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自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弘 毅責任編輯︰李慶桐2022-07-29 06:35

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自信

■弘 毅

國家大柄,莫重于兵。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強調,建設強大人民軍隊,首要的是毫不動搖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堅持人民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于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回顧人民軍隊95年的奮斗歷程,一條根本經驗就是始終不渝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確保槍桿子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這一制度是中國特色建軍之道,關系國家治亂興衰,關系人民幸福安康。我們必須從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認識把握這套制度的重要性、必然性和科學性,不斷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自信。

習主席深刻指出,堅持黨指揮槍、建設自己的人民軍隊,是黨在血與火的斗爭中得出的顛撲不破的真理。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從近代中國土壤中長出來的。認清這一制度形成演進的歷史邏輯,不僅要放到中國革命史中去考察,而且要放到更長的時間段中來認識。

鴉片戰爭後,清政府在軍事上不斷失利,對軍隊的掌控權也逐漸旁落。隨著湘軍、淮軍的興起,開始形成將必親選、兵必自招、餉由帥籌、兵歸將有等做法。甲午戰爭中北洋水師一敗涂地,袁世凱受命仿西方軍制編練新式陸軍,但新軍上下“只知有袁宮保,不知有大清朝”,兵權最終為袁世凱所竊取。袁世凱死後,北洋軍閥又分裂為直系、皖系、奉系,3個派系各據一方、互相混戰,國家、民族陷入巨大災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辛亥革命後,孫中山曾進行總結反思,“顧吾國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爭雄”。革命要取得成功,光有革命黨不夠,還必須有革命軍。國共兩黨合作組建的國民革命軍,靠設立黨代表和政治部等制度而面目一新,北伐時一路勢如破竹,取得巨大勝利。但由于蔣介石的背叛,這支革命軍最終又淪落為各軍閥的“私家軍”。

我們黨從大革命血的教訓中,深刻認識到獨立領導軍隊、進行武裝斗爭的極端重要性。在1927年召開的“八七會議”上,毛澤東同志提出了“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這一著名論斷。歷史表明,黨要帶領貧苦工農鬧革命、打江山,就必須創造和掌握自己的武裝力量。我們黨創建新型人民軍隊,掀開了中國軍事史上嶄新一頁。黨把自己的領導嵌入行政和指揮命令中,從班排小組到連隊支部,再到營團黨委,自上而下形成一個完整體系,牢牢把軍隊置于黨的絕對領導之下。我國歷史上的舊軍隊是軍事長官個人說了算,而我軍是黨組織討論決定部隊一切重大問題。過去,一個將領倒戈就會拉走整個部隊;而在我軍,凡是健全了黨的領導制度的部隊,絕沒有出現這種現象。

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同志在國防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指出,“中國軍隊的近代化,我看可以分作三個階段”。“第一代是清朝末年搞的新軍”“第二代是黃埔軍”“現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是第三代”。無論是第一代的新軍,還是第二代的黃埔軍,都走上了脫離人民的道路,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徹底鏟除了近代以來軍閥政治滋生的土壤,第一次把軍權真正掌握在人民手中,是中國軍事制度的一次深刻變革。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這個最本質特征、最大優勢體現到軍事領域,就是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我們黨執政後,及時把黨指揮槍原則上升為國家意志,把武裝力量領導和建設納入國家制度體系,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制度成為符合我國國體政體要求的基本軍事制度,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

長期以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鼓吹“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宣揚軍隊只效忠國家,不听命某個黨派。這在政治邏輯上是講不通的。黨代表人民執掌國家政權,必然要代表人民執掌軍權。我軍是黨的軍隊、人民的軍隊、社會主義國家的軍隊,這是高度一致的。所以,認識和評價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這套制度,必須始終站在馬克思主義立場上。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軍在黨的堅強領導下,經受住各種政治風波的考驗,成為捍衛國家政權、保衛人民幸福的堅強柱石。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作為我軍的命根子緊抓不放,有效解決了弱化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突出問題。黨的十九大把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上升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條基本方略。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在系統總結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13個方面顯著優勢時,鮮明提出︰“堅持黨指揮槍,確保人民軍隊絕對忠誠于黨和人民,有力保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顯著優勢”,並對堅持和完善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作出部署。

實踐充分證明,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是解決當代中國軍事問題的最佳選擇,是一個科學、民主、文明的制度。它是科學的制度,因為這套制度是重大政治設計,能夠實現領導掌握部隊和高效指揮部隊的有機統一;它是民主的制度,因為這套制度堅持民主集中制原則,爭的是人民的兵權,不是個人的兵權;它是文明的制度,因為這套制度符合世界政治文明發展潮流,能夠有效防止野心家、陰謀家,防止在黨和軍隊內部出現重大政治隱患。所以,我們對這套制度只能加強、鞏固和完善,而不能有任何形式的改變和削弱。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我軍的建軍之本、強軍之魂。之所以作為“本”和“魂”來強調,就在于這是人民軍隊的最大特色、最大優勢。我軍全部歷史證明,沒有黨的絕對領導,就沒有人民軍隊的一切。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確保我軍始終保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政治方向決定槍口所向,實質上就是軍隊歸誰領導、听誰指揮,為誰扛槍、為誰打仗的問題。這是一支軍隊安身立命的首要問題,直接關系軍隊的前途命運。近代以來,那些舊軍隊之所以墮落為個人和狹隘利益集團的工具,走上背離人民的道路,說到底都是因為缺乏先進階級及其政黨的領導。朱德同志曾說︰“過去和現在,都有兩種軍隊。一種,是把人民組織起來,武裝起來,訓練起來,去替剝削階級和他們的國家服務,這樣的軍隊就成了反人民的軍隊;另一種,也是把人民組織起來,武裝起來,訓練起來,其目的是保衛人民利益,替人民服務,這樣的軍隊就是人民自己的軍隊。”正是靠著黨的絕對領導,賦予了我軍先進的政治靈魂,使官兵樹立起為崇高理想奮斗的遠大追求,確保我軍始終站在時代發展的潮頭,成為推動社會發展的進步力量,為中國人民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建立了不朽功勛。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把我軍鍛造成為高度團結統一的戰斗集體。從建軍之初,我們黨就把民主集中制原則和黨的群眾路線運用到建軍治軍實踐中,軍隊內部實行軍事民主。長期以來,我軍堅持官兵平等、官兵一致的原則,開展政治、經濟、軍事三大民主,培育官兵緊密團結的集體主義精神,不斷鞏固和發展團結、友愛、和諧、純潔的內部關系。紅軍時期,一些俘虜兵初次看見鼎鼎大名的紅四軍軍長朱德和士兵一樣芒鞋草履,挑糧背米,很受觸動。“紅軍中官兵--衣著薪餉一樣,白軍里將校尉飲食起居不同。”正是靠著黨的堅強領導和廣大黨員的模範表率作用,靠著官兵親如兄弟的革命情誼,同心同德的團結奮斗,步調一致的統一行動,我軍才順利完成各個歷史時期的任務。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使我軍屢屢創造威武雄壯的戰爭活劇。我軍在戰爭年代,常常以少勝多、以弱勝強,打了不少大仗、惡仗、硬仗,有的在中國乃至世界戰爭史上都是罕見的,連我們的敵人也不得不為之嘆服。為什麼面對國民黨幾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紅軍艱難奮戰而不潰散,勝利走過漫漫長征路?為什麼解放戰爭,我軍面對兵力巨大懸殊,卻能在短短數年時間里,就秋風掃落葉般地打敗蔣介石800萬軍隊?為什麼抗美援朝戰爭,我志願軍主要靠兩條腿行軍、武器裝備極為落後,但能夠戰勝“資本主義世界最大工業強國的第一流軍隊”?正因為有黨的堅強領導,我軍才有了革命加拼命的政治覺悟、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自覺嚴格的組織紀律、軍民團結的深厚偉力。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確保我軍始終充滿蓬勃朝氣和活力。長期以來,我軍改革創新步伐從來沒有停止過。早在1949年,毛澤東同志就提出中國必須建立鞏固的國防,要求大力發展海軍、空軍等軍兵種力量。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開始,我們黨下定決心、排除萬難發展“兩彈一星”,極大提升了國防實力和國際影響力。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高度關注科學技術對戰爭的影響,積極推進中國特色軍事變革,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精兵之路。黨的十八大以來,人民軍隊實現整體性革命性重塑、重整行裝再出發,中國特色強軍之路越走越寬廣。人民軍隊堅決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以頑強斗爭精神和實際行動捍衛了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實證明,只有在黨的領導下,我軍才能在激烈競爭和現實斗爭中佔據主動,才能始終保持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緊扣實現建軍一百年奮斗目標拼搏進取,錨定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奮力攻堅,鑄就新的強軍偉業,爭取新的更大光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