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海安市角斜“紅旗民兵團”海上遂行任務能力大幅提升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董相宏 夏鵬飛 張志榮責任編輯︰李晶2018-12-03 09:43

海防民兵與海為伴,依海打拼。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漁船及裝備的變化,江蘇省海安市角斜“紅旗民兵團”海上遂行任務能力大幅提升——

海防民兵“船好兵強”守海疆 

講述人︰董相宏

1958年10月出生,1974年參加民兵組織,現任江蘇省海安市角斜“紅旗民兵團”蘇海漁00101船長。

整理人︰夏鵬飛 張志榮

上世紀60年代中期,角斜人民的漁船。資料圖片

2018年11月,角斜“紅旗民兵團”執行海上巡邏任務。王國根 攝

不得不感慨時間過得太快了,40年前,我還是黃海之濱剛學捕魚的毛頭小子,如今已變成滿頭白發的資深“船老大”;40年前,我是黃海前哨“紅旗”下懷揣夢想的有志少年,如今已是安海角斜的老民兵。談及40年來的變化,我感觸頗多。

我祖上世代都是漁民,抗日戰爭時期,祖輩成立了“漁民自衛隊”,在黨的組織領導下,奮勇抗擊日本侵略者,屢立戰功。我們從小就明白幸福安寧的生活是靠奮斗而來的,當民兵保家守海衛國就是傳承紅色血脈。

角斜地處東南沿海,改革開放前,漁民的收入主要來源就是捕魚,早上出海,晚上用捕來的魚到小碼頭換取吃用。在“大辦民兵師”的號召下,1958年,角斜民兵團正式成立,並于1966年被原南京軍區命名為“紅旗民兵團”。那時,我們這里16歲至45歲的漁民都是民兵,一條不足10噸的小船擠十幾個民兵,出海捕魚的同時執勤巡邏。我們的主要任務是防止國民黨殘余勢力在海上搞破壞,以及打撈他們散發的策反宣傳單。有時,我們也會踫到主動“示好”的敵船,但從沒有一人被收買拉攏。

改革開放後,產權制度改革,我們漁民陸續有了自己的機器船,不用再吃“大鍋飯”,大家的生產積極性大大提高,出海生產量提高了3至4倍。上世紀90年代後,我們又有了鐵殼船,成立外海捕撈船隊,陸續配備了先進的現代化捕撈裝備,彩色探魚儀雷達、電子海圖,GPS導航、北斗和AIS系統,漁民的生活大變樣,家家戶戶穩步奔小康。

裝備升級了,民兵團越建越好,年富力強的漁民都以當“紅旗民兵”為榮。與此同時,我們的任務重點也轉變為加強海上巡邏,防止國外勢力侵犯我海洋主權,以及打擊海上走私、行竊等不法行為。那段時間,因為漁船大多都安裝了通信電台,“台獨”等反華勢力時常通過無線電波“美言誘騙”,但我們民兵都堅守本心,不越紅線,為維護海上一方安寧積極貢獻力量。

富了不忘安寧、富了不忘國防。進入21世紀,“紅旗民兵團”順應民兵結構調整,組建海上民兵隊伍,符合條件的漁民紛紛申請,加入海上民兵組織成為潮流。練應急、練打仗,一時間涌現出多位像“海防精兵”張秀華和“中國好人”紀育明等一樣的優秀民兵,並且多次出色完成任務。

2014年7月,我駕駛蘇海漁00101船,帶領來自角斜“紅旗民兵團”的4艘漁船參加海上偵察演練。演練過程中,我們從雷達上觀測到一個圓點,通過平時所學的信息化辨別手段,我們確定那是某國海軍一艘新型彈道導彈觀測艦,于是立即向上級報告敵情。與此同時,我們駕船抵近外籍軍艦,執行偵察和錄像取證任務,為上報情況提供可靠信息。事後,江蘇省國動委授予蘇海漁00101船“海上偵察行動先鋒船”榮譽稱號,我也因帶隊執行任務受到省市表彰。

民兵亦民。如今,我們的漁船裝備更新了,4G網絡已逐步覆蓋,大家一邊出海捕魚生產,一邊做起電子商務生意,大多數漁民都從僅靠種田捕魚為生,轉變為瞄準市場多業齊興,日子越來越紅火,生活越來越有滋有味。

民兵亦兵。海上作業的漁船,其實就是漂在“藍色國土”上一個個移動的哨所,如今,我們“紅旗民兵團”海防民兵支援保障能力越來越強,每年參與海上應急救援30多次、為上級提供有價值軍事情報線索20余條,多人立功受獎。前不久,來調研的上級領導評價我們這支海上民兵隊伍“船好兵強、昂揚威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