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面孔|我是士官,我驕傲!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海華、邵洪波 等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9-12 04:04

摘要︰武警部隊第四屆“十大標兵士官”評選活動揭曉。讓我們感悟他們的鐵血擔當。

士官長徐克松。李世才

士官長徐克松

“偏執”的鐵血教頭

“士官帶了長,仍干兵的活,掛長未必響。”這句善意的提醒,著實讓士官長徐克松撓頭。

這還要從徐克松上任團士官長之初講起。

那天,徐克松到訓練場檢查,當場指出一位新排長的組訓方法不靈活、戰場應變能力差。誰想,這位排長當即和他“杠”上了!“班長,我在軍校學過,用不著你教。”徐克松一時語塞,半天話才出口。“那就各訓一組,來一場PK如何?”作為一名入伍16年的四級警士長,這不是他想挑釁,而是幾番掂量才下的決定。他深知只有立起士官長的工作標準,干出實績才能服眾。這位新排長听著就來勁了,“那就以一個月為期!”看起來他們都不露聲色,卻仿佛能聞到濃濃的火藥味。

“都是一號士官長了還這麼拼,圖啥?”一時間,質疑聲不斷傳到徐克松耳中,“再折騰豈不拖垮訓練成績?”因為按照他的訓法,射擊時肘部要懸空,這不僅增加了射擊難度,射擊考核成績也直線下滑。他依舊帶著10個戰士鉚在訓練場上嚴摳細訓。

一場新老訓法的比拼在200米應用射擊中展開。排長帶著他組訓的10名隊員經過50米快速躍進後已經氣喘,還沒來得及調整姿勢和呼吸,靶子就不見了,10名隊員有7名脫靶。而徐克松帶的隊員采用懸臂射擊姿勢,出槍瞄準快,10人全部命中靶子。

“跟著徐班長練,那感覺酸爽!”二連士官長李波說,徐克松是出了名的“鐵血教頭”,對極限訓練的追求近乎偏執。

有天深夜,狂風卷雨。徐克松正組織營連士官長進行夜間實戰化射擊試訓。只見一排排子彈穿透濃密的雨簾,直奔百米外的半身靶。“1號靶5發、2號靶4發……”手握對講機的徐克松,听著還算不錯的射擊成績,卻面無喜色。

“全部撤出射擊場,從出發地線躍進100米後再射擊!”徐克松此話一出,射擊場一片沉寂。“這是在挑戰極限啊!”已經習慣了不斷加碼的營連士官長們嘴上嘟囔,可行動起來從不拖泥帶水。

躍進、換彈夾、跪姿射擊、躍進、換彈夾、立姿射擊……幾個回合下來,營連士官長們蔫兒了︰躍進中換彈夾時彈夾掉地、到位後據槍瞄準慢、射擊成績也不理想。徐克松把大家聚在一起開了個會,查不足找原因、想對策再訓練。終于,在反復摸索中總結出夜間快速射擊快平穩“三字訣”(躍進快、呼吸平、出槍穩),大大縮短了訓練進程、提升了訓練效果。

徐克松研究訓法戰法堪稱“入魔”,擔任考官更是鐵面無私。

今年半年軍事考核,徐克松提出帶實戰背景、突出實戰氛圍的考核模式就讓不少連隊吃盡苦頭。在實彈射擊考核中,正當官兵進入射擊位置瞄準擊發時,擔任考官的徐克松突然扔出兩枚爆震彈和煙幕彈,弄得不少官兵現場發蒙。結果可想而知,靶紙上就找不到幾個彈孔。

“你是不是故意刁難?”一向以神槍手連自居的六連這次考核成績慘不忍睹。“這是要排名打分的軍事考核,不是演習演練。”連長楊洪昌當面質問徐克松。

“按實戰要求設置考核條件,才能倒逼出訓戰不結合的問題。如果真是在戰場上,豈會是兩枚爆震彈和煙幕彈那麼簡單?”這句話讓楊連長無言以對,更讓官兵們體會到了與實戰化的差距。

如今,在徐克松的“直諫”下,雨中5公里武裝越野、200米躍進射擊……一系列實戰化訓練課目已成家常便飯。他這“鐵血教頭”的名號也越叫越響,越傳越神。

心聲

向極限要戰斗力

■徐克松

把簡單的事做到極致就是絕招。我始終堅信,在訓練中不斷突破極限,才能不斷提升戰斗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