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戰阿拉比諾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喬 暉責任編輯︰梁方圓2014-10-10 08:47

“坦克兩項-2014”國際競賽在俄羅斯阿拉比諾舉行

圖片合成︰扈 碩

  莫斯科郊外,清風徐徐吹拂著。白樺樹在隨風搖曳,松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天空是那麼湛藍明澈,靜靜流淌的小河也在溫情脈脈釋放著粼粼波光。可是南京軍區裝甲某旅旅長王向東卻無暇欣賞異國風景。作為首次參加“坦克兩項-2014”國際競賽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代表團領隊,他是帶著為國爭光、為軍揚威的重任來到莫斯科的。但是,與世界坦克大國俄羅斯及獨聯體坦克強國們過招,最終會是什麼結果,他心里沒底。

  王向東狠狠掐滅一顆煙頭,望向遼闊的阿拉比諾靶場。遠處的賽道上傳來坦克試跑的轟鳴聲。來自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亞美尼亞、塞爾維亞、印度、蒙古等12個國家的36台戰車卷起一陣陣沙塵,向世人宣布,阿拉比諾大點兵開始了!

  (一)

  首次代表解放軍出國參賽的年輕坦克兵們,反倒是少了那份隱憂。他們初生牛犢不畏虎,摩拳擦掌、求戰心切,就像刀鞘里錚錚作響的寶刀,急于向世人展示鋒利的光芒。

  從農歷正月初九開始,這些年輕的坦克兵們就集合到皖東某訓練基地,開始為期5個月的高強度選拔訓練。汗水、血水、蛻皮、虛脫,成為集訓的常態。所有人都咬緊牙關憋足一股勁,誓要爭奪“陸戰之王”的王中王。選拔是殘酷的,經歷了隆冬、暖春、酷暑,42台車組不斷有淘汰,最後只剩下4台。這4台車組的12名乘員,兩人參加過在美國西點軍校進行的桑赫斯特競賽,兩人是駕駛專業特級,其余全部是駕駛、通信、射擊專業一級。

  等了這麼久,付出這麼多,就為了出征這一天。年輕的坦克兵們在軍旗下宣誓︰“為國爭光是我們光榮的使命!”

  8月4日上午,“坦克兩項-2014”國際競賽終于拉開大幕。阿拉比諾上空升起了12面國旗,1萬多名觀眾從四面八方涌來。賽道出發點上,分別停著綠、紅、藍、黃4種顏色的坦克,每台車的3名乘員都英姿挺拔屹立于車前,等待著開賽號令。這些參賽隊將在接下來的13天時間里,比拼誰的坦克跑得快,誰的坦克打得準。濃縮為3個關鍵詞,就是比拼速度、力量與精度。

  就在此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東道主俄羅斯並未按照預定的9點鐘開賽,到了9點半仍不見動靜。屹立于車前的軍人們開始懈怠,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干脆倚在坦克上。只有代表中國出戰的809號車組乘員王春衛、代田財、孔祥宇始終巋然不動,引來觀眾席上軍事觀察員們的頷首贊許。

  806、807、808、809,是中國參賽車組的編號。它們均為國產96A主戰坦克,發動機功率800馬力。而俄羅斯此次比賽駕駛的是T-72B3M坦克,功率1130馬力;其他10國均為俄制T-72B坦克,功率905馬力。

  孰快孰慢,似有分曉。但血氣方剛意志堅決的中國隊毫無懼色,跋涉上萬公里運抵莫斯科的96A更渴盼嶄露鋒芒!

  (二)

  時光回溯到皖東某訓練基地緊張的日子。

  軍委總部決定派駐守在江南水鄉的全軍軍事訓練一級旅、裝甲某旅代表中國人民解放軍參賽,並且駕駛我軍主戰坦克96A,這是因為該旅在全軍最早裝備和使用96A,訓練水平較高。

  我軍因此成為12支代表隊中唯一自帶裝備出國競賽的隊伍。7月1日,96A從訓練基地先期隊員們出發,經過4天鐵路運輸抵達中俄邊境滿洲里。在這里,96A被四五道鋼絲繩“五花大綁”,裝載上開往莫斯科的專列。6000多公里的路途,21天鐵軌上的顛簸……比96A更疲勞的是負責押運的副旅長許為國,還有5名士官修理工。

  不可否認,在外界看來解放軍是相當神秘的。當我軍代表隊入駐競賽地後,他們用餐時的秩序,隊列行進時的整齊,體能訓練時的勇猛,讓外國軍人矚目。

  官兵們在國內備戰時就已了解到,爆發于1941年6月22日的蘇德戰爭,是一場鋼鐵與重炮的較量。蘇聯付出約8萬輛坦克的慘重代價才贏得戰爭勝利,從而扭轉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被動局面,坦克強國的地位也由此奠定。2013年恰逢其中的關鍵一役庫爾斯克戰役勝利70周年,俄羅斯為此舉辦了首屆“坦克兩項”國際競賽,今年則繼續擴大擴強比賽陣容。

  本屆“坦克兩項”競賽共分4個階段︰第一階段單車賽,包括跨越涉水場、雷場道路、土嶺、崖壁等障礙路段,沿途完成各項射擊;第二階段短程和競速賽,障礙路段和射擊任務與單車賽相似,但賽道縮短;第三階段體能賽,設置仰臥起坐、俯臥撐、百米、障礙等項目。通過上述3個階段決出4支成績最好的隊伍,進入第四階段賽的決賽——接力賽,最終決出團體優勝者。

  無疑,俄羅斯是中國隊此行的最強對手。渴盼、興奮、緊張、證明自己的情緒充斥著隊員們的大腦,隨著年輕的脈動不斷翻騰。

  交手來得如此之快,第一輪上來中國隊就與俄羅斯分在同一組。第一車道的809率先出發,1分鐘後,第二車道的俄羅斯隊緊接著出發。

  在7公里一圈的速度比拼中,時速65公里的T-72B3M與時速45公里的96A不一會兒就緊緊--在一起,半圈後96A被對手輕松超越。更加糟糕的是,俄羅斯在彎道處從內側超車,將比自己重幾噸的96A裙板撞掉,擋泥板撞變形,並造成履帶裂紋。

  看台上的俄羅斯主持人禁不住興奮地在廣播里向全場觀眾調侃︰“代田財的車被撞了,他一定很生氣!”

  其實,809車的駕駛員代田財听不懂俄語,更顧不上生氣。半圈處被對手超越,他是焦急加心疼。在國內不管是演習還是訓練,駕駛員愛裝備如生命,怎麼舍得用坦克去撞坦克。

  出師不利的情緒仍在輻射。第二圈剛開始,由于轉彎過急,809履帶夾石徹底斷裂,坦克趴窩了!現場一陣騷動,看台上的中國軍人心中無不“咯 ”一下。

  “換車!”備用車組806的駕駛員林德華飛身上車,以最快速度將車送至陷入困境的第一車組。時針在分分秒秒地跳動,換車的時間都被計算在成績里。

  這一輪下來,809比俄羅斯車組多用時6分鐘,在參賽的36台車中僅排名第27位。好在中國隊是全場唯一主炮全部命中目標的隊伍,多少挽回些顏面。

  第一天的比賽給年輕氣盛的中國隊當頭一棒。晚上召開分析會時,809車組心情沉重,檢討了3點失利的原因︰報告故障反應慢,轉彎速度沒放慢,並機靶子發現慢。

  一向以訓練嚴苛著稱的王向東此時沒有噴火,他知道隊員們更需要安慰和鼓勵。“開局雖然不利,但全程比賽還沒有結束,我們不要灰心,更不能放棄,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訓練水平。”

  團長黃旭聰、領隊王向東、教練員穆江超等人連夜合計,制定了“駕駛不失分、射擊體能追分”的戰術,要隊員們把障礙過好、射擊打好、平穩跑下來,成績至少卡在中游。

  第二天的比賽,807順利跑完。第三天,808遭遇變速箱故障。

  跌跌撞撞的第一階段比賽結束,中國隊在12支代表隊中只列第八。

  (三)

  這不是一個夢幻般的開局,有點讓人泄氣,也在某種程度上改變著外軍的看法︰原來中國軍隊不過爾爾。隊員們已經從外軍先前的主動打招呼到現在擦肩而過的無言中,感受到了這種微妙的變化。

  是啊,人家只尊重強者。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支軍隊要想屹立于世界之林,只有用實力說話。

  第二階段比賽下來,中國隊依然排在總評第八位。

  王向東躲在房間里悶頭吸著煙,一根接一根,愁緒爬滿了他的額頭。明天就是第三階段體能賽了,進不了前四,就得打背包滾蛋。想想自己和戰士們沒日沒夜在皖東訓練場的付出,他不甘心。此時,堅強的漢子望著祖國的方向,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晚上的動員會上,黃旭聰團長斬釘截鐵地說︰“裝備不如人家跑得快是客觀因素,情有可原。體能要是也不如人家,咱們還有什麼話可說!”

  “一個字,拼!”王向東血往上撞。

  “拼!拼!拼!”全體隊員將幾天來的委屈和窩火轉化為最後一搏的斗志。

  8月14日,阿拉比諾永遠銘記,中國軍人在此創造了新的紀錄。

  “加油!加油!”100多名在莫斯科工作學習的中國商人和留學生來到現場,他們的吶喊聲和揮舞的五星紅旗一改前些天場上缺少“中國風”的沉悶,讓隊員們更加攢足了勁。

  王春衛,這個畢業才1年、參加過桑赫斯特競賽的中尉,1分鐘做了56個仰臥起坐,拿到全場該項目個人第一;上士代田財一口氣做了73個俯臥撐,又拿到一個全場第一!最考驗意志和耐力的障礙賽,當中尉侯鵬拖著25公斤重的彈藥箱從地樁網率先匍匐而出時,身後的許多外國隊員已經氣喘吁吁爬不動了。王向東激動得熱淚奔涌,墨鏡甩飛了,上前緊緊擁抱住自己的隊員。

  障礙賽用時3分47秒,大大超越平時訓練的最好成績!3台車組分獲第一、二、七名,總評第一。這次大翻盤,讓中國隊成功躋身前3名,闖入了決賽。

  “中國人竟然拿到了體能第一!”各國代表團驚嘆不已。世人都以為西方人人高馬大、體能強悍,東方人是“小個子”,但沒想到中國人居然在體能上拔了頭籌。殊不知,中國軍人贏在戰斗精神,贏在戰斗作風。這種為了祖國、為了勝利一無所惜、一往無前、百折不撓、使命高于生命的追求,從來都是中國軍人以弱勝強、以小勝大的力量之源。

  這一戰後,隊員們發現外軍的態度在悄然發生著變化。他們對進入決賽的中國隊報以欣賞和好感,安哥拉代表團甚至還向中國代表團索要五星紅旗,準備在決賽時為中國隊加油。

  (四)

  英雄最感人的常常不是壯麗,而是悲壯。這種蕩氣回腸的滋味,全體隊員在即將獲勝的時刻品嘗到了。

  決賽階段的最後一圈,806號還有200米就要到達終點,中國隊有望保三爭二。隊員們都已興奮得坐不住,紛紛跳下看台往終點跑。

  而命運之神卻不合時宜地開了個玩笑。坦克又趴窩了!這次是因為沙土和石頭絞進履帶造成了脫軌。

  所有中國軍人在這突如其來的意外面前禁不住淚奔。王向東哭了,他把幾年未流的淚水在俄羅斯一次流盡了;穆江超哭了,他從沒有跑得這麼快去查看故障,嘴里不停地念叨“怎麼會這樣”;張越哭了,6次作為備用車駕駛員緊急送車,這一次最為難受,因為必須加罰一圈,他是邊哭邊開將車送到的;劉子亮哭了,這些天他一直在指揮所用高倍望遠鏡觀察中國隊打靶的情況,為了打中沒打中,他這個下士甚至敢和總裁判長、中將彼得洛夫叫板……

  悲情彌漫在中國隊員身上,一張張痛苦的臉,一雙雙紅腫的眼,一只只攥緊的拳頭……大家眼睜睜看著落在後面的哈薩克斯坦車組追上來,沖過了終點。

  奮起直追!駕駛員林德華接過備用車,猛踩油門,以1小時30分56秒的成績沖過終點。這個成績最終排名第三,與第二名亞美尼亞1小時20分03秒的成績相差10分53秒,坦克強國俄羅斯如願摘取了桂冠。

  這是中國坦克部隊第一次出國比賽,而且是與坦克強國們過招。在裝備、規則和賽場生疏等不利因素的影響下,仍得到團體第三、體能第一、最佳教練員和最佳車組獎,無疑具有振奮軍心和里程碑的意義。

  中國隊還有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成績,就是火炮全場命中率最高。28發穿甲彈命中26發,命中率達到92.8%,遠超俄羅斯60%的命中率。就連96A坦克生產廠家都大為驚嘆,這個成績已經突破該型裝備的命中極限。

  96A設計定型時,運動中對于2000米距離上目標的命中率最高只有50%,而此次中國隊在1600米、1700米、1800米距離上對隨機顯示目標的命中率超過90%,停止間命中率更是達到了驚人的100%。

  這是什麼原因?這完全是人的因素,是中國軍人訓練水平的真實反映!

  要說阿拉比諾大點兵給中國軍人留下了什麼,那無疑是珍貴的精神財富,特別是“打出來”的自信!

  是的,在與外軍的同場較量中,隊員們看到了自己的訓練水平,看到了我軍的戰斗精神,對自己更加自信,對我軍強軍征程更加充滿了信心。

  上士代田財信心爆棚︰“如果明年還能來參賽,我要讓他們連我車屁股揚起的灰都看不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