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戰場上的“提燈人”王秀雲︰ “戰士們都叫我假小子衛生員”

來源︰中國婦女報作者︰陳姝責任編輯︰李晶2020-10-24 11:43

今年90周歲的王秀雲盡管已是滿頭白發,但雙目炯炯有神,看上去精神抖擻。回憶起自己70年前在朝鮮戰場上的故事,一切歷歷在目。

主動請纓上戰場

1951年,王秀雲從察哈爾省立中學被招入中央軍委機要工程學校當護士。隨著朝鮮戰爭的爆發,得知前線急需醫療救護人員的王秀雲主動請求赴朝參戰,經組織批準,她從原來的軍委通訊工程學院調到即將入朝的炮兵22師醫院。

“當時要從學員中抽調20名女同志辦個護訓班,但很多女學員都想學通訊、機要、外語等專業,而我則是主動報名參加了護訓班。”直到現在,王秀雲回憶起自己當時的選擇仍然一臉驕傲。

炮兵22師醫院還是王秀雲未婚夫李同盼所在的醫院。“我倆是同學,父母給訂的婚,已有7年多未見面。一見面喜出望外,不知說什麼好。他是醫院外科主任,很快就要赴朝參戰,而當時的醫院女醫務人員則需要留在國內,暫不赴朝。”

上級領導根據王秀雲和李同盼的特殊情況,破格批準了他們在“八一”建軍節那天結婚,婚後一周他們隨二梯隊一塊兒赴朝參戰。

“‘八一’建軍節當天晚上就結婚了,沒有舉行任何儀式,只買了一斤水果糖和兩盒煙,一周後我們就隨部隊赴朝參戰了。

再分開也不知道還有機會相見嗎?戰場上有太多未知的危險。”王秀雲說,當時心里也有點害怕,但是真正走向戰場時候,發現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不畏個人傷勢 只為救死扶傷

據王秀雲回憶,當時的醫療條件非常艱苦。志願軍作戰部隊前進時留給他們的簡易房(防空洞),通常是靠著山坡挖好洞後,再架上木頭搭個棚,鋪上樹枝和草、蓋上土。

整個簡易房只有門沒有窗、陰暗潮濕、不見陽光,再經過修整就成了衛生連病房和辦公室。

簡陋的房間里沒有電、沒有電話、沒有收音機,衛生連只能用一個馬蹄表看時間,也接收不到任何消息。“我在衛生連除收治傷病員外,還經常跟隨醫生到前線參加傷員救護工作。

我和男同志一樣什麼都干,所以周圍的戰士們都叫我‘假小子衛生員’。”王秀雲說起自己當時的工作情況和工作環境,百感交集。

有一次,她在一輛大卡車上照顧傷病員,他們被敵機發現後便遭到投彈掃射,一時間車上的被服等物品著起火來,王秀雲不顧個人安危,用雙手推開燃燒的被服,她的手也被燒成輕傷。

由于敵機的封鎖騷擾,醫護人員改為白天休息,夜間工作。做手術通常用氣燈、手電筒照明。病房經常用油燈、馬燈、蠟燭照明。

就是在這樣不見陽光、不通風、陰暗潮濕的環境下,王秀雲仍然堅持給傷病員按時打針換藥、喂水喂飯,自己餓了就吃兩口炒面,困了就在傷病員床邊鋪塊雨布躺一會兒……

王秀雲的丈夫李同盼經常到友軍207團、208團巡診,給團衛生隊的傷員做手術,“我們經常10多天不見面,總是擔心他的安危。我們的蜜月就是在這樣的戰火紛飛、救死扶傷的工作中度過的。”王秀雲說,他們的蜜月意義非凡。

挽救戰士生命 不忘革命精神

王秀雲所在的衛生連從1952年入朝直到戰爭結束,共為兄弟部隊、友軍、朝鮮群眾實施大小手術2000多人次,為朝鮮群眾免費看病3000多人次。

讓王秀雲最為難忘的是,一名戰士右手被炮彈炸傷引發感染,經化驗查出是產氣莢膜梭菌引起氣性壞疽,只有從肩關節高位截肢才有可能挽救傷員生命,但傷員堅決不同意。

傷員對李同盼說︰“您千萬不要把我的右胳膊割去,我還想治愈後重返前線殺敵立功呢!”有感于這名戰士不顧傷勢仍要重返前線的決心,在場的醫務人員經過反復考慮後決定不截肢,而是把他腫大的右手切開,切到骨頭,不留死腔,全部開放。

為了挽救這名傷員的生命,王秀雲在病房里經常24小時不睡,經過她的精心護理,戰士的手開始漸漸消腫,半個月後又進行了手部整形,一月後這名戰士基本痊愈。

“我們雖然治好了不少傷員,但由于當時的條件和技術所限,我們實在沒有能力挽救每一位傷員,有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停止呼吸。”王秀雲感慨,如今身處和平年代,更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

70年歲月變遷,從戰火硝煙的年代到新時代,每當王秀雲回想起來,都會抑制不住淌眼淚。

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經歷,王秀雲說,作為一名抗美援朝老戰士,深感這場戰爭勝利的意義重大,歷史不能忘卻,精神代代相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