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如磐一甲子

——江西省鷹潭市余江區連續60年輸送優質兵員紀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徐家爐 郭冬明責任編輯︰李晶2019-09-07 08:50

金秋九月,行走在贛東北的鷹潭市余江區,大街小巷涌動的“參軍熱”令人振奮。

余江區人武部政委劉東才告訴記者,這股“參軍熱”持續60年,長盛不衰。僅今年,適齡青年網上報名應征2256人,參加體檢965人,分別接近征兵任務數的20倍和8倍。截至9月4日,體檢、政審“雙合格”的大學生佔比近八成。

余江曾是血吸蟲病的重災區。在黨中央“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的號召下,余江在全國率先實現以縣為單位消滅血吸蟲病。毛主席聞訊,寫下光輝詩篇《七律二首?送瘟神》。重獲新生的余江人民飲水思源、牢記黨恩,把參軍入伍作為報黨恩、跟黨走的實際行動,60年來累計向部隊輸送1萬余名新兵。因高質量完成征兵任務,余江4次受到國防部表彰,5次受到原南京軍區表彰。黨的十八大以來,余江年年被評為“全省征兵工作先進單位”。

從“一季征兵、突擊準備”到“四季準備、常態燻陶”,這里有個“余江共識”——

“哪能等戰斗打響了,才開始抓征兵工作”

紅色沃土孕育紅色基因。江西是一片紅色歷史深厚的紅土地,余江曾是閩浙贛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素有從軍報國的光榮傳統。為了新中國的誕生和建設發展,一批批余江兒女前赴後繼、流血流汗。

張國棟,一個令余江人民驕傲的名字。他曾因患血吸蟲病而命懸一線,被黨和政府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1958年,20歲的張國棟毅然報名參軍,最終脫穎而出,成為一名藍天衛士,是余江第一批送走的130名新兵之一。1968年,張國棟受到毛主席接見,後來成長為空軍某師政委,被譽為“從余江起飛的空軍特級飛行員”。

和張國棟一樣,“戰斗英雄”李來喜、“抗震救災英雄”黃金文、精武標兵章星……這些英雄和標兵激勵著一批批優秀青年,將軍營作為實現夢想的舞台。

2014年夏天,洪湖鄉青年學子官武南作出重要人生抉擇︰當兵去!9月初,從小听著參軍報國故事長大的官武南,成為余江首位參軍入伍的在讀研究生。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個夏天,許多和官武南一樣的熱血青年積極報名應征,決心到軍營實現自己的夢想。

潢溪鎮青年彭隆,今年高考被江西財經職業學院錄取。听著爺爺和叔叔的軍旅故事長大的他,高考後得知征兵消息,主動報名參軍,目前已順利通過體檢和役前訓練,成為一名預定新兵。

英雄故事的潛移默化、國防教育的常態開展、動員宣傳的深入進行,讓崇軍尚武的基因融入余江青年的血脈,成為一種行動自覺。

“哪能等戰斗打響了,才開始抓征兵工作!”鷹潭軍分區政委韋情說,“參軍熱”60年不降溫,得益于從“一季征兵、突擊準備”到“四季準備、常態燻陶”的轉變。

功夫下在平時,天天都在選兵。在余江,從區委、區政府到機關各部門、各鄉鎮,都有一套成熟完善的常態化征兵宣傳機制︰組織人員深入鄉村街道、企業廠礦、田間地頭,面對面宣傳發動,與每名適齡青年及其家長見一次面、談一次話、發一份宣傳資料和公開信,與在外上學、務工青年通一次電話,同時建立適齡青年微信群、QQ群等平台,形成立體宣傳格局,確保不漏一人,隨時掌握適齡青年在外動態、身心狀況、社會交往、現實表現等,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

常態精準的征兵宣傳動員,讓余江青年參軍熱潮經久不衰。在這片紅土地上,“一家四代從軍”“連送四子入伍”“承兄遺志報國”等動人事跡廣為流傳、成為佳話,兵役機關“十里挑一、優中選優”的情況成為常態。

從“一把手掛帥征兵”到“一班人集體定兵”,這里有條“余江標準”——

“哪怕輸送一個不合格的兵,都是失職瀆職”

“哪怕輸送一個不合格的兵,都是失職瀆職。余江有兩條雷打不動的征兵‘鐵規’︰無論哪名青年入伍,都必須經過區委常委會議集體討論決定;無論當地哪位領導,都不準打招呼遞條子,插手基層征兵工作。”不久前剛由余江區區長改任區委書記的蘇建軍告訴記者,兩條“鐵規”說到底,是一條“余江標準”——打仗標準。

1958年徹底消滅血吸蟲病後,時任余江縣(後撤縣改區)委書記的李俊九嚴格把關,選送了一批合格兵員到部隊,余江當年就實現無責任退兵。後來,繼任者以老書記為榜樣,把多征好兵作為政治任務,逐漸形成“一把手掛帥征兵”的傳統,並像傳遞接力棒一樣不斷往下傳遞,優質兵員也由此源源不斷送往部隊。

采訪期間,記者在余江區委會議室看到,區委書記蘇建軍正組織區委一班人和兵役機關同志,講評征兵工作情況,督辦相關事宜。“每年征兵期間,這樣的協調會定期召開,風雨無阻。”與會人員告訴記者。

軍隊的基礎在士兵,士兵的源頭在征兵,必須從講政治的高度,想方設法為部隊輸送能打仗的兵。按照“黨委書記掛帥、政府領導坐鎮、兵役機關主抓、職能部門配合”的機制,余江在全國首創“常委一班人集體定兵會”制度︰每年征兵期間,區委專門召開常委會,听取相關部門負責人介紹全區“雙合格”預定兵員情況,全面綜合衡量兵員的政治、身體、文化、年齡等條件後,結合部隊需求,逐一篩選,擇優審定。

領導帶頭表率,各級抓好落實。每年征兵伊始,區政府和兵役機關及公安、衛生、教育等職能部門紛紛簽訂征兵工作責任狀,“縱簽到底,橫簽到邊”,做到定人、定崗、定任務、定職責、定獎懲,嚴把身體檢查、政治考核、審批定兵、廉潔勤政4道關口,構築起緊實的選兵責任網絡。

體檢,是征兵工作的第一關。他們注重選準配強體檢隊伍,堅持單科淘汰、雙向把關、三方會診,對重要體檢項目編設密碼,實行誰檢查、誰簽字、誰負責,送兵前對預定兵員逐一復查,防止帶病入伍。

政治考核,是兵員政治質量的關鍵環節。他們落實三級聯審、區域聯審、交叉聯審和集體走訪等制度,對體檢合格的在外上學、務工和經商人員,派出力量實地了解,逐一摸清年齡、學歷以及現實表現情況,確保無死角全覆蓋。2017年,通過治安、禁毒、刑偵等業務口聯審,他們及時查處了一名有打架斗毆案底人員頂替哥哥應征的行為。

廉潔征兵,是征兵工作的底線。他們邀請應征青年家長、基層干部等擔任征兵監督員,嚴格落實政策規定、方法程序、審定新兵、階段結果、監督渠道“五公開”和集中辦理入伍手續;依托3級兵役服務站,對群眾舉報、信訪、咨詢等,做到網上辦、馬上辦、最多跑一次。

從“一人當兵、全家光榮”到“當兵一次、受益終身”,這里有套“余江保障”——

“哪能入伍敲鑼打鼓,返鄉無人問津”

余江有個特殊習俗︰這里的青年一旦被批準入伍,軍地領導登門慰問,鄉鄰親友祝福道喜,入伍時披紅戴花,敲鑼打鼓全村歡送。

“從‘一人當兵、全家光榮’到‘當兵一次、受益終身’,余江探索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保障路子。”韋情說,“參軍熱”持續60年,起初是因為消滅了血吸蟲病,余江人民出于對黨和政府的感恩,後來則是由于余江區黨委政府從尊重軍人軍屬、解難幫困辦實事,到拓展完善“優先”“優秀”“優待”的獎勵褒揚措施、為退伍軍人拓寬就業渠道,都做出了實實在在的努力,讓應征青年無後顧之憂、現役軍人可安心服役、復轉軍人能有所作為。

為了激勵余江兒女參軍報國,他們先後出台《實施<軍人撫恤優待條例>細則》《重點優撫對象“三減”“四免”實施辦法》《關于設立“國防奉獻”激勵金,進一步提高現役軍人優撫質量的通知》等政策措施。在此基礎上,他們還探索開展“三聯三助”活動,通過聯系所在部隊、助力教育培養,聯系官兵個人、助力建功立業,聯系官兵家庭、助力排憂解難,讓官兵心安勁足追夢軍營。

2018年11月,黃莊鄉楊繼科入伍不久,年僅42歲的父親突發腦溢血去世。區人武部走訪得知後,及時送去慰問金、慰問品,並聯系楊繼科所在部隊批準其回家處理後事。歸隊後,楊繼科積極投身新兵訓練,被評為優秀新兵。

春濤鄉入伍戰士章星,父親罹患重病,家庭陷入困境,區人武部主動協調民政、衛生等部門結對幫扶,解除其後顧之憂。章星在部隊刻苦訓練,先後被評為集團軍干部標兵、精武標兵,並榮立二等功。

去年8月1日,《鷹潭日報》刊登鷹潭籍現役官兵一年來立功人員名單,余江籍官兵2人榮立二等功、16人榮立三等功,立功比例位居全市第一。

“部隊是所大學校,我們把優秀余江兒女送進軍營,既是為部隊輸送優秀人才,也是為我們余江經濟社會建設儲備人才。哪能入伍敲鑼打鼓,返鄉無人問津?”余江區委書記蘇建軍說,每年退役老兵返鄉,他們像歡送新兵入伍一樣,到火車站、汽車站敲鑼打鼓把老兵接回來,並組織召開歡迎會、座談會、培訓會、推介會、招聘會,讓新兵入伍風風光光,老兵返鄉熱熱鬧鬧。

同時,他們還扎實做好轉業軍官、士官安置工作,想方設法將轉業干部安置到公務員崗位,將轉業士官100%安排到事業單位。目前,全區村“兩委”和村民理事會成員中,退役軍人佔六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