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鄉村振興,听听民兵怎麼說

來源︰中國國防報責任編輯︰葉夢圓2022-08-18 11:58

在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中,廣大民兵發揮自身優勢,積極投身美麗鄉村建設,以實際行動助力鄉村振興。無論是田間地頭,還是加工車間,一個個“迷彩綠”勇挑重擔、不懈奮斗,成為鄉村振興戰場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今天,讓我們听听他們的感悟。

民兵班長龍先蘭——

山村蝶變滿目新

十八洞村舉行苗族趕秋節盛會,村民跳起都樂舞,表達過上幸福生活的喜悅。麻紹輝攝

我叫龍先蘭,是湖南省花垣縣雙龍鎮十八洞村民兵應急排一班班長。

十八洞村是一個苗族村,山清水秀,風景如畫,過去是個典型的貧困村。如今再看家鄉的變化,只能用翻天覆地來形容。

“吃住不用愁,衣著有講究;增收門路廣,票子進衣兜;天天像趕集,往返人如流;單身娶媳婦,日子樂悠悠。”鄉親們用山歌唱出內心的喜悅。

今天的好日子,是黨的好政策帶來的。2013年11月3日,習主席來我們村調研時首次提出“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十六字方針。十八洞村駛入脫貧致富的快車道,只用3年時間就實現脫貧。

我很幸運,搭上了這趟快車。2014年,我從外地打工返鄉,嘗試蜜蜂養殖。十八洞村水好花好,蜂蜜質量高、銷路好,很快見到效益。後來,我擴大養殖規模,牽頭成立十八洞苗大姐養蜂合作社,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

去年以來,在鄉村振興政策的支持和軍地各級的幫扶下,我邀請18戶村民加入合作社,帶動118戶562人一起養蜂,蜂箱數達到1300多箱,年收入達150萬元以上。年輕小伙龍金彪打消外出務工的想法,跟著我學養蜂。去年,他養了40多箱蜜蜂,產量150多公斤,純收入4萬多元。

不僅是我,村里家家戶戶都找到致富門路,懂種糧種樹種瓜果的搞種植,會養蜂養魚養羊的搞養殖,廚藝好的開飯店,住房寬余的辦民宿,普通話講得好的當導游,就在家門口擺個山貨攤也有不錯的收入。去年,全村人均收入突破2萬元,村集體經濟產業收入約260萬元。

這幾年,村里采取“農旅融合”辦法,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產業,輻射帶動種植、苗繡、山泉水等產業發展。同時,依托高山峽谷、叢林溶洞、傳統苗寨、苗族歌舞等旅游資源,修建十八洞景區游客中心、電商服務站、特色產品店、游客步道等旅游服務設施。全村大部分人參與旅游服務及周邊產業,農家樂、民宿發展到20多家,每家年均收入20萬元以上。

現在,村里條件好了,村民收入高了、生活富裕了,曾經外出務工的年輕人和大學畢業生也爭相回村創業。施林嬌是十八洞村第一代返鄉創業的大學生,她和大學生施志春、施康通過拍攝短視頻、網絡直播,展示十八洞村的美景、美食、服飾、民俗、建築、苗繡,以及苗家人的生活趣事,還以直播帶貨的形式幫助村民將土特產品賣到全國各地,自身也有不錯的收入。

最近,我也在學習直播帶貨,準備把十八洞村的特色產品推出去,讓村里更多的人享受互聯網帶來的紅利。

沒有黨的好政策,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為此,我給女兒取名龍思恩,希望她牢記黨的恩情,始終听黨話、跟黨走。

(陳 靜、周 剛、記者陳典宏整理)

民兵連長江巴——

幸福家園美如畫

重建後的次哇村,宛如世外桃源一般。郭 富攝

盛夏的甘肅迭部,艷陽高照。白龍江畔的達拉鄉次哇村,在綠水青山的掩映下顯得格外清新整潔。

“產業興,百業興。休閑農業田園綜合體基地將產業、田園、生態有機融合,現已成為享譽甘南州的一條可觀、可游、可賞的美麗鄉村風景線。”走進次哇村剛建成不久的農業田園基地合作社,看到大棚內排排挺立、掛滿菌棒的黑木耳、玉木耳……我的內心感慨萬千。這些年和村民並肩戰災害、抓項目、搞建設的點點滴滴浮現在眼前。

作為村支書兼民兵連長,我參加上級組織的培訓後感到,要想致富,發展產業是關鍵。前來幫扶的技術人員說,次哇村的土壤適合種植中藥材,一到兩年就會有收益。我買來黃 和當歸幼苗,準備帶領村民大干一場,不料卻被澆了一頭冷水——次哇村沒有種植中藥材的先例,誰都不願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于是,我動員家人率先試種。兩年後,第一批幼苗賺了近萬元。很快,15戶民兵家庭開始種植中藥材,收入很可觀。

單一的中藥材種植,還不能實現讓大家共同致富的目標。我決定發展養殖業,打破傳統散養的方式,成立專業合作社,養殖蕨麻豬。如今,以蕨麻豬為主的養殖產業成為村民的主要經濟收入。2021年年底,養殖戶黑力熱巴光分紅就收入1.5萬元。

次哇村在2019年脫貧摘帽,卻不料遭遇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村民的房屋和道路、農田、水利、電力、通信等基礎設施遭受重大損失。

災害發生後,軍地各級紛紛前來支援。“我們要自力更生,不能伸手等救濟。”在村民大會上,我鼓勵村民振作起來,靠自己的雙手重建家園。

很快,村里的特色產業發展起來了,一幢幢小樓也蓋起來了,笑容重新回到村民臉上。大家時常掛在嘴邊的話是︰感謝共產黨,感謝解放軍!

在鄉村振興戰略大背景下,如何讓次哇村群眾的生活更上一層樓?我感到,除了產業致富,破解人才瓶頸制約是關鍵。2021年,村“兩委”完成換屆,“兩委”人員學歷大幅提升,返鄉大學生、退伍軍人等人員佔新進“兩委”75%以上。村民說,這屆村“兩委”班子年輕有活力、有文化、敢擔當,有他們帶頭,村里的發展一定差不了。村里還抓住一切機會,送村民去參加上級組織的烹飪、電焊等技能培訓,讓他們成為掌握一技之長的新時代農民。

村民常說︰“江巴是民兵連長,還當過民辦教師,有文化、有能力,大伙把事情交給他放心。”听到鄉親們的肯定,我覺得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擔任兵支書10年,我親眼目睹了次哇村從貧困落後走向富裕幸福,也見證了國家一步步走向繁榮富強,這是我這輩子最難忘、最自豪的經歷。

(王新民、郭 富整理)

民兵營長儲著榮——

家鄉舊貌換新顏

儲著榮(右二)給村民傳授石斛種植技巧。武 鵬攝

8月2日,我的第一家石斛銷售實體店在安徽省霍山縣開業。回想起這些年我走過的路,有很多感慨。

太平畈鄉地處大別山腹地,是霍山縣最偏遠的山區鄉鎮,以前貧困發生率居高不下,8個行政村有4個是深度貧困村,我家所在的耿家坊村便是其中之一。

考上大學,走出大山,過城里人的生活,是我中學時代最大的夢想。但是當我來到大城市後,並沒有想象中的開心。看著大城市閃爍的霓虹燈、四通八達的柏油路,我想我的家鄉何時才能擺脫貧困?我的父母和鄉親們什麼時候才能不用晚上走路摸黑、下雨泥巴裹腿?

大學畢業後,我選擇回鄉創業,但一開始並不是一帆風順。隨著大別山旅游扶貧快速通道通車,大別山集中連片貧困地區迎來巨變。太平畈鄉海拔600米以上的山林、耕地、林園超過60%,山區氣候非常適宜種植中藥材。這時,軍地有關單位因地制宜、因戶施策,根據天然的地理優勢與得天獨厚的環境條件,選準中藥材種植產業,作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主攻方向。

借著發展產業的東風,我和家人決定種植霍山米斛和霍山鐵皮石斛。之前從未從事過農業的我,從零學起。從幼苗選種、種植技術,到基地管理、施肥噴藥、采摘銷售,每個環節對我來說都是新學問。春季萬物復蘇,蝸牛、飛蛾幼蟲大量啃食石斛的睫葉;夏季高溫加上梅雨,石斛發病率居高不下;冬季風雪霜凍,石斛大棚面臨嚴峻考驗……幸虧有軍地請來的專家手把手教,才讓石斛種植走上正軌。

太平畈鄉緊緊圍繞“做大石斛產業、打造石斛之鄉、推動石斛之旅、帶動群眾致富”的發展思路,構建“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發展模式。我乘勢而上,擴大種植規模,逐步走上石斛“種植—加工生產—銷售”一體化發展之路。

2017年,我被任命為村民兵營營長,我感到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身著“迷彩綠”,肩扛百姓事。為了帶動鄉親們致富,我積極推廣普及種植技術,先後帶動3家石斛種植企業實現銷售增長,幫助23名婦女就近就業,吸收12名貧困人口就業,實現人均年增收2萬余元。現在,村里有600余畝石斛種植基地,總產值超過2000多萬元。

作為太平畈鄉的支柱產業,石斛種植得到各級支持,鄉親們依靠石斛產業發了家,過上幸福生活。

如今,鄉親們手中有余錢,生活有保障,鄉村環境美如畫。村里主干道拓寬完工,全村道路實現組組通,村民再也不用擔心雨雪天出不了門;集中供水、廁所改造、老舊房屋改善……我記憶中的那個貧窮小山村完全大變樣,以前不敢想象的景象變成現實。

(蔡永連、邢曉雲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