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目標在視距之外,征途是星辰大海”

——夜探國產首艘萬噸級驅逐艦南昌艦

來源︰新華社作者︰田源、琚振華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1-22 19:51

南昌艦艦長周明輝在戰位上。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 攝

新華社青島1月22日電 身材魁梧的副航海長段春杰趴在電子海圖桌上,眯著眼楮繪制航海計劃,身旁放著厚厚一疊已經繪制完畢的海圖。

“沒想到用來迎接鼠年春節的,竟然是連續3天通宵加班。”段春杰直了直腰,笑著對記者說,南昌艦的後續訓練任務重。“2020年注定是任務接任務、忙碌再忙碌的年份。”

臨近春節,記者來到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遠遠看見國產首艘萬噸級驅逐艦——南昌艦靜靜地靠泊在軍港碼頭,夜幕中,艦體流暢的線條被淡淡的路燈打成明暗各異的色塊,顯得科幻感十足。

走進艦艇,一片忙碌景象︰作戰指揮室內,雷達技師李進的測試工作還在繼續;電力部門值班員汪葉正巡邏在各個監測點;而情電部門政委劉天永則在準備“英雄艦員”牌匾和立功喜報,明天一早他就出發,趕在除夕之前將優秀艦員的榮譽隆重地送到他們的家中。

“作為055首艦,南昌艦不僅是作戰平台,也是試驗平台。我們必須加倍努力,用試驗、數據、甚至教訓把這型艦艇的生命力和戰斗力的天花板撐到最高。南昌艦的天花板就是後續艦艇的起跑線!”艦長周明輝告訴記者,兩年來他們提出上千條優化意見,為後來者搬走了“絆腳石”。

三級軍士長李進曾是支隊雷達專業的“三朝元老”,但來了南昌艦之後卻被笑稱為“最老的新兵”。

“你能想象當我看到原本熟悉的與人同高的機櫃,被一塊指甲蓋大小的芯片代替後,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嗎?”李進說,他能摸清所有能看見的管路,但對于芯片這種看不見細節的設備,就本能地發怵。

能退嗎?李進這樣問過自己——但顯然不能!

兩年來他把自己當作新兵,經常粘著教員請教,甚至把專家處成朋友,終于吃透了相控陣原理,摸清了如毛細血管一樣復雜的冷卻系統。如今,作為第一代使用者,李進還被邀請參與該型裝備的使用說明書和教材編寫。

李進的經歷,去年從軍校畢業的副情電長溫狀也經歷過。作為兼職隊干,他在軍校期間科科全優,來到南昌艦後主動要求參加部門戰士的“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沒想到第一次就遭遇了“滑鐵盧”︰成績排在倒數第一。

“這個倒數第一沒有打擊到我,反而讓我有一種聞戰則喜的興奮。新裝備說明書都沒定稿,超越學校教材好幾個身位。這恰恰說明裝備有多麼先進,拿下之後會有多大的成就感。”溫狀說。3個月後,他就幾乎吃透了該型裝備的每一個細節,不但成績名列前茅,還依托理論功底深厚的特點,成了戰士們的“業余教員”。

溫狀畢業就被分配到南昌艦,軍旅生涯的起點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驅逐艦,屬于“深藍海軍”的原住民。他那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自信,是新時代海軍所特有的。

與溫狀一樣,南昌艦“90後”官兵佔比73%,這些人絕大多數都屬于“深藍海軍”的原住民,年輕、自信、拼搏是他們共同的特征。

“作為政工干部,我的責任就是要為他們涂上南昌艦特有的‘英雄底色’。”南昌艦政委陳維工告訴記者,他們的“英雄底色”有三條榮譽主線——

南昌,軍旗升起的地方。

101,人民海軍驅逐艦事業的起點。

055,國產萬噸級導彈驅逐艦的夢想。

圍繞這三條主線,南昌艦把“英雄底色”貫穿到政治教育、軍事訓練和文化建設各個方面。在艦艇通道走廊上,隨處可見由全艦官兵“頭腦風暴”歸納出來的艦魂︰“英雄城、英雄艦、英雄兵,第一槍、第一艦、第一人”。

采訪結束後,記者在南昌艦留宿一晚。剛躺下不久,突然鈴聲大作,房間里的廣播傳出聲音︰“操演情況,左機庫起火,一人頭部燒傷,值班執勤人員組織滅火,搶救傷員!”

幾乎同一時間,走廊上響起急促的跑步聲,忽遠忽近……

此時記者突然想起周明輝的話︰“我們的目標在視距之外,征途是星辰大海”。無論是視距之外還是星辰大海,都是由每一名艦員每一天的努力所支撐起來的。

艦長如此,士兵如此;平時如此,新春亦如此。

南昌艦副航海長段春杰在戰位上。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 攝

南昌艦雷達技師李進在戰位上。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 攝

南昌艦戰士趙長誼在碼頭上。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 攝

南昌艦電力部門值班員汪葉在戰位上。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 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