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親歷冬訓五晝夜 脫了棉衣睡在雪地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周猛 劉建偉 陳利 朱小虎 趙雷責任編輯︰李艷偉2017-01-22 10:00

摘要︰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新年伊始,寒潮漫卷,我軍冬季實戰化訓練漸入高潮。

冬訓的味道

■周猛

第16集團軍的冬訓現場,將軍們走在隊伍的最前列。楊再新 攝

“小寒大寒,凍成一團”。此刻,也許你正在暖氣房里品茶讀書,也許你正在與三五好友溫酒論古今。你可曾注意到,“凍成一團”的嚴寒中,有一群人偏偏從屋里走向室外,“就”著呼嘯寒風、“吃”著冰霜雨雪,在品嘗冬訓的味道。

其實,嚴寒只是軍人作戰訓練的自然環境之一,戰場上的環境要比這殘酷得多。生活在和平歲月里的人,很難想象打仗的自然環境究竟有多嚴酷。當年朝鮮戰場上的長津湖之役,志願軍戰士們一把炒面一把雪,在-40℃的嚴寒中穿著單衣單褲作戰。半個多世紀後,一位美國老兵回憶起這場戰爭,心中裝的仍是滿滿的恐懼與震撼︰

“天上有照明彈,炮火在呼嘯,他們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動,他們像原木一樣倒下,他們又有人沖上來了,他們的褲腿凍的像原木一樣,他們在強大的火力打擊下沖鋒……”

軍人為打仗而生,軍隊為打仗而存。然而,比起戰場的慘烈,無論是怎樣極端的天氣,都算不上是對軍人嚴酷的考驗。仗可千日不打,但兵不可一日不練。對于軍人而言,打仗不能選擇天氣,練兵更是軍人的天職。真正的軍人,怎會因嚴寒而卻步?怎會因風雪而退縮?

西方諺語說︰“天氣不是朋友,就是敵人。”今天,美、英、俄等國都建有寒區作戰訓練中心,每年都進行野外生存、寒區救護、冰上運動、滑雪和寒區戰術演練等內容的訓練,以強化耐饑餓、耐寒冷能力和寒區條件下作戰的特殊技能。

“讓一切不適應戰爭的事情毀滅在平時,才能勝利在疆場!”我們的步伐亦然加快。一位指揮員的感嘆耐人尋味︰以前我們講“冬季適應性訓練”,再後來是“冬季訓練”,現在則是“冬季實戰化訓練”,從被動地“適應”到主動地“實戰”,幾字之差折射的卻是從指導理念到訓練內容的全新更迭。

“原木在移動”的故事雖已遠去,但精神不滅。在第16集團軍某旅采訪,旅長劍嘯講述的另外一棵“原木”的故事讓人印象深刻。

一次演習中,天還未亮,一名年輕的偵察兵就潛伏在了“敵人”頭頂的一棵樹上,源源不斷為己方的勝利提供了關鍵情報。林海雪原-20℃的低溫中,我們不知道他是怎樣一動不動“捱”過了5 個小時,只知道當戰友協力將快要凍僵的他抬下樹時,他第一句話是︰“打贏了麼?”

冬訓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趴冰臥雪、風餐露宿,有人說冬訓的味道是“苦”的。“冬訓內外兩層甲,一層是雨雪結成外甲,一層是汗水凝成內甲”,有人說冬訓的味道是“咸”的。但冬訓歸根結底是“甜”的。因為以上的苦和咸,終將化為孕育勝利果實的最深厚養分。而有資格品嘗這份甘甜的,必將是適應嚴寒、征服嚴寒、利用嚴寒的勝戰之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