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探月精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賀逸舒 朱柏妍責任編輯︰李慶桐2021-12-08 06:22

摘要︰追逐夢想、勇于探索、協同攻堅、合作共贏。

月亮之上,夢想在綻放

■解放軍報記者 賀逸舒 朱柏妍

17年來,參與探月工程研制建設的全體人員大力弘揚追逐夢想、勇于探索、協同攻堅、合作共贏的探月精神,不斷攀登新的科技高峰,可喜可賀、令人欣慰。

——習近平

今年9月28日,第十三屆中國航展在珠海開幕。國家航天局展區,月壤樣品展示台前已經排起了長隊。

“海上生明月”“明月照我還”,中國航天人滿懷對月亮的熱愛,賦予了兩份月壤詩意的名字。

展台前,好奇的參觀者們湊到顯微鏡上,細細觀察。顯微鏡下,數粒月壤構成了美妙的微觀世界。

這不由讓人想到電影《我和我的父輩》的《詩》篇中,作為第一代航天人的母親寫給兒子的詩︰“渺小的塵埃是宇宙的開始,平凡的渺小是偉大的開始。”

小小一粒月壤,蘊藏著月球無限秘密。探尋月球的秘密,是中國探月工程中許多航天人的夢想。

夢想曾經很遠,需要一步一個腳印,撥開荊棘去跋涉。如今,夢想已成為現實。在探索月球的路上,中國航天人的腳步愈發從容自信。

看,月亮之上,中國航天人的夢想之花,已經綻放。

夢想之旅

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觀察月球。多愁善感的詩人,將自己的悲歡離合寄托于月亮。一個個關于月亮的神話傳說,更是讓人浮想聯翩。那時候,人們離月亮還很遠很遠。

1957年,前蘇聯成功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在全世界引起轟動,標志著人類航天時代已經來臨。

1958年,錢學森提出“要到月亮上去”。中國探月事業的種子,悄然發芽。

中國探月事業,是一次夢想之旅。

1978年,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席科學家、被譽為中國“嫦娥之父”的歐陽自遠院士第一次與月亮“親密接觸”。

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代表美國總統卡特訪華,送給了中國一塊從月球帶回來的石頭。這塊石頭只有1克重。歐陽自遠將它一分為二,一半送給北京天文台讓公眾參觀,另一半用來研究。那時候,他做夢都想,如果月壤多一些該多好啊。

對于那時候的歐陽自遠來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莫過于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時隔40多年,他的夢想終于實現。嫦娥五號探測器從月球采樣返回,成功帶回了1731克月壤。

嫦娥五號月球樣品研究成果發布會上,白發蒼蒼的歐陽自遠感慨︰“這是我們用自己的樣品攻關出來的成果,我非常振奮!”

探月有什麼用?

這個問題從20世紀問到21世紀,從美國問到中國,從嫦娥一號問到嫦娥五號,甚至現在每次直播中,還會有網友質疑。

嫦娥三號成功落月後,《人民日報》刊文回答︰執行探月計劃,如果僅僅屈從于“有什麼用”這樣的逼問,只會令中國落後于世界。

一位網民的回答令人拍案︰會不起眼,會仰人鼻息,會形成中國人只會刷盤子的刻板印象,會成為貧窮落後未開化的代名詞,會慢慢導致沒有核心競爭力……

或許,很多人不理解,是什麼樣的力量,能讓葉培建院士將美國“阿波羅計劃”帶回來的月岩的照片,一存就是幾十年?是什麼樣的力量,能讓欒恩杰、孫家棟和歐陽自遠三位院士,在別人已經退休的年紀又從頭開始,組成中國探月工程的“核心隊伍”?

作為探月工程最初的參與者之一,嫦娥一號發射任務01號指揮員李本琪的回答,也許能給出答案。他說︰“我們總得為中國人爭口氣吧!”

探月夢、航天夢、中國夢,息息相關。在探索浩瀚星辰的過程中,探月夢、航天夢永遠是中國夢的一部分,航天追夢人用智慧和熱情,譜寫著一個國家和民族繁榮昌盛的新篇章。

紅色,是中國人夢想的顏色,總能觸動人們內心深處最敏感的那根弦。今天,當我們听到《東方紅》,依然百感交集;當我們看到浩瀚太空中升起五星紅旗,總會熱淚盈眶。今天,我們終于可以自豪地說︰“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和‘玉兔’,還有五星紅旗那一抹中國紅!”

攤開時光長卷,中國航天人用一個個堅定的足印,一步步將探索月球的遙遠夢想變成現實——

嫦娥一號開啟了中國深空探測新領域;嫦娥二號首次實現我國對小行星的飛躍探測;嫦娥三號的“玉兔號”月球車在月球表面留下新車轍;嫦娥四號首次實現探測器著陸在月球背面;嫦娥五號成功實現了中國首次月球無人采樣返回。

每一次成功背後,都是無數航天人夢想的集聚。從攬月九天到太空建站,再到跋涉數億公里著陸火星,中國航天人一次次把中國印記留在太空。漫漫征途,中國航天人的接力從未停止,信仰與希望的力量永遠燃燒“續航”。

勇氣之旅

2019年1月3日,當嫦娥四號成功登陸月背的一刻,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張--雙手遮住臉頰和眼楮,潸然淚下。站在她身後的葉培建院士則笑著拍了拍她的頭。這一幕被攝影師拍下,成了感動無數人的瞬間。

這張照片的背後,是一個驚險的時刻。

在嫦娥四號飛往月球的過程中,工作人員突然發現發動機兩個不該打開的閥門打開了,燃料大量流出。“後來我們采取了很多措施,經過千難萬險,到最後落月的時候,還有一點燃料剩下。張--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有驚無險。”葉培建院士說。

在中國探月之路上,像這樣的驚險時刻並非個案。走一條從無到有的探月之路是何等艱難,如果沒有勇于探索的決心,不斷攻堅的毅力和直面失敗的勇氣,很難取得今天的成就。

這是一次勇氣之旅。正如中國探月工程總設計師吳偉仁所說︰“我們科技工作者就是要直面問題、迎難而上,肩負起時代賦予的重任。”

不畏艱辛、勇于探索,這是中國航天人最寶貴的意志品質。

如果將人類探索月球的足跡一一標記出來,就會發現,“嫦娥”著陸的地方,此前從未有人涉足。嫦娥三號首次到達月球雨海西北部的虹灣地區;嫦娥四號實現了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嫦娥五號的著陸地點風暴洋,緯度更是高于其他月球采樣地點。

不論是嫦娥四號首登月背,還是嫦娥五號“集群式”突破,一次次“看似不可能”的探索,背後是無數航天人共同的心血結晶。

嫦娥五號任務立項之初,在一次探測器方案評審時,有專家提出這次任務環節太多,風險太大。其實,每一個參與嫦娥五號的航天人都清楚,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11個重大階段和關鍵環節,環環相扣,步步驚心。

嫦娥五號任務中,最受關注的環節,莫過于首次在38萬公里之外的月球軌道上交會對接,將裝有月壤的樣品容器從上升器轉移到返回器中。

“當時我們最需要的是方便面和一個整夜的覺。”回憶起那段攻堅的日子,軌道設計師劉洲有時候甚至還有點懷念。那時,會議室的燈光通宵亮著,攻關人員為了確定方案不眠不休。雖然辛苦,但與大家一起奮斗的那些日子,劉洲永遠不會忘記。

如何突破一個個關鍵技術難題?如何從無到有建立起一套完備的對接與樣品轉移系統與硬件測試系統?“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無所畏懼。”對接與樣品轉移分系統主任設計師劉仲說道。沒有任何困難可以阻擋他們的腳步。

回憶起嫦娥五號任務之初的艱難,吳偉仁院士說︰“如果當初不能承擔風險,往後退了,恐怕就達不到現在的創新高度。”

在嫦娥五號任務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航天局副局長、探月工程副總指揮吳艷華引用了毛主席的“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的豪邁詩句。正是憑著這股勇氣,中國航天人在更為深遠的星辰大海,大膽地留下中國印記。

共贏之旅

2021年10月8日凌晨,嫦娥五號月球樣品首篇學術成果發表,立刻在全球引起轟動。研究團隊通過對月壤的分析,證明月球在19.6億年前仍存在岩漿活動,使此前已知的月球地質壽命延長了約10億年。

這也是以劉敦一研究員為首的國內團隊,與國際研究團隊合作的成果之一。

有網友感慨,“在浩瀚的宇宙中,壽命都是以億年為單位,突然感覺地球好渺小,猶如一粒塵埃。”

回顧中國探月全歷程,從7500N發動機到“鵲橋”中繼衛星,再到嫦娥五號采樣返回,中國探月的腳步始終與中國特色的自主創新之路重合、疊印。

曾經,中國人通往太空的大門,被封鎖了起來。

白發蒼蒼的院士們,是這條路的開拓者。2007年,當嫦娥一號最終進入環月球軌道,歐陽自遠院士和孫家棟院士抱在一起,眼淚直流。那一刻,他們高興得像個孩子,嘟囔著︰“繞起來了!繞起來了!”

一代代航天人的接續奮斗,讓中國的航天之路走到今天。

中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火箭系統總指揮黃春平說︰“我們中國航天事業有非常大的特點,是獨立自主的,是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自己一個國家干起來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有實力才會贏得尊重,有實力才能合作共贏。

獨立自主是前提,開放、和平、共贏是中國堅持的理念。

正如習主席所說,“探索浩瀚宇宙是全人類的共同夢想。”

當嫦娥五號暢游太空之際,在地球上,有許多雙“眼楮”在追隨著它的足跡。這些眼楮,來自中國,也來自世界各地。

在嫦娥五號任務中,中國與歐空局、阿根廷、納米比亞、巴基斯坦等開展了測控領域的協同合作。歐空局提供技術支持的一線人員比利格說︰“這次任務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這麼多年以來從來沒有人做到過,完成此次任務就是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劉敦一研究員說,“國際合作是科學發展的必然途徑,‘取長補短’並不丟人。”10年前,他曾與國外學者共同研究阿波羅12號帶回的月球樣品,積累了大量經驗。10年後,他邀請國外學者們一起加入到團隊中來,拿到樣品僅3個月的時間,便刷新了世界對月球的認識。

“我們飛向月球的大門一經打開,深空探測的腳步就不會停止。”探月工程首任總設計師孫家棟院士說。

文昌航天發射場嫦娥五號任務指揮員胡旭東,見證了中國航天從小火箭到大火箭,從低軌道到深空探測,“一步步走來,我們一直在進步,我們的腳步越來越快。”中國航天人正在以更加開放的胸懷迎接世界,以更加豪邁的步伐走向未來。

(圖片說明︰航天記憶。圖片來源于新華社、國家航天局等。金立旺、呂 哲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