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企業家精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潘娣責任編輯︰李慶桐2021-12-06 06:53

唯改革者進 唯創新者強

■解放軍報記者 潘 娣

要千方百計把市場主體保護好,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弘揚企業家精神,推動企業發揮更大作用實現更大發展,為經濟發展積蓄基本力量。

——習近平

圖ヾ︰羅陽在遼寧艦上。網絡圖片 圖ゝ︰我國新型農業植物保護無人機。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攝 圖ゞ︰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廣東佛山某企業開足馬力加大醫用防護服供給。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攝 圖々︰復興號列車行駛在西藏拉林鐵路上。新華社記者 覺 果攝 圖ぁ︰山東青島依托商圈打造愛國擁軍商業街。王賓駱攝

“新中國第一個喝可樂的男孩怎麼樣了?”

近日,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的一張照片有了答案︰一對父子相依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身邊放著的,是兩瓶國產品牌的飲料。父親黑建濤是一家投資咨詢公司的創始人,手中舉著一本《時間的力量︰改革開放40年影像記》,封面正是40多年前的自己。

1979年,一位外國攝影師的鏡頭定格了這幅畫面︰身穿綠軍裝的黑建濤站在長城上,一手插兜,一手舉著紅色罐裝的可口可樂。這張被命名為《紅色中國的第一罐可樂》的照片,成為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生動注腳。

從“洋汽水”到國產飲料,國貨的崛起見證了時代的變遷。“中國制造”“中國速度”“中國品牌”走進生活、走向世界的背後,是一代代企業家的守正與創新。

一位中國的企業家曾問︰“我的父親是行政官員,我的母親是錫伯族,我也沒有受過商業訓練。那麼,我以及我們這代人的企業家基因是從哪里繼承的?”

答案,涌動在中國這艘巨輪向前航行的歷史浪花中。

無數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一代代企業家如同一朵朵與波瀾壯闊相遇的浪花,匯聚成推動巨輪前行的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跟共產黨走,走社會主義道路”

“今天,殲-15戰機再次為你轟鳴。”

11月25日,沈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廠區,數架戰機自跑道盡頭翱翔而起,從公司原董事長、殲-15艦載戰斗機研制現場總指揮羅陽的雕像上方轟鳴而過,沖向蒼穹。

9年前的這一天,我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順利返航。大連港的一片歡慶聲中,羅陽的生命卻進入倒計時。

此前一天,我國第一代艦載機殲-15成功降落在遼寧艦上,中國航母發展迎來歷史性突破。從接到任務那天起,羅陽和他的團隊每天加班加點,創下新機研制提前18天總裝下線、從設計發圖到成功首飛僅用10個半月的奇跡。

對國家、對民族懷有崇高使命感和強烈責任感,把企業發展同國家繁榮、民族興盛、人民幸福緊密結合在一起,主動為國擔當、為國分憂,羅陽用生命詮釋了新時代企業家精神的愛國內涵。

1896年,《紐約時報》記者感慨于中國企業家迅速發展壯大了民族工業︰“保守的中國正在覺醒。”提出“實業救國”主張的張謇、“中國民族化學工業之父”範旭東、號召“夢寐勿忘國家大難”的盧作孚……他們懷著愛國情懷與民族精神,開辦工廠,修建鐵路,為振興民族工商業作出重要貢獻。

“企業營銷無國界,企業家有祖國。”從鴉片戰爭到洋務運動,從甲午戰爭到辛亥革命,從五四運動到抗日戰爭,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從民族苦難與危亡中走出來的企業家,早已將個人命運、前途發展,與國家的強盛、民族的復興緊緊結合在一起。

正如1955年,時任天津市工商業聯合會秘書長的王光英將一面錦旗送給毛主席,上面寫著︰“听您話,跟黨走”。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成立後,這6個字發展為“听毛主席的話,跟共產黨走,走社會主義道路”的行動綱領。

正如羅陽的工作記錄本封底上,寫著一行工整的大字︰“航空報國不是一種榮譽,而是一種使命。”

“不改革創新,就沒有出路”

1978年的中國與世界,像剛開始對話的陌路人,彼此之間遙遠又新鮮。

也是自這一年起,中國與世界的距離加速縮短,“敢為天下先”的一代企業家,成為破舊立新的開拓者。

一把剪刀,陳列在浙江省海鹽縣的一處陳列館內。跨越數十年時光,鋒銳不減當年。“改革先鋒”、原海鹽襯衫總廠廠長步鑫生用這把剪刀“剪開”了中國城鎮企業改革的帷幕。

20世紀70年代末,出生于裁縫世家的步鑫生出任海鹽襯衫總廠副廠長。全廠年利潤只有5000元,發不出老職工的退休金……

“不改革創新,就沒有出路。”當時,關于民營企業家年廣久和陳志雄“雇用8人以上幫工算不算違法”的爭論還未停止,步鑫生就大膽在工廠推行計件工資,上不封頂,下不保底,打破“吃大鍋飯”的分配模式,在企業生產經營、內部管理、勞動用工、分配制度等方面展開大刀闊斧的改革。

隨後,步鑫生提出的“人無我有,人有我創,人趕我轉”口號迅速傳遍全國,成為許多企業掛在廠內的標語和秉持的企業精神,成為那個時代改革創新的榜樣。

改革開放之初,步鑫生們尋找的“出路”是破除計劃的桎梏,實現生產力的極大解放。進入新時代,聆听著“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成長的新一代企業家,將目光投向關鍵核心技術創新,將“中國創造”的嶄新名片銘刻在“國之重器”上。

伴著一聲響亮的汽笛,一襲國槐綠涂裝的“復興號”動車組列車緩緩駛出西藏拉薩火車站。高寒缺氧的世界屋脊,從此擁有了世界一流的鐵路交通。

從蒸汽機車到內燃機車再到電力機車,從綠皮火車到“和諧號”再到“復興號”,“復興號”高速列車研制的主持者、中國中車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孫永才,見證了我國鐵路從“追趕者”到“領跑者”的巨大跨越。而他在童年時期,對火車的記憶還僅僅停留在電影畫面里。

2008年,時任中國北車總工程師的孫永才,在新一代CRH380高速動車組研制中提出“協同創新”的設計理念。25所重點高校、11所一流科研院所、51家國家級實驗室和工程中心以及上萬名工程技術人員組成了高鐵研發的“國家隊”。

2014年,歷經503項仿真計算、5278項地面試驗、2362項線路試驗,“復興號”驚艷亮相,成為“中國速度”的“金名片”。

“大疫當前,百業艱難,但危中有機,唯創新者勝。”劉慶峰所在的科大訊飛在語音識別領域深耕不輟,自主研發的自動語音轉換和翻譯裝置即將亮相2022年北京冬奧會;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汪滔堅持“技術創新是發展命脈”,自主研發無人機各零部件,廣泛應用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這些在創新中謀發展、挺立時代潮頭的企業家豪言︰“因為創新,未來,無所不能!”

“讓企業創造的財富回歸本源”

“我們超額兌現了作出的承諾!”

2020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在發言中表示,在疫情影響下,很多民營企業壓力很大、困難不少。“作為老一代民營企業家,我要發揮好帶頭作用。新希望集團將新增300億元投資、新增2萬人就業。”

“只要社會有需求,我們可以調動所有供應鏈,什麼都可以造。”

疫情暴發之初,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動員3萬名工程師,調整50萬平方米潔淨廠房,建起1800條口罩生產線,200台熔噴布生產線。從中國車企到“全球最大口罩工廠”,從一無所有到口罩日產量達1億只,比亞迪展現出“中國制造”的強大實力。

“親人有難,我們這時候不站出來,更待何時?”因疫情導致航班中斷滯留悉尼,全國“最美退役軍人”、湖北炎黃集團董事長鄺遠平成立海外湖北社團合作聯盟華人華僑抗疫協調小組,向78個國家的僑商僑社發出倡議,籌集100多噸、近千立方米的防護服、口罩、制氧機等急需醫療物資。

任何企業都存在于社會之中,都是社會的企業。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曹德旺曾說︰“我掙了那麼多錢,最終只想讓企業創造的財富回歸本源,為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2008年,南方遭遇罕見雨雪冰凍災害,中國僑商投資企業協會捐出超過1億元人民幣善款;汶川特大地震,僅中央企業共捐款38.8億元,捐物20.7億元;今年,河南等地持續遭遇強降雨,企業捐贈的一筆筆救災款和一車車物資,源源不斷涌向受災地區……中國慈善聯合會發布《2020年度中國慈善捐贈報告》顯示,2020年企業捐贈額佔我國接受慈善捐贈總額的一半以上,年均增幅超過30%。

從一間小屋走出世界500強企業,從10余人的創業團隊走出世界知名的企業家……40余年改革開放的經驗證明,企業家精神不是少數人的專利,“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潮成為企業家精神生根發芽的沃土,釋放出發展的巨大潛力。

從基建工程兵到優秀企業家

“祖國處處擺戰場”

■沈遠彪口述 李 靜整理

“從南方到北方,從內地到邊疆,艱苦奮斗,四海為家,祖國處處擺戰場,艱難萬險無阻擋……”這首《基建工程兵之歌》,我曾唱了多年。唱著這首歌,我從一名普通士兵提干;唱著這首歌,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也是唱著這首歌,我在深圳就地轉業,以全新身份投身國家建設發展的大潮。

1970年,我還不滿17歲,從老家四川內江參軍入伍,加入基建工程兵。就像歌里唱的那樣,我跟隨部隊轉戰南北,先後參加了國家重點建設項目—甘肅酒泉鋼鐵廠、遼寧本溪鋼鐵廠、上海寶山鋼鐵廠的建設。在這期間,我從零開始學會了鉗工、寫工程簡報、統計規劃工程建設進度等,也為未來的創業打下基礎。

1982年10月,在建設寶鋼的基建工程兵支隊司令部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命令,帶19個人組成干部排去參加廣東深圳特區的開發建設。

毫不夸張地說,乘坐軍列抵達後,見到深圳的第一眼,我的心涼了一半。軍列停在羅湖的一處大煤場旁,隨後一輛解放牌卡車把我們拉到一塊代號為0.8的高地。一幢臨時搭建的竹棚,就是我們這個干部排的“新家”。

竹棚的地上長著青綠的野草,我睡覺的床底下還有兩堆沒有風干的牛糞。兩三天過去,棚子里的草枯萎泛黃,招來一群群蚊子,還經常見到老鼠和蛇從床腳竄過去。也許正是因為有過這樣一段經歷,轉業之後我獨立創辦公司期間遇到的那些困難,相比之下都算不了什麼。

集體轉業後,我脫下穿了13年的軍裝。起初的確有些不舍,但很快就釋然了。雖然營連排班的名稱改成了總公司、分公司、工程隊,但我們從事的工作並沒有發生改變,只不過是換了一種身份投入到特區建設發展的大潮中去。

在那個時期,社會整體的發展、每個人的精神面貌,都呈現出拼搏向上、敢為人先的勁頭。我曾供職的一家企業,僅用3年半時間,就從一家只有27人的小公司發展為擁有5700多名員工的大集團。後來,我辭職自主創業,開辦了一家印章公司。從電腦刻制印章到電子印章,再到最新的區塊鏈電子簽章,每一步幾乎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回頭看創業走過的路,是軍營教會我什麼是執行力和團隊意識,是部隊錘煉的堅韌意志讓我幾經挫折後堅持下來。因此,我始終想為戰友、為部隊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公益活動的新“戰場”再做出一番事業。

細細回想,集體轉業已經過去快40年,當年的戰友們和我一樣也在慢慢變老,有些被診斷患有白內障等眼部疾病。為此,我和幾名戰友一起設立拓荒牛復明基金,聯合當地眼科醫院為患有眼部疾病的貧困戰友提供幫助。資助對象除基建工程兵外,還包括1990年12月31日前來到深圳的早期建設者。今年3月,我還聯合戰友發起成立深圳市“關愛行動公益基金會•退役軍人關愛基金”。

說實話,之前我並沒有參加什麼公益項目的概念,只覺得自己是憑著本心為戰友、為社會做點實事。現在有了公益組織這個專業的平台,我們有信心把公益事業做大做好,投入更多力量致敬“最可愛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