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到了嗎,來自那個凜冬的嗚咽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草木星輝 王雲苗 王旭責任編輯︰喬楠楠2018-12-13 08:56

摘要︰今天的中國,已成為一個具有保衛人民和平生活堅強能力的偉大國家,那個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了,我們正滿懷豪情地走進新時代。

你听到了嗎,來自那個凜冬的嗚咽

文/草木星輝 圖/王雲苗 王旭

“在日軍佔領後最初六個星期內,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殺的平民和俘虜,總數達二十萬人以上。……根據這些團體的報告說,尸體大多是被反綁著雙手的。這個數字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毀了的尸體,以及投入到長江或以其他方法處分的人們計算在內。”

——遠東國際法庭判決書

那是一場人性的災難!那是一場民族的噩夢!

那一年的冬季,人們盼望的雪花還未降至金陵。可是,屠殺卻來了——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那麼濃烈。米缸里、地窖中、山野間,到處都是躲藏的身影;馬路上、殘壁上、河面上,那遍野的橫尸,是惡魔慘無人道的惡行。

“如果南京的死難者能手牽手,那麼這隊行列可以從南京一直排到杭州,空間距離約為200英里;他們流出的血液重達1200噸;他們的尸體可以裝滿2500節火車車皮;如果將這些尸體一一疊起,可以達到74層樓房之高。”張純如在《南京浩劫》中這樣描述著。這一個個的數字如同一把把重錘,重重地擊打在每個中國人的身上,發出“咚咚”的悶響。

那一年冬天,山河嗚咽!

如今,凝視著這一串串冰冷的數字,你可曾真正了解過這段“欲望與絕望,殺戮與無助”的歷史?你是否感受到一個個痛不欲生的靈魂?你是否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是否听到來自于同胞的哭泣與吶喊!

是的,如今,歷史留給我們的,似乎只有這一個個冰冷的數字。

歷史的痕跡,從不會黯淡!你知道,南京大屠殺,30多萬中國同胞被日軍殺害;你知道,1937年的南京,像是一個人間地獄;你知道,12月13日,要默哀三分鐘,同時告誡自己勿忘國恥。

也許,你感受到、你聞到、你听到了,亦或是,你還沒有。

那麼,請听听幸存者帶著血淚的控訴——

“日軍用刀把我母親的頭砍了下來,我懷孕的妻子被日軍砍了一刀也死去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薛世金

“整個碼頭,是一座黑黝黝的尸山。有五十個或許一百個人影在其間來回走動,他們在往江里拖尸體。痛苦的呻吟,流淌的鮮血,痙攣的肢體,再加上啞劇般的寂靜。對岸隱約可見。就像月光下的泥濘一樣,整個碼頭在微微閃光,那是血。”——《文藝春秋特輯︰我在那里——目擊者的證言》1956年12月

“日本兵從母親手中奪過小妹妹,把她摔死在地上,接著他們扒光了母親的衣服,幾個日本兵對母親進行了輪奸,然後用刺刀把她殺死,並在她下身里塞進一只瓶子。”——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

……

那個冬天,一片狼藉;

那個冬天,孤獨無望;

那個冬天,30萬人,以你難以想象、不忍卒讀的姿態和方式死去!

一座城,30萬人!這是一個國家不能忘記的傷痛!

凜冬的風呼嘯而至,這層疊起伏的嗚咽,是噩夢里死難者的絕望、掙扎與哀戚;是噩夢之外、身處和平年代的我們面對這段歷史時的聲聲嘆息。

時光流逝,那個凜冬被烈火燒紅的天空,早已重新湛藍;那個凜冬被鮮血浸透的大地,早已再放光彩;那個凜冬被破壞摧殘的城牆,也早已修葺一新;可那個凜冬,印在每個中國人心底的傷痕,卻永遠無法磨滅;那段由鮮血書寫的歷史,永遠無法磨滅!

戰爭是殘酷的。我們祈禱和平,但我們也深知,和平從來不是靠祈禱而來!我們抵制戰爭,但我們也不懼怕戰爭!對于安享和平的我們而言,銘記歷史亦是強大的動力。祖國的大好河山,我們的幸福生活,不在他人,在于我們自己!吾輩當自強!

習主席指出︰“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中國人民對戰爭帶來的苦難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對和平有著孜孜不倦的追求。縱觀世界歷史,依靠武力對外侵略擴張最終都是要失敗的。這是歷史規律。”

今天的中國,已成為一個具有保衛人民和平生活堅強能力的偉大國家,那個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了,我們正滿懷豪情地走進新時代。但,請不要忘記,和平來之不易;和平,需共同捍衛!

“永遠不要對苦難無動于衷,因為誰也無法保證下一個不是你我。”

“如果對歷史的苦難無動于衷,那就是讓歷史重演。”

銘記,以和平之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