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六一兒童節,听她們講一講自己與孩子的故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艷雲責任編輯︰劉上靖2022-06-01 06:47

“六一”國際兒童節,是孩子的節日,也是凝聚父母之愛的日子。對眾多軍人和文職人員來說,這依然是堅守崗位、拼搏奮斗的一天。使命在肩、職責所系,很多軍隊人員無法與孩子朝夕相處,有的甚至一年到頭難得見上幾面。作為父母,軍人和文職人員雖然不能時時陪伴孩子,但他們的一言一行卻能對孩子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會成為孩子茁壯成長的養分和動力。本期,我們邀請兩名文職人員,講述自己與孩子的故事。

——編 者

遙唱一支逐夢歌

■講述人  陸軍某試驗訓練區文職人員 劉艷雲

劉艷雲工作照。黃巾格攝

燭光搖曳,飯菜飄香。溫馨氛圍中,我們一家人圍坐在桌旁,給大女兒唱生日歌。女兒頭戴生日帽,身著連衣裙,小臉笑開了花……

正沉浸在幸福的場景中,我從夢中突然醒來。此時黎明已近,窗外細雨綿綿,我的眼角也掛著淚花。

再過不久,是大女兒的生日。以往每年兩個孩子的生日,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日子,我會提前準備,希望為她們留下更多幸福的記憶。可今年,我怕是不能赴約了。

我的丈夫龍海明是一名現役軍人。去年,我考取了陸軍某試驗訓練區文職人員,跟隨丈夫的腳步踏上強軍征程,因此暫別我們的小家。

前一天晚上視頻時,大女兒緊緊攥著手機,對著話筒連聲問我︰“媽媽,你想我們嗎?我好想你呀。”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她又急切地說︰“這個月我過生日,你要記得回來呀!”屏幕那頭是盼著媽媽回家的孩子,這頭是有些心酸的我。

我該如何向她訴說?媽媽可能不僅無法為她慶祝生日,還可能會缺席她的開學典禮、家長會等。對孩子,我更多的是歉疚,但我想,這可能是許許多多遠離小家、扎根戰位的軍人和文職人員的共同感受。

望著窗外的細雨,我再無睡意,往事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結婚懷孕後,我辭去工作,來到丈夫的駐地。因此,孩子從小听著軍歌入睡,伴著軍號成長,有了一個別樣的迷彩童年。有一次,女兒看到爸爸頭上戴著迷彩帽,就搶過來戴在自己頭上,開心得手舞足蹈。女兒滿周歲時,爸爸送給她一輛仿真迷彩坦克,她喜歡得抱著不肯撒手。

在軍營里,女兒得到很多關愛,也感受到了軍人的責任和擔當。每次遇到站崗的哨兵,無論認不認識,她都要喊聲“叔叔好”;在營區里遇到推著嬰兒車的爺爺奶奶,她也會上前幫忙;上學後,她經常主動幫老師分憂、為同學服務,還被選為班干部,這讓我感到十分欣慰。

去年,在丈夫的鼓勵支持下,我考取了軍隊文職人員。到試驗訓練區報到前,我決定暫時把孩子留在丈夫駐地。為了讓大女兒對分離有個心理準備,我常常給她講有關責任的故事,並對她說︰“有一群像爸爸一樣的叔叔阿姨們,舍棄了和家人的團聚堅守崗位。他們把黨和人民放在了心中,把故鄉和家人放在了夢里。媽媽很榮幸,即將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听完,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不知不覺,我和兩個孩子分開已經幾個月了。作為裝備試驗戰線的一分子,我愈發感受到使命職責的艱巨,也對這身“孔雀藍”有了更深的體會。為了更好地完成自己負責的工作,我在靶場上奔波,不僅見證著戰友們的理想和追求,也了解了他們背後一個個家庭的故事。我希望,我的孩子將來有機會也能來看看這片熱土,也能成為一位心胸澄澈、立志高遠的奮斗者。

想到這些,我一掃低落的情緒,迅速起床洗漱、收拾行裝,走向試驗場。哼唱著《強軍戰歌》,我暗下決心︰我要記錄更多強軍故事,以實際行動為女兒樹立榜樣,更讓自己的青春不留遺憾。

(王晨輝整理)

心中有朵向陽花

■講述人 海軍第971醫院文職人員 梁巧艷

梁巧艷工作照。蔡 曄攝

“媽媽,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向日葵?”一次,看到我抱著一束向日葵回家,女兒這樣問我。從這個話題出發,我給她講起了自己的一段成長經歷。

我喜歡向日葵,因為它帶給我勇敢堅強、向陽而生的力量。

每當遇到困難,我常會給自己買一束向日葵。剛到醫院保健科室工作時,我很不適應,科室患者平均年齡80多歲,開展注射、護理等工作難度較大。一次,我為一名高齡患者進行注射,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後只能請同事幫忙。雖然老人理解並主動安慰我,但我覺得有些辜負了他的信任。下班路上,我買了一束向日葵鼓勵自己。從那以後,我勤學苦練,熟練掌握相關技能,為患者注射時再也沒有失誤過。

喜歡向日葵,還因為我希望像向日葵一樣,為患者帶來溫暖。

前年春節,我雖不舍年幼的女兒,但依然請戰奔赴武漢抗擊疫情。工作時,我們要穿上防護服,戴上口罩、護目鏡。為了更好辨認戰友,護士長讓我們互相在對方的防護服上寫上名字。因為知道我喜歡向日葵,戰友每次都會在我的名字旁畫一朵葵花。

根據分工,當時我負責照顧一名高齡患者。老人雖行動不便,但堅持生活自理,不願意麻煩醫護人員。一次,她問我︰“等我好了就可以回家了吧?”看到奶奶眼神中充滿渴望,我說︰“只要您身體好了,子女肯定來接您回家。”奶奶看著我,輕聲說︰“我沒有子女了。”

緊握那雙滿是皺紋的手,我很是心疼。第二天,我向護士長請示後,帶了一朵向日葵到老人病房。護士長還代表大家寫了一張卡片︰“我們都是您的孩子!”看到向日葵和卡片,奶奶笑得特別開心。一朵小小的向日葵,溫暖了病房里所有人的心。

歸隊沒多久,我又接到一項重要任務,需要出差幾個月。和女兒溝通時,她哇哇大哭,嘴里念叨著“為什麼”。她還小,不理解責任與使命的含義,我只能用她听得懂的話安慰她︰“因為媽媽想做一束向日葵,帶給需要的人陽光和希望。”

我和女兒約定好,只要有時間,每天晚上視頻連線一次。任務即將結束的一天晚上,女兒突然在視頻里對我說︰“媽媽,你是大家的向日葵,也是我的向日葵。”

那時,頭頂皎潔明月,身後萬家燈火,我內心涌上一陣酸楚和愧疚。其實女兒出生後,我很多時間都在外執行任務。我下定決心,只要有時間在家,我一定更加盡心陪伴照顧女兒,彌補我缺席的時間。

每個人都在不同的社會位置上擔當著不同的社會角色。作為軍隊醫護人員,呵護生命、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使命,能夠幫助別人,給他人帶來溫暖,我感到很榮耀;作為母親,照顧女兒、陪伴成長是我的義務所在,能夠以身作則,成為女兒的榜樣和驕傲,我感到很幸福。

雖然我陪伴教育女兒的時間有限,但我相信,每一次無聲的示範都是一種力量。我希望我在她心中不僅是一個溫柔的媽媽,更是一個有情懷、有擔當、有貢獻的人,希望我的追求也能成為她成長道路上的示範引領。

(蔡 曄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