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為你唱首歌

——空軍某地空導彈營官兵的新年心語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玉清、張汨汨、高玉嬌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1-24 16:47

新華社北京1月24日電 “說不出口的話,那就唱出來吧!”教導員李明輝揮舞著手臂給大家鼓勁,“年終歲尾了,咱們打開心扉,說說心里話。”

中部戰區空軍某地空導彈營駐守在燕山深處,是常年擔負防空任務的拳頭部隊,曾被空軍授予“神威導彈營”榮譽稱號。去年,他們長時間在外駐訓,圓滿完成多個大項任務。“全力奔跑的間隙,也應該停下來,想一想。”李明輝對記者解釋,“平時許多來不及說、不好意思說的話,趁此機會傾訴傾訴。”

面對許多習慣了內斂、沉默的戰友,營里策劃了一個“借歌抒懷”的活動。

“我想給媽媽唱首《祝你生日快樂》。”中士趙貴華脫口而出,“今天正好是她的生日,這已經是我離開家以後,媽媽過的第7個生日了。”

遠離家鄉,趙貴華能夠給媽媽做的,就是在休息時間打了一個“很長很長”的電話——近半個小時里,從節日行程,聊到養生保健,從親戚擺酒,聊到發小結婚……母親說了好幾次︰“沒啥事兒掛了吧,兒子。”趙貴華才讓母親先掛斷電話。

“她每次都說家里啥都好,讓我在部隊放心。”趙貴華說,“我也知道,她最大的願望就是我能好好干,當個好兵。”

他沒有辜負媽媽的期望,入伍第二年就捧回了“優秀士兵”的喜報。如今,趙貴華已是連里的特種車輛司機兼發射號手,不久前,還成為教學骨干。

今年春節,趙貴華依舊選擇堅守崗位,把探親休假的機會讓給已婚的戰友。“我單身,怎麼著都行。”他說,“媽媽當然支持我。”

與趙貴華的大方不同,列兵王祉皓臉紅了好半天,才小聲說︰“我想唱一首《你的姑娘》。”

“‘為了她持起了鋼槍,說像個男人的模樣……’我當兵,就是為了她。”這個娃娃臉的戰士聲音很小,眼楮卻亮晶晶的。

他們是在一個培訓班里認識的,當時姑娘已經入伍,一身軍裝,英姿颯爽。“她說她一定要嫁給軍人,我當年就報名參了軍。”

入伍後,王祉皓被分到中部戰區空軍,“姑娘”在北部戰區陸軍。距離遠了,兩人的共同語言卻更多了。“她教了我好多站軍姿、練體能的方法,還有時間管理的竅門。”有了女友的鼓勵,王祉皓分外上進,在新訓連就被任命為副班長,還被新訓旅評為先進個人。

如今,王祉皓終于明白“她”為什麼非軍人不嫁——“軍人更有忠誠、擔當、使命感。”他說,“我越來越喜歡這里,我覺得我一定能干好。”

“就像歌里唱的那樣,‘為了她跋山涉水,載滿榮譽回到家鄉’。”王祉皓說著,一臉憧憬,也一臉自信。

“我說兄弟難當,咱們有難一起闖……”下士馬佳帥搖頭晃腦地哼著。他的歌要送給“偶像”——他的班長。

“他只比我大兩歲,可我真心佩服他。”馬佳帥說。

班長是吊車駕駛員,去年在集訓中拿下全空軍崗位練兵第二名。“滿滿一桶水,從一個圓圈吊起來,到另一個圓圈放下,中間一滴都不灑出來。”馬佳帥說,他當時就佩服得五體投地,心甘情願“拜師父”。

班長平時為人很隨和,可一上訓練場就像換了個人。“操縱按鈕必須按到位!差一點都不行!記住了嗎?!”班長說這話時,“目露凶光”,嚇得馬佳帥心里直打顫。

“可我知道他是在毫無保留地教我,把我當真兄弟。”事後,馬佳帥反而很感動。

2019年,他們營換新裝備後第一次執行鐵路遠程機動任務,這也是馬佳帥和班長第一次把巨大的裝備吊上火車。他們配合默契、銜接緊密,整個過程快速、穩當。任務勝利完成,兩人才發現滿身都是汗。

“真的是有難一起闖,而且,我們闖過來了。”馬佳帥說,以後,他們還要一起戰勝更多的挑戰。

與其他戰友不同,雷達排長徐敏芮,要給自己唱首歌。

2019年是他的“圓夢之年”。從軍校畢業的他,強烈要求“到一線部隊去,到作戰崗位去”。終于,他如願來到戰功赫赫的“神威導彈營”。

“我從小就想當空軍,招飛時還報了名,可惜第一輪就被刷了下來。”徐敏芮說,考入軍校後,他穿了四年“綠軍裝”,如今畢業,終于換上了夢寐以求的“空軍藍”。“之前就听說了,地空導彈兵‘學技術,有挑戰’。而我,最喜歡挑戰自己!”

徐敏芮“向所有人請教”,哪怕比自己入伍晚的,他也拜人家做老師。“猛了勁兒學,總能學會!”他說,“上周有個雷達方程式不理解,我用了4個小時推導出來了,那一刻,哎呀,特別有成就感!”

“熱勇一腔,提膽夜行的敢往……不矜不伐,永不言棄的信仰……”徐敏芮念著,“這首歌,我想唱給自己,也唱給和與我一起奮斗在‘神威導彈營’里的每一個戰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