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親歷冬訓五晝夜 脫了棉衣睡在雪地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周猛 劉建偉 陳利 朱小虎 趙雷責任編輯︰李艷偉2017-01-22 10:00

摘要︰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新年伊始,寒潮漫卷,我軍冬季實戰化訓練漸入高潮。

深夜突擊。楊再新 攝

冬訓第三天

-27℃,夜宿雪窩棚

冬訓第三天傍晚,八連官兵到達集結地域,冰寒的夜色很快浸透宿營地。

為了體驗野外宿營的滋味,記者決定和九班戰友在冰天雪地“蝸居”一晚。

戰友們以班為單位挖掩體。土層凍得梆梆硬,一鎬下去一個白點。九班刨了半小時,才破一點凍土層。

“這麼費勁,等咱挖完也得後半夜了,挖六七個小時才住三四個小時,值嗎?”從四川涼山入伍的彝族新戰士沙巫合問。

“戰爭可不像看大片!真上了戰場,你可能到打仗前一分鐘還在挖掩體呢。一個好的工事隨時可能救你一命!”和新兵比起來,老兵干得更起勁。

“今晚能不能睡得好,全靠這個掩體了。”下士申恆力抱來一堆玉米稈點燃,準備把凍土層燒軟,再用鐵 砸……

大火燒完,凍土層明顯軟乎不少。就在這時,九班接到反偵察任務,唐班長帶幾名士官走了,留下幾個新兵繼續干。

“破皮後得趕緊挖,不然一會又凍上了。”戰備鎬被新兵們掄得呼呼生風,堅硬的凍土四處濺……

等到唐班長他們完成任務回來時,掩體已初具“模樣”。

此時已是夜里11點多,空氣中彌漫著似霧非霧的寒氣,吸入口中直嗆喉嚨。掩體上面搭上樹枝、秸稈,再覆上一層厚厚的冰雪,九班在茫茫雪野中有了一個臨時的“家”。點上爐子,老兵再次向新戰士傳授經驗︰“必須脫掉棉衣入睡,否則越睡越冷……”

戰士們鑽進睡袋,很快鼾聲四起。記者掏出溫度計,窩棚內溫度顯示為-7℃。班長唐吉東沒有解衣入睡,只見他抄起一個背包從洞口鑽出去,不一會兒又帶著一身寒氣鑽了回來。

“大半夜不睡覺出去干啥?”

“下半夜常有‘敵人’偷襲,我們利用一些簡易器材,在周圍設立了一道警戒線。”唐吉東說。

雪窩棚里,記者和這位年輕的班長輕聲攀談。小唐有過一年赴馬里維和的經歷。“在維和戰場,我們天天都是實戰。那段經歷讓我明白一個道理︰軍人,睡覺都得睜只眼。”

從非洲大陸的“極熱”到中國東北的“極寒”,變的是地理環境,不變的是軍人本色。有這樣的班長,還愁帶不出能打仗的兵?這一夜,“敵人”並沒有登門襲擾,但九班戰士卻真的是在“枕戈而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