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一日》︰戰爭親歷者講述70年前那段艱苦卓絕的歲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得志 等責任編輯︰喬楠楠2020-10-26 09:46

守衛上甘嶺

■秦基偉

上甘嶺戰斗打響以前,從前沿陣地上送來一大卷信。在這些熱情洋溢的信里,戰士們和各分隊的指揮員們向我報告︰上甘嶺前沿的戰斗準備工作,都是按照上級的作戰計劃準確執行的。在一封戰士的來信里寫著如下的誓言︰要攻,上級指到哪里,我們就打到哪里;要守,只要我們活著,陣地決不會讓給敵人!

這樣豪壯的誓語,無異是向指揮員挑戰,也是直接要求指揮員指揮好這一次戰役。戰士們這種行動,更加增強了我的責任感。

10月8日,美國侵略者在板門店宣布無限期休會,同時,在紐約也即將召開聯合國大會。不難估計︰美軍要在朝鮮戰場上發動一次較大規模的“攻勢”,來挽回它的敗局,為他們的僕從國加油打氣,以便擴大侵略戰爭。但是,橫貫朝鮮200多公里的戰線上,敵人會從哪一點上發動進攻呢?這就是我們要研究的問題。

一切跡象表明,敵人的進攻點很可能選擇在我五聖山前沿的上甘嶺一線。這些日子,範佛里特親自在金化東北視察了三次陣地,召開了高級軍官會議,部隊逼近上甘嶺前沿進行聯合兵種作戰演習,偵察機反復進行低空偵察,並不斷以小股部隊的出擊來偵察我軍陣地的地形……這些準備工作都是在煙幕遮蓋之下進行的。狡猾的敵人,白天用汽車裝載少數兵員西運,夜間卻把大批大批的兵員載到這里來,看來,美國將軍們想采取這種聲東擊西的欺騙伎倆,以保證他們在主攻方向發起攻擊的突然性。

10月14日晨4時30分,忽然大地抽縮了一下,坑道頂上的沙石嘩嘩下落,燭火跳動了幾下熄滅了。果然,敵人開始向我們的上甘嶺陣地進攻了。

對于這次戰斗的嚴重意義,我軍從上到下每個人都是了解的。如果敵人一旦奪取了上甘嶺高地,我們的五聖山陣地便直接受到攻擊的威脅。五聖山萬一失守,那麼,敵人居高臨下,我們在平康的一片平原上就無法立足,整個朝鮮戰局就要起著嚴重的變化。因此,上級首長們一再叮囑我們︰“上甘嶺這一仗必須打好,不許打壞!”

敵人向我上甘嶺“597.9”和“537.7”北山,這兩個不到4平方公里的狹小高地上,一天發射了30萬發炮彈,飛機投擲了500枚重型炸彈。陣地上天昏地暗,火焰終日不熄,空氣為之灼熱,岩石變成了黑色的粉末,山頭都被削平了。敵人集中了7個營的兵力,在飛機、大炮、坦克的掩護下,分成數路凶猛地向我陣地撲來。但敵人一連沖擊數十次,都被我們打敗了。

崔建功師長打來電話說︰“經過頑強的阻擊和反復的爭奪,兩個陣地上共殺傷1000多敵人,現在戰士們已全部進入坑道。”接著他鎮靜地說,“按照整個作戰計劃,趁敵人站腳未穩,我們正積極組織力量進行反擊,從表面陣地上把敵人掃掉。”

“應該這樣,先給它個臉色看看!”我同意了他的部署。

過了不久,我們的炮火就轟隆轟隆地響起來了,無數顆炮彈準確地傾瀉到敵人頭上。戰士們勇猛地從坑道里沖出來,把剛剛攻上山頂的敵人趕下山去。

上甘嶺戰斗就是以這樣的序幕揭開了。在這之後的日子里,有時敵人佔了山頂的表面陣地,我們退守坑道;有時我們的部隊沖出坑道,把表面陣地上的敵人肅清。陣地上的情況往往一天之內多次變化,但是無論怎樣變化,有一點是不變的,那就是我們的人始終沒有離開上甘嶺。

上甘嶺戰斗從敵人第一次發起進攻到我們最後一次把敵人驅逐下山,總共經歷了43天,敵酋範佛里特在這兩個加起來也不足4平方公里的高地上,先後投入了美軍第七師,李承晚的偽二師、偽九師,美軍空降第一八七團及配屬偽二師的三七團兩個營,僕從軍阿比西尼亞營和哥倫比亞營等總共6萬多兵員;出動了3000多架次飛機,投擲重磅炸彈和凝固汽油彈共5000余枚;使用了105公厘口徑以上的大炮300多門(各種不夠105口徑的中、小型火炮不計算在內),發射了290多萬發炮彈;出動坦克118輛;先後向我軍發動900多次沖擊;有時為了沖擊一個小小的山包,敵人往往使用3個營到5個營的兵力進行集團沖鋒,甚至一天達30多次。當戰斗結束時,山頂上的岩石已被炸成一尺多厚的粉末和碎渣,山峰被削低了兩米。

我軍戰士以他們無畏的英雄氣概和不可戰勝的頑強精神迎接了敵人凶狠的進攻。

戰士們在這次戰斗中所表現的英勇、頑強、艱苦奮斗的精神是非常突出的。祖國人民所已經熟知的黃繼光、孫佔元、牛保才、朱有光、王萬成等英雄的名字,不過是在上甘嶺戰斗中涌現的上萬名英雄模範人物中的代表罷了。作為曾經參加這個戰斗的指揮員,我為自己有這麼多英雄的戰友而感到光榮,我為我們祖國有這麼多的英雄子弟而感到驕傲。

敵人在這次窮凶極惡的進攻中得到了些什麼呢?他們除了付出了25000個士兵的傷亡之外,我沒看見他們在上甘嶺上得到任何一寸土地。

(作者時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5軍軍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