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退縮,永遠飛翔

——南海艦隊航空兵某飛行團矢志改革強軍紀實

來源︰國防部網作者︰李嫻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5-09 11:19

摘要︰南海艦隊航空兵某飛行團的跑道上,戰機短距離加速後騰空而起,巡航、演練,完成規定科目後又緩緩降落在地面。

(三)

這條路上,終將充滿守望與犧牲,可比起一支軍隊的勝利,這點“痛”算什麼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一個人在人海中浮沉;我不願你獨自走過風雨的時分……”整理采訪筆記時,耳機中毫無防備地傳來這首歌,慢慢地歌聲遠了,飛行員妻子張貞的話卻近了︰“我和他,一個在家屬區,一個在空勤樓,幾百米的距離有時候卻像隔了一片海,一個人買菜、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听著飛機的聲音近了、又遠了,在擔心中遲遲難以入眠……你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回來,什麼時候又突然走掉,你心里只是告訴自己必須等下去。”

“飛豹”戰機大機群滑行。高宏偉 攝

有人說,守護是一種簡單的快樂。你在戰機旁,我就在你身旁。那天,一級軍士長張保國的妻子高建霞一個勁兒地說,我和大家都一樣,都是些柴米油鹽的事兒,沒什麼說的。可話還沒到嘴邊,淚就先流了出來,這眼淚,二十多年,張保國卻一次都沒有見到過。高大姐說︰“好多事兒,我到今天也沒和他說過,都是自己一個人偷偷抹眼淚,我懂得不多,卻知道修飛機是個不能分心的活兒,出了事兒,這個責任咱擔不起。”

“飛豹”戰機島礁巡航。龐龍勛 攝

因為一個人職業的光環而愛著他,或許並不現實。但因為愛一個人,卻可以愛著他的所愛。“老婆,你不知道,我們守護的那片海,有多美,從飛機向下望去,它耀眼地像一顆寶石。”白勝向妻子說到飛行時,他微微揚起的臉上仿佛能看到光芒。每當這個時候,張貞總會想︰“有些等待,注定是值得的!”

采訪中,一位飛行員說︰“有時候,我並不贊同一提到軍人就想到奉獻,可是,仔細想想那些事兒,又確實找不到比這個更合適的形容詞。”其實,這份事業,何止是奉獻,甚至是犧牲,張超、余旭有太多我們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因為同樣的夢想而獻出了生命。可那又怎樣,有哪個飛行員沒有面臨過幾個生死關頭,可又有哪個飛行員,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二大隊大隊長王兵與後艙領航員陸振偉進行臨機前協同。範曉輝 攝

2013年12月的一天,飛行二大隊大隊長王兵去某廠接一架剛完成大修的飛機。發動、加速、起飛,順利升空的他還沒緩過勁兒來,突然听到“ ”的一聲,儀表盤顯示左發動機溫度急劇上升、轉速驟降,很快就完全停車了。此時,空域下方是大城市的人口密集區,故障不明,貿然重新開車風險極大,可只剩單側發動機的戰機飛行狀態極不穩定,在空中每多待一秒,都會有不可預估的危險發生。怎麼辦?王兵和他的後艙領航員一邊在空中放油準備緊急著陸,一邊向城市邊上的河流靠近,他說,只想拼命保住戰機,可是如果回不來,掉到河里也不能掉到人口密集區。單發飛行整整持續了幾十分鐘,隨著紅白相間的傘花綻放,戰機最終穩穩地降落在跑道上。後來在檢查中發現,故障源于輸油管破裂,如果當時選擇重新開車,後果不堪設想。

永不退縮,永遠飛翔!這條路上,有軍嫂的奉獻,有軍人的犧牲,但這些,都是為了有一天,我們的戰機不會墜落于敵人的機翼之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