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退縮,永遠飛翔

——南海艦隊航空兵某飛行團矢志改革強軍紀實

來源︰國防部網作者︰李嫻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5-09 11:19

摘要︰南海艦隊航空兵某飛行團的跑道上,戰機短距離加速後騰空而起,巡航、演練,完成規定科目後又緩緩降落在地面。

(二)

一個人的堅守可以成就自己,一個大時代的塑造卻需要一群人的執著

清晨,同旭日一起噴薄而出的,還有戰鷹。走出機庫,他們仰望天空,明媚的陽光傾瀉而下,凌晨四點的星辰隨著朝陽早已褪去……

“第一次在放飛單上簽下自己名字的時候,有一種百感交集的感覺,連手心都在微微出汗,‘責任’這兩個字突然讓我有一種千鈞重擔之感。”岑加教至今都沒辦法忘記作為機械師首次放單飛時那漫長的“幾秒鐘”——那一刻,他覺得手中摸過的上千個零件哪怕只是一顆螺絲釘都是沉甸甸的,干了幾十年的老機務、師傅吳清杰和他說過的一句話漸漸在腦海中越來越清晰︰“檢查飛機,就像吃自己家的飯,只會越吃越香,又怎麼會煩呢。”

空地勤官兵與“飛豹”戰機合影。高宏偉 攝

日出前而做,日落後不息。機務官兵的時間就在千萬次的重復中流走,可是卻連一次犯錯的機會都不能有,這是一個不能被“寬容”的職業,這是一群將執著融入生命的軍人。

“哪怕是正在削一只土豆,都別‘妄想’讓我停下來。不削完它,天塌下來都別叫我。”機務大隊副大隊長趙輝這句話冒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沒忍住笑,只有記者一個人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他說︰“我媳婦兒第一次發現我這樣的時候,也這個表情,還嘟囔了一句,啥毛病。”後來,我才知道,機務工作有著極其嚴苛的規定,一件工作完成,要經過多次交叉檢查,才能去干另一件工作,而這個“強迫癥”的名字叫責任和敬畏。

雙機掛彈空中巡航。龐龍勛 攝

“飛最好的飛機,把最好的飛機飛好!”從“新飛”到“老飛”,又從“老飛”到“新飛”,當夢想越來越近,卻又漸行漸遠的時候,金忍之時常想起大師兄張超說過的這句話,自己心中的執念似乎又比以往更強了些。

“嚴重的黑視反應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最終調到這個團改裝‘飛豹’戰機。”幾年前,同英雄張超一起改裝某國產新型三代戰機的金忍之從一名殲擊機飛行員變為殲轟機後艙領航員,傷心、低落,似乎自己的飛行生涯已經是一眼望到頭了。

人總害怕失敗,但比失敗更可怕的是失去驕傲……就在那一天,金忍之,被深深刺痛了。

參訓飛行員整裝待發。高宏偉 攝

“你不是挺牛的嗎?這個飛機也沒那麼好飛吧。”那天,金忍之和大隊長進行某型彈射擊訓練,發現目標、準備攻擊,卻接連幾次失敗。從飛機上下來,大隊長不經意的一句玩笑讓他心中迷路許久的執念又找到了方向。

都說,當一個人認真對待一件事的時候,老天都會為他讓路。如今,金忍之從後艙重回前艙,三十而立之年,他又從一名“老飛”變成了“新飛”,但我想,沒什麼能比他現在更開心,因為當執著破開迷霧,他會從風雨中體會到驀然回首,幸福卻在燈火闌珊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