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智能化正深刻影響未來作戰

來源︰新華社作者︰林娟娟 張元濤 王 巍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9-10 18:33

當今時代,軍事智能化正成為繼機械化、信息化之後推動新一輪軍事變革的強大動力,深刻影響著未來作戰制勝機理、作戰規則及作戰方式方法等,日益推動戰爭步入智能化時代。軍事智能化對未來作戰的影響趨勢主要體現在4個方面。

一是“智能力”將成為決定未來作戰勝負的主導因素。機械化戰爭可以看作是平台中心戰,主導力量是能量,通過能量實現作戰平台的機動和對目標的火力打擊,達到毀傷敵方的作戰目的,追求以物載能、以物釋能。信息化戰爭可看作是網絡中心戰,主導力量是信息力,信息並沒有取代能量,而是通過對時空的精準定位,使能量的作戰效能成倍提升,從而成為戰爭的主導力量,追求以網聚能、以網釋能。智能化戰爭可以看作是認知中心戰,主導力量是“智能力”,作戰空間從物理域、信息域進一步向認知域、社會域和生物域延拓,戰場態勢更為錯綜復雜,戰爭是各作戰域跨域融合的體系對抗,更加追求以智賦能、以智釋能。

二是智能無人裝備將成為未來作戰的主體主戰裝備。智能技術的發展,使人與武器裝備逐漸實現脫離,無人系統從輔助人作戰轉向代替人作戰,完成諸多不適合人去執行的高危作戰行動,智能化作戰越來越具有“平台無人、體系有人,作戰無人、指揮有人”的鮮明特征。在敘利亞戰場上,俄軍遙控指揮10部戰斗機器人以“零傷亡”擊斃70余名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並奪取754.5高地,成為軍事史上首例以機器人為主力的地面作戰行動。預計到2025年,俄軍武器裝備中智能無人裝備的比例將達到30%以上。美軍預測到2030年前,智能無人裝備將能夠自主執行任務,60%的地面作戰平台將實現無人智能化。大量無人機、無人船/艇和無人車等裝備,將成為智能化戰場上對抗雙方的主體裝備,遂行各類傳統/非傳統軍事任務,並實施自組織和體系化作戰。

三是人機協同作戰將成為未來作戰的主要行動方式。人機協同作戰是在網絡化對抗環境下,有人與無人裝備聯合編隊實施協同攻擊的作戰方式。其中,具備戰場決策及戰術控制能力的人類士兵作為“指揮後端”,攜帶制導武器或各類情報、偵察和監視傳感器的智能無人裝備作為“武器前端”,在信息網絡的支持下,人類士兵與智能無人裝備通過密切協同,共同完成態勢感知、戰術決策、火力引導、武器發射及毀傷評估等行動。根據美國陸軍研究實驗室的觀點,2035年前,人機協同作戰主要采取人在回路上的監督自主式作戰;2050年前,將實現人在回路外的授權自主或完全自主式作戰,正式拉開機器主戰的智能化戰爭序幕。

四是集群自主作戰將成為未來作戰的重要攻擊樣式。集群作戰的技術靈感源于對蜜蜂的仿生學研究。蜂群內部分工明確,個體之間存在著豐富有趣的信息交流語言,社會行為豐富,所以集群又被稱為“蜂群”。集群作戰是依托人工智能、數據鏈整合以及雲計算等技術支撐,同時發射數十乃至成百架以上無人機,由其自行精準編隊、精確分工,同時執行多種任務及多目標打擊的智能化作戰樣式。與傳統作戰相比,集群作戰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是對傳統作戰樣式和作戰規則的顛覆。美海軍經過數百次模擬試驗後發現,即使先進如“宙斯盾”防空系統,在應對無人機集群攻擊時,也難以合理分配火力,導致部分無人機能夠避開攔截對艦艇成功發動攻擊。數據表明,當使用由8架無人機組成的集群向艦艇發動攻擊時,平均有2.8架無人機可避開“宙斯盾”攔截系統;當無人機數量增至幾十架時,成功避開攔截系統實現突防的無人機數量更多。這些模擬試驗充分證明,無人機集群作戰的效果顯著,對當前防御體系構成巨大威脅,同時也預示,集群式自主作戰必將成為未來智能化戰場上重要的進攻作戰樣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