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邊官兵︰我站立的地方屬于祖國,我身後有13億人民!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國濤 晏良 等責任編輯︰喬楠楠2018-07-29 00:11

摘要︰有一種執著,衛國戍邊;有一種守望,捍衛和平;有一種責任,忠誠擔當。

到達前哨,新戰士在老營房前升起五星紅旗,堅定矢志戍邊的志向。嚴曉春

天山深處響起“別迭里好漢歌”

■李秉梁 靳照文 古 肖

海拔3700多米的天山別迭里,荒無人煙。別迭里邊防連的後山上,一道石牆高高矗立。

28年前,別迭里邊防連奉命執行300多公里長的邊防道路施工任務,官兵們肩挑手抬,歷時一年建成這道防護牆。後來,連隊決定將成績突出官兵的名字,刻在新建成的防護牆上,並為這面牆起了個響當當的名字——“好漢牆”。

八一建軍節前夕,“好漢牆”前,即將前往烏宗圖什河前哨排駐防的15名官兵莊嚴列隊,齊聲唱起“別迭里好漢歌”︰“別迭里狂風雪茫茫,我們有一道好漢牆……”

歌聲豪邁,響徹雲霄。踏著歌聲,官兵們全副武裝,又一次踏上了巡邏征程。

這一刻,“好漢牆”上鐫刻的197個名字,仿佛在注視著這15名官兵漸漸遠去的身影。

“今天是新戰士王偉鋒、呂辰光第一次前往烏宗圖什河前哨。”走在隊伍前面的指導員李國寬說,許多新兵都是從這里邁出巡邏守防的“第一步”。

在高達60多度的陡坡上,新戰士手拉手,分批次翻越窮鐵列克達阪。嚴曉春

烏宗圖什河前哨排是一個季節性哨所,途中要翻越海拔4500多米的窮鐵列克達阪,天氣多變,道路難行。

李國寬不會忘記,兩年前,時任指導員陳立帶領官兵巡邏,在經過窮鐵列克達阪時,暴風雪不期而至。

天山深處話荒涼,新戰士穿行在布滿亂石的邊防道路上。嚴曉春

雪山上,官兵們手拉著手艱難前行,每走一會兒就停下來調整呼吸,清點人數。翻越窮鐵列克達阪,高原反應嚴重,幾名新兵不同程度出現頭痛……列兵周晏旭一度出現幻覺,陳立在他面前大聲說話,他卻什麼也听不見。

風狂雪大,官兵們凍得直打哆嗦。

陳立見狀大聲說道︰“同志們,好漢是什麼?好漢就是不怕吃苦、勇往直前!現在正是考驗我們的時候,大家必須咬牙堅持。”

官兵們深一腳淺一腳奮力攀爬山頂、走下達阪。那51公里的山路,他們走了整整20多個小時。

翌日深夜,團里派出的救援隊終于趕來會合。救援人員找到他們時,大家渾身皆白,個個成了“雪人”……

每次巡邏對官兵既是一次生理極限的考驗,也是一次意志和毅力的檢驗。前往前哨的路上,要連續經過36個“之”字形彎道。山路盤旋而上,隨著海拔的升高,體力消耗越來越大,被官兵形象地稱為“絕望彎道”。

一次,時任排長戴波帶隊上哨,得知父親突然中風,家里盼他速歸。戴波思考了片刻,向連隊報告︰“請幫我轉告家人,執勤任務一結束,我就請假回家。”

兩個月後,哨所回撤。回到連隊的戴波才得知,父親已于一個月前去世了。為了讓他安心守防,父親的臨終遺言是——戴波是國家的人,這個時候怎麼能讓他分心呢!

就這樣,戴波父親去世的噩耗,他的家人始終沒有告訴連隊……當年底,在連隊老兵見證下,戴波成為鐫刻在“好漢牆”上的第一人。

山風呼嘯,雪山無言。李國寬講完戴波的事跡後說︰“‘好漢牆’上的197名官兵個個都是好樣的,人人身上都有感人的故事。”

稍作休息後,官兵們繼續艱難前行。在攀爬冰川時,王偉鋒突然腳底一滑,滑向10多米外的懸崖處。電光石火間,李國寬撲上去一手緊緊拽住王偉鋒,一手用力將匕首插入冰層……

經歷了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新兵王偉鋒、呂辰光仿佛一下子明白了“好漢牆”的真正含義。

“只有爬過‘絕望彎道’、攀登過冰封雪嶺,才能真正體會到老兵說的‘人人都有生死經,個個都有歷險記’這句話的分量!”李國寬說。

終于爬上山頂,距離前哨排已經不遠。在李國寬提議下,官兵們又一次唱響“別迭里好漢歌”……

夏季的冰河水流湍急,新戰士在老班長的幫助下逐個趟越冰河。嚴曉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