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燃反腐烈火,淬礪烈血軍魂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戴旭  時間︰2015-01-17 12:19:28

    以排山倒海的炮火,吞滅成群結隊的敵人並不難;難的是孤身獨守最後的高地,敢于高呼“向我開炮”。

    揮動寒光閃閃的利刃,刺倒撲上來的敵人也不難;難的是抱定再生的意志,劃開自己的皮肉腹心,揮刀割斷毒瘤病根!

    以抓捕谷俊山、徐才厚為標志,當下的中國軍隊,就在進行著這場縱無古人、橫無同類的艱難“戰爭”和高險“手術”。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史,無論其奇難困苦還是其奇崛壯闊,都可以傲睨群雄凌絕古今。一次長征,讓美國前作家協會主席索爾茲伯里驚嘆︰那是人類堅定無畏的豐碑。閱讀長征的故事使我感到,人類精神一旦被喚起,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一場抗美援朝戰爭,讓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信服︰“(這場戰爭)奠定了新中國作為軍事強國和亞洲革命中心的地位”,並認為是“一個值得尊敬和害怕的對手”。

    讓傲慢的美國人從心底發出由衷的贊嘆不容易。熟悉近代史的人都知道這兩個事件的時代背景︰前者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一群衣衫襤褸、彈盡糧絕的人,爬過、涉過、滾過人跡罕至的雪山、沼澤、激流,終于匯聚成黃河的咆哮;後者是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站在戰爭的廢墟之上,尚未擦干身上的血跡,英勇無畏的志願軍就帶著極度的疲憊和破舊的裝備,一身單衣義無反顧沖入極度的嚴寒,和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及其率領的聯軍,接戰拼殺。

    1081高地,一百多中國士兵化作永遠的冰雕,凝固在阻擊陣地。

    上甘嶺戰役,“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于盡,舍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秦基偉語),“謎一樣的東方精神”壯美如花。

    十年後的一次空戰,美最新超音速戰斗機被中國飛行員駕機追至39米處開炮,打得粉身碎骨。中國戰斗機被美機碎片炸傷51處。跳傘的美軍飛行員說“這是一次我想也不敢想、看也不敢看的戰斗”。

    同時期的另一場高原之戰,一個戰士擊潰對方一個炮連,繳獲四門大炮。8個戰士俘虜180個外軍士兵。30個戰士,敢阻擊3000敵軍!

    此地雪,此地火,豈止是洗刷、焚盡甲午戰爭晚清陸軍敗戰之恥!

    但很少有人意識到,新中國在血與火為特點的“武戰爭”大獲全勝之後,緊接著就陷入了以“錢與欲”為特征的“文戰爭”之中。

    美國在二戰後期就已經意識到,隨著戰爭進入工業化和核武器時代,及共產主義在全球的迅猛興起,美國和西方世界想要憑借過去幾百年中所向披靡的軍事帝國主義征服世界絕無可能,而必須轉型為以文化帝國主義為主,經濟帝國主義和軍事帝國主義為輔。其基本策略是︰利用蘇、中未經歷充分資本主義階段直接從封建專制時代進入社會主義,缺乏建設經驗,干部容易感染封建王朝腐化的弱點;以軍備競賽明修棧道,以資本主義的物質財富和生活方式誘導其領導層生活腐化開始,同時利用其放松意識形態斗志之機,俘獲其作家、藝術家和學者,對其民眾進行思想腐蝕,全面消磨其黨政軍民的斗志,放棄其理想,整體慢性自殺。從而實現不戰而勝。

    新中國的領導人又一次展現出高瞻遠矚的戰略智慧,全黨、全軍、全民築牢反“和平演變”的思想防線,這就是雷鋒和“南京路上好八連”等榜樣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英雄陣列的時代原因。

    但是,曾經是新中國軍隊學習榜樣的前蘇聯和蘇軍,卻在美國的新戰略中中彈倒地。法國作家羅曼•羅蘭到莫斯科訪問,發現在金碧輝煌的別墅里,為“偉大的無產階級作家”高爾基服務的有幾十人。羅曼•羅蘭感慨道︰“身為國家與民族衛士的偉大共產黨人隊伍與其領導者們,正在不顧一切地把自己變成一種特殊的階級……而人民則不得不依然為弄到一塊面包與一股空氣(住房)而處于艱難斗爭的狀況之中”。一代名將朱可夫,指揮蘇軍先打敗了日軍在諾門罕的挑釁,又率蘇聯軍隊攻克柏林,“虎視何雄哉”!但是,駐軍德國不久,朱可夫就搜羅了大量金銀珠寶、名畫、古董運回自己在蘇聯的家中。從這時起,蘇軍的失敗已經開始!

    1949年3月,黨中央從西柏坡搬入中南海。毛澤東說︰這是進京趕考。1950年2月毛澤東訪蘇回國,來到哈爾濱對東北領導干部說︰我是不學李自成的,你們要學劉宗敏,我勸你們不要學。

    毛澤東這番語重心長的話既是對著三百年前中國歷史的廢墟有感而發,也是對著北方那個老大哥的現狀惕厲自省。毛澤東終其一生,對“政腐黨亡軍消國敗”的嚴酷邏輯十分清醒。此後的前蘇聯,由于腐敗病入膏肓,導致本來一體化的黨政軍民命運共同體離心離德,蘇聯共產黨被宣布解散時,兩千多萬黨員“竟無一個是男兒”,400萬用最先進武器裝備起來,有著幾萬枚核彈頭的蘇軍,瞬間變成無家可歸、七零八落的羊群,高級軍官叛變並宣布獨立。腐敗為害之烈,遠遠超過迄今人類發明的一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踏著天下興亡的鼓點,新中國走到了今天。遠離鋼鐵戰爭,改革開放、近距離感觸復雜環境幾十年之後,中國高級軍官的陣列中,出現了徐才厚、谷俊山貪腐之流。管靈魂的出賣靈魂,管錢物的假公濟私。庸碌之輩,無恥之徒,道貌岸然,登堂入室。任憑腐敗猖獗,正氣必將萎靡。毒瘤雖小,可癱全身;腐敗二字,可潰全軍!“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勿入斯門”,黃埔軍校門聯尚在;“文官不愛錢,武將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岳飛的感喟言猶在耳。國人也在憂心解放軍“精神都去哪兒了”,難道也要步那些不爭氣王朝軍隊的滾滾後塵?

    黯淡了刀光劍影,“戰爭”卻更加致命。中國軍隊決不能只關注鋼鐵裝備而忽略精神裝備。數百萬先烈在天之靈在俯視,十三億中國人的殷切期盼在凝視︰中國軍隊,必須打贏以腐敗為敵人的生死之戰!

    于是,在于無聲處听驚雷般的反腐行動中,人民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嚴厲無情橫掃腐敗的霹靂手段,告訴世人︰偉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中華民族復興征途上堅定有力的捍衛者,是有志青年投筆報國的聖地,絕沒有蠅營狗苟之類、禍國害軍之徒的藏身之地!

    近代中國五百年,無論明清兩朝兩軍,還是穿插在其前後的李自成、洪秀全、蔣介石的短命時代,“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根本原因,都是在戰勝眼前拿槍的對手之後,不敢向自身的腐敗開戰,最後被自己的腐敗打倒,從而被踩進歷史的墳地。

    而解放軍卻敢于舉起反腐之劍,向自身開戰!

    在谷俊山、徐才厚之後,一批軍中貪腐分子被繩之以法。懈怠、低俗之氣為之一掃,陽剛、尚武之氣為之一振!

    山河一新,軍民感奮。一支勇于向自身積弊開刀的軍隊,還有什麼樣的敵人不能戰勝?

    當今中國和作為護航者的解放軍,在路上。在復興的中途,有橫亙著的歷史陷阱必須跨過——

    晚清洋務運動改革開放三十年,軍敗國亡;前蘇聯70年因未能走出腐敗的泥沼,像落水的大象一樣被污濁窒息,被獵食者分尸。

    歷史上的老列強和新時代的覬覦者正伏在半途,等待著發起攻擊的時機。

    而認識危險,化解危險,就成為新生的動力。

    和解放軍歷史上的所有外部敵人比起來,內部腐敗是最大的敵人,但卻不是不可戰勝的,其秘訣就在這支軍隊曾經勝利的原因之中。我們是誰?我們為誰?我們為什麼出發?我們去向哪里?反腐的利劍穿破迷茫之後,思想之光會重新點亮信仰之火︰人民是我們的靠山,我們是人民的子弟!

    習主席倡導全軍政工會議在古田召開,其深意就是重尋這支軍隊戰無不勝的法寶,再塑所向無敵的烈血忠魂。

    新時代的集結號已經吹響,用我們的忠勇築成我們心的長城!

    人民期待,那支已經不再需要小車運糧的軍隊,高唱著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走來,怒吼著“雄赳赳,氣昂昂”走去;官兵期待,三大民主的優良傳統回歸,正氣蘇醒,血性勃發。

    身體力行,上下擁戴;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腐敗革除,百戰不殆!歷史矚目︰新的無敵雄師正在歸來!


[責任編輯︰馮玲玲]
wap.mod.gov.cn 用手機隨時隨地看新聞收藏】  【打印】  【關閉

相關新聞國防部網客戶端隻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