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探月精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賀逸舒 朱柏妍責任編輯︰李慶桐2021-12-08 06:22

摘要︰追逐夢想、勇于探索、協同攻堅、合作共贏。

那群追月亮的人

■宋星光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當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深空探測任務軌道專家組組長劉勇舉頭望月的時候,想的卻不是故鄉,而是如何才能讓探測器更省燃料地抵達月球。追著頭頂這輪明月,他在中國航天之路上跋涉了20多年。

仰望星空,中國人究竟能看多遠?

2004年我國探月工程立項之前,我們的飛行器最遠的測控距離是8萬公里。嫦娥一號作為中國深空探測的第一次實踐,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38萬公里的距離。

從8萬公里到38萬公里,這中間,是空間與時間的考驗,是理論與經驗的突破。

嫦娥一號任務,重在測控、難在測控。為了使軌道計算和控制更精確,劉勇從基礎的時空坐標框架做起,每天幾乎都“釘”在電腦前,常常一干就是大半夜。有一次工作到凌晨3點,出門發現機房的大門早就鎖了,他索性又返回機房繼續工作。

劉勇有個外號叫“大師”,因為他每次投入工作時就像武俠小說里的大師修煉內功一樣專注。百煉成鋼,才有了嫦娥一號與月球的“深情相擁”。

在劉勇和他的團隊享受成功的喜悅之時,嫦娥一號也為另一個年輕人種下了夢想的種子。

他叫張寬,現在是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總體室的工程師。嫦娥四號任務中,他操控玉兔二號探尋著月背的奧秘;在嫦娥五號任務中,他和團隊密切配合,共同護送嫦娥五號“采土”歸來。

那一年,嫦娥一號任務的成功,點燃了張寬的航天夢想。已經獲得中科大碩博連讀免試資格的他,放棄了繼續深造的機會,來到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

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他被分到一個專業相距較遠的保障崗位,沒能如願到任務一線去操控航天器。3年時間,張寬拿出了創新成果,把看似不起眼的保障工作做到極致,把平凡的工作做到非凡。他用努力一步步縮小著與夢想的距離。

月光如水的夜里,總有一群年輕的身影在追著月亮。

嫦娥五號任務中,一個“90後”女調度“火了”。她叫鮑碩,以“北京”為代號。在她的高效指揮協調下,一條條關鍵指令從發令崗飛向遙遠的太空。嫦娥五號復雜的測控任務,大膽地交給了這樣一群平均年齡33歲的年輕人。

“我是北京”是鮑碩最常說的四個字。這四個字意味著認可與信任,也承載著沉甸甸的使命與責任。“每一條發往月球的指令,只需幾秒就能到達,一旦出現錯誤就沒有機會更改,特別是一些事關探測器安全的關鍵指令,必須一次成功,百發百中。”

當別人夸贊鮑碩2000余條指令、近萬句調度語無一錯漏時,她卻說︰“嫦娥四號任務時我是個新人,看著前輩們為了航天器的安全忘我奮斗時,我明白了什麼叫‘探月精神’。這種精神,是支撐著我不畏挑戰、超越自我的力量之源。靠著這種力量,我們終將攀上夢想之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