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改名”看勵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秀會責任編輯︰劉上靖2022-07-25 10:27

1927年底,南昌起義部隊南下失敗後,部隊走散,戰士許德華將自己的名字改為許泛舟,激勵自己哪怕是一葉扁舟,也一定要找到黨組織。1929年,許泛舟回到黨的懷抱後,被分配到洪湖根據地從事武裝斗爭。行前,他改名許光達,意指在黨的領導下,受苦受難的祖國必將到達光明的彼岸。1949年10月,許光達將軍如願,中華民族“一唱雄雞天下白”。

1928年,青年張端緒加入中國共產黨後,為進一步堅定鐵心跟黨走的決心,他決定改名。頗具詩人氣質的他想到了“萍”字,“萍,青萍,寶劍也,斬殺不平。”由此,他改名張愛萍。巧合的是,張愛萍將軍後來擔任國防科委的領導,名如其人,執掌“神劍”,愛民衛國。

人名,是一個人區別于他人的符號。對于人名,有的國家看得不是很重,比如莎士比亞就曾說︰“名字有什麼關系呢?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但在我國,取名和改名是很莊重的一件事。一位社會學家就曾說︰“中國人的名字承載著期待和祝福,改名更是大事,絕不是改一兩個字那麼簡單。”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這句話常以示光明磊落。然而戰爭年代,不少革命前輩卻以改名這一形式,讓他們寄寓高遠追求的名字,成了一個個響亮的符號、一座座精神的豐碑。

劉少奇同志原名劉渭璜。1918年夏天,正在中學讀書的劉渭璜對同學張子珩說︰“我要改名少奇,我感到應當少小就立奇志,即使拋頭顱、灑熱血,也要為國家、民族的振興獻出自己的一切。”徐向前元帥原名徐象謙,改名是為了時刻警醒自己沖鋒在前,為革命赴湯蹈火。葉劍英元帥在考入雲南講武堂時,將名字從葉宜偉改為葉劍英,提醒自己做“民之利劍”,為國為民、英勇奮戰。向守志將軍原名向守芝,因為立志為我軍的導彈事業而奮斗,所以改名向守志。關向應原名關致祥,入黨後改名關向應,志在響應黨的召喚。

除了改名以明志,很多革命前輩還通過改名以自勵、自勉,表達投身革命的堅定意志和錚錚鐵骨。

彭德懷元帥將自己的名字從彭得華改為彭德懷,寓意“君子懷德”。提起自己的改名,他說︰“自己不想升官發財,置田買地,而要做一個有道德的、多為人民辦好事的人。”陳毅元帥原名陳世俊,“取名字如果真要有點什麼意義的話,那麼,萬事成功都得有毅力”,于是他改名陳毅。楊勇上將原名楊世峻,剛投身革命時他想,自己頭戴軍帽,“男”字上面有一頂“帽子”,不就是“勇”字嗎?于是他改名楊勇,激勵自己當一名勇敢的好軍人。原名彭修道的彭雪楓同志為了表達不怕風霜雪雨的堅韌品格,取“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之意,改名彭雪楓。

在艱苦卓絕的革命年代,也有不少革命前輩,為了保存革命力量,或是便于開展地下工作,改名換姓。

李志民上將原名李鳳瑞,在白色恐怖時期轉入地下工作,組織讓他改名,他說︰“姓不改了,既然我立志為人民謀福利,投身革命事業,就改名為志民——立志終身為人民吧。”開國中將鄺任農原名鄺有槐,1928年他加入江西尋烏的游擊隊後,與當地的反動勢力發生沖突,為配合黨組織開展工作,他改名為鄺任農,秘密幫助紅軍招募力量。

此外,還有一些革命前輩是為了懷念戰友而改名。比如,開國少將汪易原名王善德。長征途中,與他一起參加紅軍的同村好友汪倫山、易天潤相繼犧牲。為了永遠懷念兩位親密戰友,王善德就用兩位好友的姓“汪”“易”做自己的名字,以示緬懷。

金一南將軍在一次宣講中這樣說︰“那一代軍人的名字都很有血性。他們中很多人改名,不是為了揚名,而是為了給黨、國家和人民立命。”

“英雄的名字,永遠閃爍在歷史的星河里。”95年過去了,但革命前輩那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永遠不會陌生。今天,我們深深感悟革命前輩改名的故事,就是要進一步激發昂揚斗志,把強軍興軍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作者單位︰聯勤保障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