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新兵運輸中的軍代表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王傳義 康健責任編輯︰吳月明2017-09-18 15:34
軍代表孫斌(右一)陪同發燒新兵檢查身體。韓其宏攝

進入9月份,筆者的微信運動封面被一群軍代表們輪流佔領,運動步數均在3萬步以上。這是因為軍代處在組織大家徒步行軍嗎?一名軍代表回答我︰“不是,是新老兵運輸開始了。”有那麼忙嗎?筆者來到沈陽北站一探究竟。

9月11日零時19分,沈陽北站。

我看到駐沈陽鐵路局軍代處參謀馬樂時,他剛送走當日第一批始發的新兵。在值班室的辦公桌上有半碗沒吃完的方便面。

“我的晚餐,一直沒時間吃完。”“有那麼邪乎嗎?”“那你跟一天試試看。我在車站已經連軸轉3天了,太困了,先睡了。”馬樂和我說了幾句話,將身子往沙發上重重地一砸,強打著精神將手機鬧鐘設定在5時整。不到2分鐘,值班室里響起了他的呼嚕聲。

沈陽站、沈陽北站是沈陽地區新兵始發的大站,年均新兵運輸總量達2萬人次。由于新兵起運時管內多個車站同時展開,且單位人手有限,只能一個蘿卜一個坑,連軸轉在所難免。

上午5時,一陣搖滾範兒的鬧鈴聲將我們從睡夢中扯了出來。盡管睡眼惺忪,但馬樂馬上打開一桶方便面泡上。“連吃好幾頓的方便面,還能吃下去嗎?”我問他。“嘿嘿,餓急眼了啥吃不下去啊!”馬樂說。

可這桶面還沒吃兩口,手機卻不知趣地響了。“啥,到了?到哪了?噢……噢……好的,我馬上到!”放下電話,馬樂無奈地--了搖頭說,“沒辦法,打了一個小時的提前量,還是沒能吃上這口飯。”說完,一路小跑奔向車站停車場。

安頓好這批新兵候車,馬樂跑回值班室,三下五除二地干掉整桶方便面,還加了兩根香腸,接著又三步並作兩步跑回候車室。

新兵接二連三地到達車站,一批又一批地乘列車離開,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忙而不亂。7時40分,一個電話打破眼前的平穩。“馬參謀,我們是從撫順過來的,需要到沈陽站中轉換車,可在沈陽北站下車了,你看這可咋辦?”“你們多少人?”“32人。”“在沈陽站坐哪趟車?”“T309”。馬樂看了看表說,“好的,還有50分鐘時間,你們在站台上等我,我馬上到!”

放下電話,馬樂一路小跑沖向站台。此時沈陽的早晨,氣溫只有十幾度,等他趕到站台時衣服卻濕透了。帶隊干部不好意思地說︰“添麻煩了,我對沈陽不熟,在車上听到沈陽兩個字就急忙下了車,下車後才發現不對勁,你看咋辦啊?”“沒事,現在離T309發車還有點時間。現在是早高峰時段,公路換乘不保準,也麻煩。10分鐘後,你們在這里乘坐G1226次去沈陽站,8分鐘就可以到達,我會與沈陽站軍代表聯系,讓他們安排你們的後續換乘。”“哎,好好,太感謝了!”

馬樂一邊打電話聯系,一邊引領新兵們轉換站台,準備乘車。

7時55分,新兵們登上G1226次列車。8時02分,我隨該批新兵從沈陽北站來到沈陽站。在沈陽站值守的軍代處參謀孫斌早已在站台上等候。

“我這腳底下要是能穿雙旱冰鞋就好了!”孫斌一邊引領新兵們穿行地下通道,轉至T309次列車停靠站台,一邊苦笑著說。隨即還拿著自己的手機給我看,微信運動步數已經超過1萬步了。“這還是剛開始,今天的軍運任務都集中在下午呢。”孫斌說。“那你今天朋友圈中的步數準第一。”我打趣道。

接下來的采訪幾乎都是在運動中完成的。接連不斷地“迎來送往”,在候車大廳與各站台間不停地往來穿梭。直到上午9時30分,才好不容易吃上頓所謂的“早飯”,兩個包子一杯豆漿也幾乎都是走著吃的。整整一上午,唯一一次回值班室,就是去換手機充電寶。我粗略地計算了一下,孫斌一上午接打不下30個電話。沒有2個充電寶換著用,手機還真是頂不住。

除了負責引導進站候車乘車,各種大事小情也是接連不斷。遇有新兵感冒發燒或者拉肚子的,孫斌隨手就能從褲兜里掏出藥來遞過去。“你這準備還忒周全!”“沒辦法,每年新兵運輸期間這類情況都能遇上,讓他們自己去買,跑得路遠不說,萬一誤了車更麻煩,所以我隨身備有常用藥。”孫斌告訴我。

傍晚時分,當日運輸高峰已過,專屬候車區內候車的新兵有百十來人。由于候車時間較長,應帶隊干部要求,孫斌為他們向軍供站預定了盒飯,還協調站內書店提供了不少免費閱讀書刊,幫助官兵們打發時間。

晚上19時,我和孫斌回到值班室。翻看著桌上的計劃表,孫斌指著密密麻麻的點排時間無奈地對我說︰“看來今晚又要熬夜啦。”等待晚飯時,孫斌拿起手機看了一會兒,突然大叫一聲︰“太過分了,我今天這麼跑還排第二!”我拿過手機一看,31900步,第二名。微信運動第一名,35280步,那人的名字叫馬樂。(王傳義、康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