換一種視角,將這些瑣碎的個人記憶放在時代的洪流中去審視,我才更加明白︰那些我所珍視的日子之所以難忘,正是因為那一刻閃耀在雲端的主角,不僅僅是我,更是涂在戰機身上的那面五星紅旗。

首次亮相,“魔鬼編隊”撥雲見日

我與八一飛行表演隊結緣是在2009年。那年,隊里剛剛換裝殲-10表演機,組織決定從作戰部隊選調飛行員充實表演隊。經過層層選拔,我有幸成為其中一員。

在此之前,我對特技飛行表演的印象就兩個字︰炫酷。可到了飛行表演隊,我才真正體會到炫酷背後的艱辛。當時教官帶著我,駕駛戰機沖上藍天。在升至400米左右的高度時,他把加力推開,看速度噌噌往上躥,然後一桿把駕駛桿抱到底,飛機迅速撅起仰角。對于當時的我來說,拉桿到底這種動作簡直就是“神操作”。這個動作最大載荷在8個G左右,相當于8個自己壓在身上。當時我的頭就耷拉下去了,一圈下來都沒能再抬起來。

因為殲-10表演機剛剛列裝,沒有先例可循。經過反復討論驗證,我們決心挑戰“魔鬼編隊”。在這種編隊中,飛機與飛機之間的間隔和高度差都非常小。對于地面上的觀眾來說,看著飛機一架壓著一架擦著頭頂飛過,視覺效果很震撼,但這對飛行員的要求卻非常高,堪稱“魔鬼”級難度。剛開始訓練時,我很緊張,會下意識地一直緊握操縱桿,以至于返場後吃飯時,手抖得都握不住筷子。

精心打磨近一年後,2010年11月16日,我們終于要在第八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上亮相了。這是表演隊列裝殲-10表演機後首次參加國際航展,大家都躍躍欲試。

按照原定計劃,航展宣布開幕後,我們將駕駛表演機迅即出發,開始升空表演。可開幕前,氣象部門通報,當時能見度遠低于機群飛行所需的3000米最低標準。究竟飛不飛?上級一時間也下不了決心,緊張的氣氛在備飛區彌漫。

“這是殲-10第一次亮相中國航展,飛!”距宣布開幕不足15分鐘,我們終于接到起飛命令。隊長馬上調整表演方案,將編隊拆成單機和四機兩組,並敲定表演動作。

“同志們加油,注意天氣影響,保持間距!”一聲聲指令就像濺起來的火星,瞬間點燃了我的信心。拉桿、加速、機動……上百次的訓練早已讓我對每一個動作都熟稔于心。那一刻,我只想盡我所能,撥開雲霧,飛出最好的狀態。

受天氣影響,觀眾沒能欣賞到最完美的飛行表演,可他們並沒有吝惜掌聲。後來,一位觀眾的話讓我至今記憶猶新︰“這麼差的天氣還敢飛,中國空軍好樣的!”

表演結束後,我們和俄羅斯“勇士”飛行表演隊進行了交流。看著他們豎起大拇指,我心里生出難以抑制的自豪。

飛出國門,中國軍人用實力說話

幾次中國航展上的精彩表現,讓我們漸漸擦亮品牌,俄羅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接連拋出橄欖枝。2013年,我們接受俄羅斯軍方邀請,首次飛出國門,赴莫斯科參加航展。

我還記得開拔前夜,自己盯著空勤門廳左側牆上掛著的那幅世界地圖看了好一會兒。在那幅被幾代隊員稱作“我們的願景”的地圖上,醒目地標注著世界著名的航展舉辦地︰法國巴黎、英國範堡羅、俄羅斯莫斯科、新加坡、阿聯酋迪拜……

當時的心情其實挺復雜。一方面,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國,而且是代表中國空軍亮相海外,意義重大;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經驗,這一路勢必面臨很多未知的挑戰。

一位老隊員的鼓勵激發了我的斗志︰“振忠,你們這一代人是幸運的,能代表中國亮相海外。你們要好好飛,飛出中國軍人的風采。”

是啊!這次將要實現的,不僅僅是個人的夢想,更是幾代表演隊人的夙願!

然而,懷著興奮的心情來到莫斯科後,我們卻一度受到“冷遇”。擺在休息室外的宣傳冊和畫報無人問津,硬著頭皮上前“推銷”,可人家壓根不知道你是誰。當時,我們都憋著一股勁兒,要在藍天之上證明自己。

2013年8月30日,莫斯科拉緬斯科耶機場。

陣雨間隙,灰白的天幕成為天然的舞台︰單機大仰角上升、雙機對頭、四機向上開花……整場表演中,我和隊友配合默契,當時就覺得——穩了!

事實證明,我的感覺是對的。第一場表演結束後,休息室外人頭攢動,宣傳畫冊被一搶而空,觀眾圍著我們要簽名,還有人不斷高喊︰“China!China!”

距第一次飛出國門已經6年多了,有些細節也慢慢淡忘了,但我還是會時常回看那張照片︰一位俄羅斯男士在陣雨中將我們簽過名的海報舉過頭頂,周圍的人們跟他一樣興奮。

向世界展示中國的風采,那一刻,我們做到了!

國際舞台,看五星紅旗雲端高飛

有了第一次的經歷後,表演隊開始越來越多地飛出國門,“打卡”多國航展,不斷拓寬“朋友圈”。“我們的願景”正一步步變成現實。

在國際舞台上的合作交流有利于互相借鑒、取長補短。比如說,我們吸收國外同行動作設計理念中的精華,拋棄了動作驚險就等于觀賞效果好的觀念;形成了“飛機一離地,表演就開始”的觀念,把飛機起飛、編隊等以往隱藏于觀眾視線外的環節全部呈現在他們面前,形成一場完整的表演;而國外也有表演隊汲取了我們開花動作中的優長,完善自己的動作。

飛出國門的意義,遠不止于此。2014年,我開始擔任表演隊隊長。每次帶領隊員出國表演,我總是把“形象”“專業”“任務”這些詞反復向隊員們提及。

2017年11月11日,阿聯酋迪拜。在飛行結束後與觀眾的互動中,遠處一男一女兩個華人面孔吸引了我的注意。擁擠的人群里,他倆朝著我們的方向不停地揮動著手中的五星紅旗,直到觀眾陸續散場,才擠到跟前和我交流起來。

這是來自浙江的小兩口,幾年前就來到迪拜工作生活。他們雖有著不錯的經濟條件,初步在當地扎下了根,可心中總涌動著一股思鄉的情緒。得知八一飛行表演隊受邀來迪拜參加航展,小兩口驅車百余公里趕過來,就想听听母語、見見同胞。

“你們今天飛得太帥了,真給我們中國人提氣!”

同胞簡單的一句話讓我動容。借助國際軍事交流合作的平台,我們走過了那麼些國家,見過那麼多觀眾,卻很少想到,我們眼中的“任務”,竟成了當地華人思念故土親人的一份寄托。我們駕駛戰機在異國天空飛翔的那一刻,在他們眼中,也是祖國騰飛的一種象征。

個人記憶,國家相冊。每次想起加入表演隊以來這三個難忘時刻,總會覺得,那時高光下的我之所以自信從容,是因為一個強大的祖國在我身後。我有幸站在前台,留下美好的個人記憶,定格在國家相冊中。

那一刻,在雲端閃耀的,是鮮艷的五星紅旗。

(趙第宇、本報記者李建文采訪整理)

曹振忠準備駕機起飛。劉軒宇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