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 兵聖” 謀勝智慧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徐 峰  時間︰2015-01-20 12:35:15

    習主席指出,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蘊含著我們的民族氣息,活躍著我們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基因。我國古代也積累了豐富的優秀軍事傳統文化,要堅持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加以傳承和發揚。《孫子兵法》是我國古代兵學的杰出代表,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集中體現,被奉為“兵學聖典”。在新的歷史時期,認真學習和研究這部兵法,對探索現代戰爭制勝之道具有重要意義。

    《孫子兵法》的深層主導是政治統御,一切軍事行動必須服從服務于政治。《孫子兵法》開宗明義指出︰兵者,國之大事;“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其中最首要的“道”即從政治角度考慮,分析民眾與國君的意願是否一致,是否願意為國君出生入死不怕艱險。據可查史料,孫子是把政治作為研究戰爭勝負第一因素的奠基人。兩千多年後克勞塞維茨提出“戰爭是以劍代筆的政治”“戰爭是政治的繼續”;馬克思提出“軍隊是執行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是國家政權的主要成分”。歷史證明,籌劃和指導戰爭必須深刻認識戰爭的政治屬性,從政治高度思考戰爭問題,堅持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

    在21世紀的今天,政治與軍事的關系更加密不可分。隨著我國綜合國力、國際地位和國家影響力不斷提高,西方一些國家不斷加大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戰略,千方百計對我國發展進行牽制和遏制,加之周邊存在許多不穩定因素,使我國面臨的安全挑戰較為復雜,必須善于從政治高度審視把握。我軍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听黨指揮是立軍之本、建軍之魂。在听黨指揮這個重大原則問題上,必須頭腦特別清醒、態度特別鮮明、行動特別堅決,確保軍令政令暢通。

    《孫子兵法》的核心思想是謀略至上,謀定而後動。《孫子兵法》之所以成為不朽的名著,是因為它揭示了具有普遍意義的戰爭規律。孫子提出︰“三軍之眾,可使畢受敵而無敗者,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投卵者,虛實是也。”又說︰“智者之慮,必雜于利害。雜于利,而務可信也;雜于害,而患可解也。”這些思想都深刻揭示出謀略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之一,啟示我們要深刻把握未來戰爭命脈,提高各級指揮員的謀略水平,推動軍事理論創新。

    隨著國際戰略格局深刻調整,世界新軍事變革加速,特別是顛覆性技術創新快速發展,新的軍事理論不斷創新,新的安全領域競爭日趨激烈,軍事體系重塑步伐加快,對做好軍事斗爭準備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我們在組織籌劃、精確準備和指揮打仗等方面必須標準更高,必須在善謀打仗上走在前列,一門心思謀打仗、聚精會神抓戰備,努力建設學習型機關,爭當學習型參謀,積極探索現代戰爭制勝機理,不斷提高謀劃戰爭、設計戰爭和指導戰爭的層次水平。

    《孫子兵法》的基本準則是掌握主動,始終保持先機制敵。孫子提出“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于人”的觀點,主張在戰場指揮作戰要善于調動敵人,而不被敵人調動,要始終掌握戰爭主動權。“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失去主動權,軍隊就等于被打敗、被消滅。主動權的獲得,必須因敵我雙方態勢和戰場要素的變化而變。“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現代戰爭時空都發生了重大變化,多維戰場空間融為一體,時間要素不斷升值,戰爭進入發現即摧毀的“秒殺”時代,突然性更強,節奏性更快,程式環節大大縮減,作戰行動更加取決于“偵察、決策、打擊、評估”閉合回路的運行速度和精度,誰能先敵決策、快敵行動,誰就能形成決策優勢。籌劃和指導戰爭必須著眼于廣域多維空間遂行作戰任務需要,探索跨區域大範圍的兵力、火力和電磁機動方法途徑,將諸軍兵種區域作戰向全域作戰拓展,做到先敵反應、快速決策、迅即行動,在決策性地點和決策性時間形成決策性優勢。


(責任編輯︰高鵬)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