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中條山保衛戰︰800陝西冷娃跳黃河

來源︰中國周刊  作者︰張亞利  時間︰2014-11-18 16:48:30

1986年5月,車國光首次將自己的這段回憶記載在《垣曲文史資料第二期》上︰本日(1939年6月6日)下午五時許,進攻九十六軍敵之主力將我一七七師壓迫于方家村、許八坡、老莊黃河沿岸,經白刃戰兩小時,因眾寡懸殊,損失慘重。該師除一部分由陳師長率領向敵後突圍外,大部分經過肉搏以後跳入黃河,壯烈殉職官兵計一千五百余人。

這段文字很短,且僅作為內部資料刊登,看到人很少。但車國光仍然看到了希望,他對王華興說︰“過幾十年形勢變了,這件事可能會震動世人的。”

根據車國光口述,王華興又整理寫出一萬字的《中條山血戰》。後被收入陝西省戶縣出版的人物傳記《趙壽山將軍》。

“我一直希望這段歷史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能被西安的人知道。我相信那一千多跳黃河的戰士的後代,他們將來一定會來找自己的親人的。”王華興對《中國周刊》記者說。

1940年4月,侵華日軍向山西省中條山第四集團軍發動了新一輪大掃蕩。此役後稱為“望原會戰”。

民間的追問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逐漸從多年政治運動中緩過勁來。黃河以西的陝西,不少家庭開始尋親。尋親者的父親、叔叔、兄弟都是參加國民革命軍隊伍抗戰隊伍後一去不回的。

西安灞橋區是原第四集團軍軍長孫蔚如的老家,這里不少七八十歲的老人都知道,當年村里很多年輕娃跟著孫將軍的部隊到山西中條山打仗去了。

和孫蔚如“沾親帶故”的張君祥家就有9位親人參軍,回來了7個。听老人們一說,他才知道,山西有個“中條山”,很多陝西娃就死在那里。

在尋訪老人的過程中,張君祥首次听說︰中條山抗戰時曾有很多士兵在戰斗中跳黃河,不是幾個,幾十個,而是成百上千個。2004年,他和另外兩位陝西本土作家徐劍銘、郭義民共同出版紀實文學《立馬中條》,首度全面披露“中條山抗戰”細節,由陝西著名作家陳忠實作序。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西北大學老師張恆開始給自己妻子的外爺楊世伍尋找當年犧牲的“檔案”和證明(證明其確系犧牲在抗日戰場上),因為當時有風聲說,原第四集團軍38軍的戰士因後來起義,可以作為革命烈士對待。他的岳母急切希望能摘掉戴了許多年的“國民黨軍官家屬”帽子。

在給張恆的“犧牲證明”里,一位楊世伍當年的老戰友在材料最後提到,在那場慘烈的“六•六戰役”中,自己曾經和戰友“撲入黃河,免遭被捕受辱”。張恆第一次知道,“還有這事?”

在張恆看來,那麼多陝西兵娃,不論是為求生還是不願被俘,以血肉之軀跳入黃河並犧牲了年輕的生命,他們都是值得被記住的民族英雄,不啻于“狼牙山五壯士”、“八女投江”這樣耳熟能詳的先烈事跡,他們同樣應該被後人記住。

在一位老兵那里,張恆听說,他在一本名為《趙壽山將軍》的書中看到過關于“跳黃河”的詳細描述,作者是王華興。張恆很高興,在論壇里發帖尋找王華興,竟然被王華興佷女看到了。

那時候車國光已去世,但王華興已掌握了很多資料︰那一仗日本人準備得很充分,火力很強,我們的部隊都被打散了,彈盡糧絕。陌南鎮跳黃河的,大多數都是從西安來的‘學生兵’,他們是96軍177師的候補力量。這些學生兵思想進步,但還沒上過前線,甚至還沒學會打槍,很多人連武器都沒有。他們第一次上戰場,就被日軍分割包圍,赤手空拳,走投無路,不願被俘,于是跳了黃河……

車國光和王華興的文字證明和口述歷史讓張恆更加確信,“跳黃河”確有其事。1998年開始到2010年,張恆帶領學生歷時四個年頭,跑遍山西黃河邊當年戰場所在的村莊,尋訪了上百位還在世的老人,希望能還原那段跳黃河的歷史。


(責任編輯︰王春艷)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