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國防行|感人!馬背上的兄弟守望黑瞎子島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武天敏 王超責任編輯︰張宏洲2017-07-22 08:59

“同心共築強軍夢”網絡媒體國防行

中國軍網系列報道之七

感人!馬背上的兄弟守望黑瞎子島

■中國軍網記者武天敏、王超

撫遠“東極廣場”。武天敏

汽車沿著烏蘇里江邊,一路向東,駛過屹立著巨大“東”字不�鋼雕塑的“東極廣場”,駛過江邊高高矮矮連綿無邊的柳樹趟子,駛過彩虹一般橫跨撫遠水道的烏蘇大橋,記者登上了黑瞎子島。

黑瞎子島,又稱撫遠三角洲,位于黑龍江和烏蘇里江交匯處。抬眼望去,一座巍峨的“東極哨所”哨樓,屹立在島上。聞名全國的“東方第一哨”所在的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連,如今就駐守在這個島嶼,守望著屬于中國的171平方公里。

遠眺黑瞎子島。武天敏

黑瞎子島上的“東極哨所”。武天敏

在這個連隊,記者見到一名蒙古族戰士,他叫常山。小伙子2011年入伍,今年24歲,膀大腰圓,濃眉大眼,民族優秀遺傳基因特征相當明顯。他告訴記者一件稀奇事兒︰他的哥哥成格樂圖,也是這個連隊的兵,2012年從連隊退伍,離開了黑瞎子島。

哥哥走了,弟弟來了,哥倆並肩接力守望黑瞎子島。圖為哥哥成格樂圖(左)退伍時,和弟弟常山(右)合影。分別時,哥倆都有點淡淡的憂傷。常山供圖

哥哥走了,弟弟來了。黑瞎子島上,演繹了一對蒙古族兄弟從草原牧歌到烏蘇里船歌的傳奇變奏。常山和成格樂圖的父母都是牧民,哥倆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現在家里還有200多只羊。常山從小不會說漢語,也不會寫漢字。到了部隊,在戰友們的幫助下,如今,盡管常山還不能非常準確流暢地用漢語表達自己的思想,但他听漢語的能力已經是超一流,因為采訪時間匆忙,記者與他對話語速較快,他都听懂了。

蒙古族戰士常山在哨位上站崗。關鍵

記者夸他漢語听力好,常山高興地說起自己最難忘的一件事︰去年5月24日,習近平主席登上黑瞎子島視察邊防連。常山說,他給習主席敬過禮,習主席在連隊說的每一句話,他也都听懂了、記住了。“習主席哪句話最感動你?”記者問他,常山說︰“習主席說,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一直惦念著你們,大家辛苦了。”說著,他把手放在胸口,重重地按了一下。

邊防連官兵訓練。韓福升

江水滔滔,不舍晝夜,見證了腳下這個島嶼多少風風雨雨。祖國的國土每一寸都來之不易,常山和戰友們發誓一定要把它守好。2013年,黑龍江暴發百年不遇的洪水,黑瞎子島幾乎被淹沒。記者在“東極哨所”的牆上,看到一條半人高的紅線,那就是當年洪水漫過的位置。然而,連隊官兵始終堅守在島上,沒有後退半步。水退了,島上變成沼澤地,常山和戰友們拄著棍子,邊試探邊巡邏。有路要巡邏,沒有路也要巡邏。在常山的心里,黑瞎子島和家鄉的草原是一樣的。如果沒有土地,牧草在哪里扎根呢?牛羊在哪里生長呢?

哥哥當了兩年兵就退伍了,常山如今已經在連隊干了6年,表示只要組織需要,還要在連隊干下去。記者不禁感慨,一對牧民兄弟,把8年時間獻給了邊關。純樸厚道的常山歪頭想想,認真地糾正記者︰“應該是7年,我和哥哥有一年是一起在連隊。”

黑瞎子島上的界碑。武天敏

7年,兄弟倆先是並肩、後是接力駐守黑瞎子島。說實話,時間已經不短。父母這輩子就生了他們兄弟倆,逐水草而生的牧民家庭,誰不知道多一個人手多把子氣力呢?常山兄弟或許不是我們這支軍隊最優秀的士兵。但是,像常山這樣的家庭、這樣的戰士,無疑是支撐中國軍隊最厚實的基礎。他們深深愛著這個國家,愛著這支軍隊。他們就像草原上的芨芨草、像黑瞎子島上烏拉草,一代代、一茬茬,根與根相連,手與手相牽,緊緊依戀著祖國的疆土。

黑瞎子島上的“東極哨所”。武天敏

汽車駛離黑瞎子島,記者耳畔縈繞著《馬背上的漢子》優美的旋律︰“你像一輪明月,把思念染白。你像一泓清泉,滋潤我心海……”

歌聲中,兩幅場景不斷在記者眼前交替疊映︰兩名騎著駿馬的蒙古族小伙子,並轡馳騁在草原。兩名肩挎鋼槍的戰士,並肩屹立在哨樓,守望北疆的寶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