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空中生命航線“俯瞰”我軍戰略投送新面貌

來源︰國防部網作者︰孫智英 楊進 胡爾根責任編輯︰張宏洲2018-05-15 09:40

摘要︰十年間,從輻射川西的救災生命航線到輻射全國的戰略投送網絡建設,再到跨區跨境戰略投送,我軍投送保障體系日臻成熟。

【汶川震後十年啟示錄】

從空中生命航線“俯瞰”我軍戰略投送新面貌

5月13日,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部機場,天色微亮,隨著直升機槳葉的旋轉,中國軍網記者踏上了俯瞰川西新貌的航線。這是記者做現場報道。

5月13日,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部機場,天色微亮,隨著直升機槳葉的旋轉,中國軍網記者踏上了俯瞰川西新貌的航線。

這條航線曾是汶川地震救災的空中生命線。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發生8.0級特大地震,那一刻,山崩地裂,地震摧毀了房屋,毀壞了城鎮,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範圍最廣、救災難度最大的一次地震。地震發生後,受災地區交通一度中斷,成為一座座的“孤島”,危急關頭,中國空軍從空中開闢了生命通道,率先從震中空運轉移傷員,同時通過空投救援物資等,為救援提供了保障。

十年之後,在“5?12”汶川特大地震救災中被授予“全國抗震救災英雄集體”稱號的直升機大隊成員沿著十年前他們開闢的空中生命通道,飛赴北川、汶川、映秀、都江堰、唐家山堰塞湖、銀廠溝、綿竹上空,俯瞰新城面貌。

震區變化之大,令世人矚目。

一個個小鎮從廢墟到新生,讓大家看到了震區人民的堅強和不屈,也看到了空軍救災力量的改變和提升。在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部的機場,停放著運-9、運-20等飛機,被軍迷昵稱為“胖妞”的運-20是目前我國最先進的大型運輸機,在汶川地震時,由于我國空軍擁有大型運輸機的數量有限,當時往成都調用救災物資時征用了民用航空飛機,十年間,災區面貌發生了變化,空軍的戰略投送力量也在發生變化。

戰略投送能力是國家戰略能力的核心內容,戰略投送力量是國家戰略投送能力的主體,更是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體現。

汶川地震發生的24小時內,部隊組織出動23架軍用運輸機,調用民航客機12架,不間斷飛行78架次,將9000多名官兵和裝備成功送到成都附近的4個機場。民航部門也緊急派出30架運輸直升機趕往災區投送食品、藥品等救災物資,轉送重傷員、救災專家和醫療人員。

十年間,空軍的戰略投送能力得到了質的提升,展開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部2017年的航線圖,從白山黑水到雪域高原,從遠海島礁到沙漠戈壁,勾勒出的正是我空軍戰略投送能力的成長軌跡。

當年在災區開闢空中生命通道的“陽光機組”, 曾創造了多個“第一”︰第一個在災區降落的空中救援力量、第一個將救援物資空投災區、第一個通過空中通道轉移傷員,因為機長叫楊光,被當地群眾親切的稱為“陽光機組”。汶川地震抗震救災期間,“陽光機組”所在的飛行大隊,共飛行191架次,空投空運各類救災物資59.4噸,運送傷員、被困群眾和救災人員875人。

十年後,這支空軍部隊繼續創造著更多第一。

作為運-20 的首飛機長,部隊長杜寶林說︰“強化備戰打仗的鮮明導向,全面提高新時代打贏能力,我們要在高邊疆、遠邊疆、新邊疆的制勝空間練硬自己的翅膀!”

2017年10月,某型運輸機向“高高原機場”挺進,填補了該型運輸機訓練的多項空白。

朝辭蜀地彩雲間,千里南海半日還。2017年底,運-9機群從西部某機場出發,奔襲數千公里,抵達南海某島礁進行空投演練後,又星夜兼程返回川西某軍用機場。這是國產中型運輸機首次實施長航程海上訓練,這樣長航時、遠距離的海上飛行,對于飛行員的技術水平和裝備保障自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8年5月,運-20大型運輸機首次與空降兵部隊聯合開展空降空投訓練,這是中國空軍戰略投送能力、遠程空降作戰能力建設的又一次躍升。

汶川震後十年,我軍參與抗震救災、維和護航、海外撤僑、聯合軍演、國際救援等多樣化軍事任務日益增多,戰略空間進一步拓展,作戰視野和作戰地域進一步擴大,遠距離、高強度的多樣化軍事行動要求跨區跨境兵力投送和物資投送更加頻繁,對部隊投送和機動能力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我國已經先後出台《國防動員法》《國防交通法》(2016年9月)和《民用運力國防動員條例》等與戰略投送動員相關的法規,在這些法規框架下,軍地聯合投送更有保障。

從部隊建制到軍地聯合,我軍戰略投送保障不斷拓展。

2017年9月2日,參加“跨越-2017?朱日和”演習的陸軍第80集團軍某合成旅多個行軍梯隊,全部準時抵達集結地域。回望千里機動路,該旅旅長張革強深有感觸︰軍地聯動保障貫穿部隊遠程機動全程,構建起了一條部隊通往“戰場”的快速通道。原來,針對自身保障力量有限等實際情況,該旅主動與沿途黨委政府和武裝部門協調,建立起包括公安、交通、衛生等部門在內的軍民融合保障體系,多方對接、層次銜接,助推部隊遠程投送快速高效。

從短途機動到跨區跨境,我軍戰略投送範圍不斷延伸。

從2011年的利比亞撤僑到2015年的也門撤僑,從2014年搜尋馬航370航班到2015年馳援尼泊爾地震災區,從2018年4月18日,中國第六批赴馬里維和部隊正式組建,到2018年4月28,中國海軍第29批護航編隊順利抵達亞丁灣,中國軍隊的跨區跨境非戰軍事行動無不建立在不斷延伸的戰略投送範圍基礎之上。

從單一模式到陸海空戰略投送立體網絡的豐富,我軍戰略投送方式不斷轉變。

2017年12月15日,陸軍第二架運-9運輸機列裝。它的列裝,標志著陸軍戰略投送能力得到進一步增強。

2017年9月1日,海軍新型綜合補給艦首艦呼倫湖艦入列,標志著我軍遠洋保障能力躍上了新台階。

2016年7月6日,我國自主研發的首款大型運輸機——運-20飛機列裝空軍,標志著空軍戰略投送能力邁出關鍵性一步,彰顯空軍在創新驅動發展中加快推進“戰略性軍種”建設。

陸、海、空軍的這些大國重器入列,進一步充實了我軍陸海空域的戰略投送網絡,對于我軍戰略投送能力建設和建設強大的現代化軍隊具有重要意義。

十年間,從輻射川西的救災生命航線到輻射全國的戰略投送網絡建設,再到跨區跨境戰略投送,我軍戰略投送制度日趨完善,多層次的投送保障體系日臻成熟。我軍戰略投送力量建設采取軍民結合的方式,重點加強戰略交通運輸力量建設,有效解決空中和海上大規模運輸能力問題。著眼實現作戰和保障一體化,提高遠程投送綜合保障能力。

汶川特大地震十年後的今天,從救援到恢復重建的十年,對于新軍事革命大潮中戰略投送能力建設這道耀眼的命題,人民軍隊用強有力的行動,書寫了大國軍隊的擔當與自信,向黨和人民交出一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忠誠答卷!(孫智英、楊進、胡爾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