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邊官兵︰我站立的地方屬于祖國,我身後有13億人民!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國濤 晏良 等責任編輯︰喬楠楠2018-07-29 00:11

摘要︰有一種執著,衛國戍邊;有一種守望,捍衛和平;有一種責任,忠誠擔當。

奶茶飄香敬親人

■王國鑫

盛夏的北疆阿拉套山,微風細雨,絲絲涼意。

7月25日一大早,居住在保爾德溝深處的哈薩克族牧民布仁達拉夫婦,便帶著3個孩子起床了。打 、煮奶茶、宰羊……一家人忙得不亦樂乎。

原來,就在昨天,夫妻倆得知,塞里克邊防連執勤分隊官兵第二天巡邏,要途經他們放牧的草場。

“我們要備上最好的 和奶茶,請他們到氈房歇歇腳。”布仁達拉面帶笑容說。

邊防官兵與布仁達拉一家的故事,還得從幾年前說起。

那是一個嚴冬,一場暴風雪不期而至,鵝毛般的雪片裹挾著冰碴打在氈房上,地處偏遠的保爾德溝一夜間成了“雪域孤島”。

布仁達拉年僅7歲的小女兒達伊利,突然發高燒,情況危急。夫妻倆急得團團轉,走出氈房向遠處眺望,唯一通往鎮上的山口白茫茫一片,山路被大雪封死,夫妻倆一時手足無措。

焦急萬分,布仁達拉決定向離他們較近的塞里克邊防連官兵求助。

第二天午後,眼看雪停了,丈夫阿爾泰在家守護孩子,她自己騎上馬,深一腳淺一腳向連隊駐地出發了。積雪太深,幾十公里的路程,她走了整整4個小時。

“解放軍,救救我的孩子!”一身風雪、滿臉淚水的布仁達拉向連隊說明了情況。

指導員譚毅一邊讓布仁達拉趕緊吃飯,一邊安排連隊軍醫王立超備好藥品和器材。20多分鐘後,一行5人便騎馬上路了。

官兵們趕到布仁達拉家時,已是深夜。王立超當即為達伊利作了檢查,又喂她服用了退燒藥。官兵們一直陪伴在達伊利身旁,安慰夫妻倆︰“不要著急,孩子只是重感冒,等退燒了便無大礙。”

翌日一早,達伊利慢慢睜開了眼,她看到眼前一頂頂軍帽上的“八一”軍徽,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解放軍叔叔圖吾斯(哈薩拉克語︰解放軍叔叔好)。”

看到寶貝女兒開口說話,淚水頓時模糊了夫妻倆的雙眼……布仁達拉緊緊握住了譚毅和王立超的手。

又過了一年多,布仁達拉的小兒子出生了。夫妻倆商量給孩子取名“加德拉”(哈薩克語︰幸福)。布仁達拉說︰“在軍民一家親的遙遠邊防,有解放軍的守護,我們一家會越來越幸福。”

打那以後,布仁達拉一家與邊防官兵的情誼愈加深厚。無論什麼季節,但凡執勤分隊經過家中的氈房,夫妻倆都會熱情款待。

如今,小加德拉已經兩歲了。伴著奶茶的飄香,布仁達拉講起這些年發生在她家的變化——

丈夫阿爾泰主動學起了漢語,還擔任了連隊的護邊員。在巡邊中,他多次制止私自挖參的外來人員,並規勸他們下山。

布仁達拉成了維護民族團結的“義務宣傳員”,走到哪里就把軍民團結的故事講到哪里。

去年,邊防官兵巡邏經過他們的夏季牧場,布仁達拉連夜為官兵打了40多個 。在夫妻倆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牧民加入愛邊擁軍的行列。

談及往事,布仁達拉眼含深情︰“阿拉套山高,不如黨的恩情高;七彩湖水深,不如邊防官兵與牧民的情誼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