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國防行|一路向北,從北京到北疆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武天敏 王超責任編輯︰張宏洲2017-07-18 06:46

一路向北,從北京到北疆

■中國軍網記者武天敏、王超

一路向北,航向偏東,夕陽一直在飛機航線的左面。

一路向北,我們出發,從北京到北疆。

昨天,“同心共築強軍夢”網絡媒體國防行活動啟程,我們從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儀仗隊出發,乘飛機奔赴東北邊疆。

正午時分,汽車駛向機場,天氣異常悶熱,空氣似乎在燃燒,連車窗都輻射著熱浪。打開電子地圖,我們此行的第一站牡丹江赫然在目。牡丹江,好美的名字。機場的名字也很有詩意——海浪。第一個驛站,名字有江有海有花卉,詩情畫意撲面而來。

北京如此暑熱,東北清涼嗎?打開手機上的天氣預報,牡丹江只有21℃!還有小雨!頓時好比身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看到南極仙翁身裹寒氣翩翩而來。人還在北京,已經心馳神往。

此程兵發何方?為何風雨兼程?當飛機躍上天穹,手機關閉,身在信息網絡時代的我們,短暫地處在斷網的兩個多小時。閉目細想,在今後的7天中,我們將和60多家網絡媒體的100多名同事們一起,踏訪17個軍營。作為北線的一支小分隊,我們將從牡丹江前往烏蘇里江、撫遠、東方第一哨、黑瞎子島、海拉爾、阿爾山……

王安石在《游褒禪山記》中說︰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今天我們此程之遠,自不必言。此程之險,絕難發生。因為這一路,多是一馬平川。然而,我們此程所到之處,都與國防這個鐵血話題息息相關。

東北這塊富饒美麗的大地,長期以來被外寇覬覦。當年,日軍中佐參謀石原莞爾,第一次從朝鮮坐火車進入中國東北,看到那連綿起伏的山脈密林、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眼楮好像被焊在了望遠鏡上,痴痴呆呆地看了3天。火車到了大連,他一頭悶進旅館,兩天兩夜,炮制了”九一八”事變計劃……

如今,我們飛行在東北上空。大東北,大東北,一望無際的大東北。今天的我們,已經很難想像當年那雙眼楮看到的一切,究竟是怎樣震撼了這個從蕞爾小島踏上東亞大陸白山黑水的貪婪浪人。巨大的誘惑,支撐巨大的野心。巨大的冒險,又來自于巨大的蔑視。石原莞爾曾經狂妄地說︰對付張學良的東北軍,日本根本不用拔刀,用一把竹刀就可以嚇退他們。結果,他的預言真的得逞了。“九一八”事變,幾乎完全是按照他的計劃發生的。

飛機一路向北,航向北偏東。當金黃色的陽光,從青烏色的雲層罅隙里射出,好像青花瓷和琺瑯彩融合在一起,我們已經飛臨牡丹江上空。機翼下,一片璀璨的燈海。

凌晨4點30分,從高樓俯瞰牡丹江。

這片和平的燈光,這塊美麗的土地,與今天守望她的中國軍人之間,有太多的家國淵源、歷史情愫。從北京到北疆,這幾天,我們就要通過我們的觀察和叩問,一探究竟,從軍營生活、邊防一線的點點滴滴萃取新的發現和感悟。

走下飛機,清涼如約而至。抬頭看機場大廳的日歷︰7月17日。查閱“歷史上的今天”,心中凜然一震︰1935年7月17日,聶耳在日本溺水身亡,時年23歲。他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這首激昂的戰歌,就誕生在東北淪陷的年代。如今,一天之內在我們耳邊兩次奏響。一次是“同心共築強軍夢”網絡媒體國防行啟動儀式上,一次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儀仗隊迎賓儀式演示時。

這一程,還有多少次國歌奏響?期待天亮,我們來到軍營。

天亮了,又是為之一驚︰凌晨4點30分,牡丹江的太陽已經升得很高。

日落,我們到達。日出,我們出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