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90,穿過硝煙的傳奇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駱飛責任編輯︰湯傳飛2017-07-29 10:03

摘要︰解放軍的攝影從誕生起,就書寫了一個又一個傳奇。

從1927年8月1日南昌城頭的一聲槍響到今天,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歷史已書寫了整整90個春秋。在這部恢宏精深的巨著中,解放軍的攝影也理所當然地留下了從穿越硝煙,到苦難輝煌,到風生水起的篇章。我們把從紅軍時期直至新世紀的人民解放軍的攝影作品呈現出來、聯系起來,首先看到的就是人民軍隊在不同歷史時期昂然奮進的清晰足跡。厚重的歷史感和濃烈的時代感給人以感染和震撼。攝影工作者用自己出色的努力,為人民軍隊的生活長廊增磚添瓦,為人民軍隊的歷史代言立證,使得一部攝影史像洪鐘大呂,在我們心頭敲擊有聲。盡管,不同時代顯現不同光彩,不同時代強調不同精神,不同時代造就不同英雄,不同時代也誕生不同藝術,但是,當他們在嘹亮的軍號聲中列隊整裝,站在各自位置上的每幅圖片便都熠熠生輝,同時,一幅幅色彩各異的圖片又從不同側面構建起藝術的恢宏大廈,共同讓人民解放軍的歷史有聲有色,氣象萬千。

解放軍的攝影在硝煙烽火中孕育、誕生,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萌芽、起步,這既是戰爭的需要,更是歷史的需要。戰爭是流血的政治,是武裝斗爭最高的形式,更是軍事集團發揮作用、顯示威力、展開較量最直接最明顯最重要的時機。直接以戰爭等軍事行為以及軍人為表現對象的解放軍攝影,既為戰爭留下了可供後人查閱的珍貴資料,也為不同時期的軍人描畫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速寫,更為中國的軍事斗爭史展現了一頁頁波瀾壯闊的圖景。而戰爭,又為解放軍的攝影提供了難得的機遇和閃光的“礦石”。早在1929年12月,毛澤東同志親自主持起草的《古田會議決議》中明確指出︰“軍政治部宣傳科的藝術股應該充實起來,出版石印的或油印的畫報。”就像人民軍隊的誕生給世界帶來驚喜一樣,解放軍的攝影從誕生起,就書寫了一個又一個傳奇。

傳奇之一︰重回故鄉的照片

《紅軍勇士和斯諾在一起》。佚名 攝

據史料記載,1936年,希望得到采訪紅色區域機會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宋慶齡的安排下,輾轉到達陝北根據地,受到毛澤東的親切接見。毛澤東向他詳細介紹了紅軍和二萬五千里長征,斯諾听完後對紅軍長征十分欽佩。1936年8月16日,斯諾頭戴紅星帽,身穿軍裝,騎著戰馬,從陝北到達西征紅軍總部駐地——寧夏同心縣預旺堡采訪。斯諾向西征前線的指戰員詳細了解長征的情況。在紅一軍團,當指戰員向他介紹17勇士搶渡大渡河的壯舉時,他听得入了迷。斯諾要求采訪這些勇士。9月,當斯諾看到這些年輕的勇士時,十分驚訝。他問得很詳細︰大渡河在什麼位置?敵人的火力如何封鎖?你們是如何沖破敵人封鎖到達對岸的?——斯諾的采訪本上寫得滿滿的。他一邊采訪,一邊稱勇士們“英勇過人”並提出要和這些英雄合影留念。勇士們手持鋼槍,排成兩排,在野外的草地上,和這位沖破國民黨封鎖來到西征前線的外國朋友合影。斯諾非常高興,他站在勇士們的隊伍里,讓別人用他的相機,拍攝了這十分寶貴的歷史瞬間。斯諾去世後,他的夫人尼姆.韋爾斯為表達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感情,特地將斯諾的一批遺物通過對外友好協會贈送給中國革命博物館,其中就有這幅《紅軍勇士和斯諾在一起》的照片。毫無疑問,這是一幅出自紅軍戰士之手的借雞生蛋的珍貴照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