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染山河 丹青抒壯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紅責任編輯︰王鳳2022-05-22 10:29

延安時期,特別是《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後,一大批美術家用一幅幅鐵血丹心繪就的作品,傳遞著激蕩人心的精神力量,在中華民族的美術發展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藝術的人民性︰初心使命激勵下的藝術擔當

抗日戰爭爆發後,延安在烽火硝煙中成為一座燈塔,吸引著全國各地懷抱革命理想的青年。他們胸懷民族大義和家國擔當,在延河岸畔唱響了民族救亡之歌。據《中國共產黨歷史重要會議辭典》記載,1943年12月,任弼時在中央書記處工作會議上指出︰“1938年至1943年到達延安的知識分子達4萬余人……”其中,美術方面的人才就有版畫家胡一川、沃渣、江豐、溫濤、馬達、陳鐵耕、陳叔亮、張望、劉峴、力群;漫畫家張仃、張諤、華君武,還有留學回國的蔡若虹、王曼碩、王式廓等,他們構成了充滿活力的延安美術工作者群體。

魯迅藝術文學院是延安文藝發展的先鋒,其宗旨是以文藝為武器,在抗戰中發揮最大效能,被喻為“中國革命文藝的搖籃”。抗日戰爭期間,延安魯藝共招收了6屆學員,畢業生有881人,其中美術部培養了192名美術工作者,分配到革命根據地做文藝宣傳工作。

1942年5月,延安文藝座談會在楊家嶺召開。會上,毛澤東同志鮮明地提出“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的價值導向,指出“人民”與“人民生活”在文藝創作中的核心位置,強調更有效地發揮文藝特定的戰斗功能的創作原則。《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講話》)精神感召下,美術工作者們紛紛奔赴前線、深入敵後,火熱的生活激發了他們巨大的創作熱情。古元的《減租會》、羅工柳的《馬本齋將軍的母親》、張望的《鄉村干部會議》、沃渣的《軍民打成一片》、胡一川的《牛犋變工隊》、力群的《幫助群眾修理紡車》等一批反映延安地區生活的作品,呈現出嶄新的藝術面貌。

《馬本齋將軍的母親》(版畫)羅工柳 作

美術創作走向人民生活的實踐過程,也伴隨著繪畫形式與語言的探索過程。藝術與大眾如何相結合?如何更貼近人民,讓人民群眾喜聞樂見?這也就是“為什麼畫”和“怎樣畫”的問題。古元根據在延安碾莊鄉的生活實踐創作了《冬學》《哥哥的假期》等作品,融入更多中國傳統和民間的元素,畫面樸實、明朗,人物形象鮮活,是個人藝術風格可貴的嘗試和展現;胡一川的《軍民合作》,構思新穎,刻畫細膩,人物形象生動傳神;王式廓的《開荒》,意境優美,著重刻畫了邊區軍民的勞動熱潮;彥涵的《豆選》描繪了解放區“豆選”時的場面,通過細節刻畫,表達出農民對當家作主、行使民主權利的珍惜之情。

藝術的人民性,不僅是表現普通民眾和他們的日常生活,而且要表現作為人民代表的英雄模範。他們平凡中的偉大更加感染人、鼓舞人。古元的《向吳滿有看齊》、夏風的《翻砂中的模範工人》、力群的《勞動模範趙佔魁》、羅工柳的《衛生模範 壽比南山》、石魯的《勞動英雄回鄉》等作品中的模範人物都閃耀著精神的光芒,是“延安精神”的藝術表現。

《當敵人搜山的時候》(版畫)彥涵 作

反映軍民關系,是延安時期美術創作的一個主題。彥涵的《當敵人搜山的時候》是他1943年從前線回到延安之後的作品。筆法簡練,技法純熟,人梯的結構形式凸顯出人物意氣風發、斗志昂揚的英雄氣概,生動反映了戰斗的緊張激烈,形象展現出軍民魚水般的關系和同仇敵愾的戰斗氣氛。

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藝術要服務于人民。延安時期的美術實踐及美術觀念的轉變,深刻影響了此後中國美術創作的審美取向,直到今天仍然是美術創作之本。

藝術的實踐性︰豐富多彩的延安美術活動

延安時期,藝術的初衷是為了發動全國人民起來參加抗戰,喚起民眾的覺悟和民族意識, 激發民眾抗戰必勝的信心。文藝下鄉,把美術作品送到群眾和戰士中去,是延安時期開啟的一種藝術服務方式,也成為延安文藝座談會後推進美術創作的嶄新路徑。1943年春節,魯藝美術系的師生到南泥灣和金盆灣去慰問部隊,把新創作的木刻、年畫、石膏像作為節日禮品贈送給戰士們。1944年,木刻家馬達率領的前線河防部隊慰問團,為河防部隊帶去了一批美術作品,不僅豐富了戰士們的業余文化生活,而且大大提振了軍心士氣。

延安的美術工作者既是藝術家,也是戰士。他們一手拿槍一手握筆,新的深刻的生活體驗為藝術創作開拓出廣闊空間。古元的《練兵》《人民的劉志丹》、羅工柳的《八路軍一二○師政委關向應》、張望的《鄉村干部會議》、石魯的《群英會》《妯娌倆》等,有著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群英會》(版畫)石魯 作

除了專業美術工作者豐富多彩的創作活動,部隊戰士們的業余美術創作也開展得十分活躍。當時,邊區和西北野戰軍對連隊的美術活動十分重視,經常派專業美術干部去組織輔導。他們因陋就簡,通過自辦報刊或牆報、舉辦戰士美術作品展等形式來宣傳展示,掀起了戰士美術活動熱潮。其中,陝甘寧晉綏聯防軍警備第三旅連隊開展的“戰士畫”活動,就是在《講話》精神指引下,結合連隊實際發展起來的。由于連隊壁報欄、黑板報經常刊登“戰士畫”,連隊還舉辦了“戰士畫訓練班”。“戰士畫”大多取材于連隊生活,既有反映戰士們在大生產運動中艱苦的勞動,也有在練兵場上緊張的訓練,還有在平凡崗位上學習文化等內容,盡管有些作品還帶著稚氣,但富有濃厚的生活氣息,深受戰士們喜愛,發揮了積極的教育和鼓舞士氣的作用。這件事也引起了旅首長的高度重視,時任警三旅旅長賀晉年和參謀長張文舟曾多次在大會上號召全旅各個連隊都要開展“戰士畫”活動。這年冬訓,警三旅政治部還創辦了油印的《戰士畫報》,每月出版一期,為連隊“戰士畫”提供了新的發表園地。

藝術的多樣性︰民族精神的視覺圖像呈現

延安時期的美術,在關注現實、為人民服務、表現社會生活與抗戰精神的探索中,將多種藝術形式相融合,在語言方式上更加貼近群眾,藝術創作呈現出多樣性。

由于創作條件艱苦,最初延安的美術創作主要以木刻為主,隨著宣傳需要,漫畫、新年畫、連環畫、“拉洋片”、剪紙、雕塑等逐漸發展繁榮。針對邊區群眾文化相對落後的情況,藝術家們選擇了通俗易懂、群眾喜聞樂見的題材和表現形式,創作出更多新鮮的繪畫圖式。石魯借鑒延安民間流行的“拉洋片”形式,創作的“拉洋片”連環畫,形成一種奇特的視覺效果,在延安廣為流傳。綏德分區戰力劇社創作的《保衛邊區、保衛警區》《楊方口戰斗》等連環畫,在馬蹄溝、綏德等地展出時,觀展群眾達萬人。彥涵的《狼牙山五壯士》造型嚴謹,人物形象生動,刀鑿金石般的筆力把中國畫的意境融入其中,其木刻語言堪稱經典;沃渣的《把牲口奪回來》、胡一川的《挖壕溝》《勝利歸來》等作品充滿激動人心的現場感,戰斗性強;另外,力群的《劉保堂》、莫樸與呂蒙、程亞君的《鐵佛寺》、馬達的《陶端予》等,均是根據真人真事繪制而成,真實記錄和反映了邊區軍民的生活與戰斗場景,散發著濃郁的生活氣息,極具現實主義神韻。

《把牲口奪回來》(版畫)沃渣 作

延安的新年畫借鑒民間藝術質樸熱烈的表現手法,裝飾性強,具有鮮明的藝術特色。羅工柳的《兒童團檢查路條》、莫樸的《參軍光榮》等形象突出,畫面鮮明,色彩濃厚,富有中國畫的顯著特征;張曉非的《識一千字》、力群的《豐衣足食圖》等構圖飽滿,表現形式新穎獨特,民族風格鮮明;彥涵的《軍民合作 抗戰勝利》、楊筠的《努力織布 堅持抗戰》等,通過豐富的情節,表現了邊區軍民聯合抗戰的精神風貌。

雕塑沒有像版畫、連環畫、插圖那樣廣泛,留下的作品僅有王朝聞的《毛澤東像》《魯迅浮雕像》,祁峻的《邊區自衛軍胸像》等。此外,古元的《自衛軍》、夏風的《支援前線》、鄒雅的《民兵》等窗花剪紙作品,開拓了向民間藝術學習的新道路。

延安時期的美術在為人民而創作的實踐中,始終堅持以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美學風格。作為20世紀中國美術,尤其是中國革命美術中一個頗具代表性的藝術類型,延安時期的美術呈現出三個顯著的特征︰一是延安美術家擁有崇高的革命信仰和愛國主義精神。他們是堅定的革命者、實踐者、傳播者;二是藝術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服務的創作理念;三是艱苦奮斗、深入生活的藝術追求。這種在槍林彈雨、生死考驗中形成的革命意志及藝術理念,展現出新的文化內涵,為中國美術找到了真正的精神歸屬。

鐵血染山河,丹青抒壯歌。延安時期的美術在烈火淬煉中鑄就的精神品質,經過幾代人薪火相傳,已凝成一種文化血脈,融匯于中國藝術的長河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