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劑救命藥,折射出經濟動員的無窮力量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孫興維 程榮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9-28 08:36

與死神賽跑

每年5月至9月,是毒蛇頻繁出沒的季節。戰士小李所在的部隊正駐守在一片原始森林旁。

9月18日20時,小李隨班長執勤時突然被一條黑蛇咬中右手手背。“這是一條眼鏡蛇。”班長從蛇身及花紋判斷。班長在邊防駐守了5年,明白解毒的關鍵是對“蛇”下藥——被哪種毒蛇咬傷,就用哪種抗蛇毒血清,療效最佳。而且蛇毒血清必須在24小時內注射,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班長給小李做了簡單包扎後,馬上通知了連衛生隊,同時向連長和指導員匯報。

“衛生隊沒有血清了。”

“什麼?!馬上聯系最近的醫院,尋找蛇毒血清。”

20時35分,小李被送到駐地最大一家醫院時,他的右手手背已經發黑,關節處至手掌明顯腫脹。可是醫院的答復,讓連長一下子“慌了手腳”——醫院沒有血清。

他們立即聯系解放軍第181醫院藥品采購站,通過動員數據平台查到,國家華南地區醫藥儲備配送動員中心有儲備。救急電話打到了國家華南地區醫藥儲備配送動員中心—廣西桂林匯通藥業有限公司,接電話的是公司總經理揭英才。

此時已是下班時間,工作人員大都回家了,揭英才得知這一緊急情況後,一邊通知動員中心啟動應急藥品供應保障機制,開通綠色通道,一邊給相關員工打電話,讓他們火速趕到公司,采購部、質量管理部、銷售部、物流中心等部門紛紛行動起來,蛇毒血清出庫,配送車輛分配,相關人員召回……幾乎同一時間集結完畢。

部隊離桂林有500多公里,天色已晚,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送過去?怕保溫桶影響藥效,揭英才派出物流中心最好的冷鏈車,並給這個車增加2名駕駛員,保證路上人休車不休,一刻不停。

21時許,3名駕駛員和1名工作人員帶著3支抗蛇毒血清出發。凌晨3時許,當第一支抗蛇毒血清注射到戰士小李的身上時,送來救命藥的師傅們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一劑救命藥,折射出經濟動員的無窮力量。

虧本的“生意”

血清為何難尋?

“抗蛇毒血清成本高、利潤低。”解放軍第181醫院藥品采購站李宏平告訴記者,抗蛇毒血清屬于生物制品,國家對生產廠家有相當嚴格的規定,對企業的軟、硬件要求非常之高,而生產一支血清最快也要9個月左右的時間,生產成本高、用量少,利潤回報很低。此外,血清的儲存和配送對設備的要求非常高,配送需要專業的冷藏箱。據悉,某醫藥企業經營血清3年,每一年都虧損在10萬左右。

可是在廣西桂林匯通藥業公司,類似抗蛇毒血清這樣的應急藥品卻儲備豐富。因為該公司還有另外一個身份——2014年,廣西桂林匯通藥業公司被國家指定為國家華南地區醫藥戰略儲備庫,同時,國家華南地區醫藥儲備配送動員中心在該企業掛牌成立,平時開展動員準備工作,形成和儲備相應的動員能力,提高平戰轉換能力,不斷增強動員潛力。

9月中旬,記者在該公司看到,各類藥品擺放整齊有序。揭英才告訴記者,企業儲備常用品種8000個,品規12000個,基本做到了新、特、奇、稀藥都有儲備,滿足平時、戰時應急需要。

“很多急救藥品都屬于虧本儲備,但是為了戰時需要,必須儲備齊全。”揭英才說。

記者在藥品倉庫登記本上看到,出庫系統嚴格遵守先進先出原則,也就是用舊存新的原則,可以確保各類藥品不會過期失效,避免軍隊倉儲、保管和報廢藥品造成不必要的浪費。

桂林聯勤保障中心參謀部計劃處處長陳明斌在參觀企業醫藥儲備配送動員中心後,決定與該企業進一步接洽,希望能將企業納入桂林聯勤保障中心的醫藥儲備系統,提高部隊的醫藥儲備能力。

高效的動員力

國民經濟動員是實現國家安全戰略目標的戰略手段。進入新世紀,經濟動員中心作為一種新型的動員組織形式,走進人們的視野,在大江南北迅速崛起。它所具有的轉化動員潛力、積聚動員生產能力、實現企業快速轉擴產、提升動員產品科技含量等一系列功能,就好比是國防動員體系中的“轉換鏈”,隨時可根據國家安全形勢需要啟動對接,做到牽一發而動全身,將經濟潛力迅速轉化為戰爭實力。

經濟動員中心平時究竟如何運轉?9月16日,記者來到廣西桂林匯通藥業公司時,看到身著迷彩服的員工,在進行軍事訓練;公司辦公樓牆上的保密制度、工作制度等清晰醒目……揭英才告訴記者,企業每年都要有計劃有步驟地開展國防教育和軍事訓練,新員工入職必須要參加一次軍訓。就拿這次送蛇毒血清來說吧,如果平時軍事訓練、作風素養不過硬,遇到突發情況很難完成任務。

“依托地方醫藥公司建立藥品代儲機制,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創新嘗試。”桂林市發改委副主任、市經動辦主任李勇說,通過這幾年的不斷嘗試發展,藥品動員中心建設日趨完善,目前已在桂林及周邊地區形成藥品生產、儲備和配送的應急應戰保障能力。

記者了解到,該中心自有28輛醫藥專用配送車輛、2輛冷藏車,目前已實現西南區域二級城市全覆蓋配送網絡,他們還與航空公司、物流公司等建立了應急合作機制,一般情況下,能保證藥品、器械等配送,桂林市範圍內30分鐘直達,其它地區通過公路、鐵路、民航等可以任意送達。

2016年8月,公司接到空軍某部電話,要求發運一批軍隊儲備藥品。他們立即組織貨源出庫,一個小時後就托運到市經動辦安排的航班,當天下午即運抵並簽收。(孫興維、程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