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碾雪,新春年貨送進高原邊防哨所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吳世科 于光彤 等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2-01 00:19

摘要︰直升機滿載過冬物資飛赴紅山嘴邊防連,將連隊的過冬生活保障用品、緊缺年貨物資及連隊換防官兵按時送達。

紅山嘴邊防連官兵搬運年貨。于光彤攝

踏雲乘風,12封家書飛到官兵手中

■吳世科 于光彤

1月23日,新疆軍區某陸航旅派出一架直升機從天山北麓出發,橫穿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到達位于阿勒泰的物資轉運點。1月24日10時,直升機滿載過冬物資後再次升空,飛赴此行的目的地——紅山嘴邊防連,將連隊的過冬生活保障用品、緊缺年貨物資及連隊換防官兵按時送達。

素有“雪海孤島”之稱的紅山嘴邊防連地處中蒙邊界阿爾泰山脈,每年有長達8個月的封山期,是全軍封山期最長的連隊,年平均氣溫為零攝氏度。

入冬以後,阿爾泰山脈氣候垂直梯度變化明顯,連片積雪造成地表反光,風吹雪致使地面標識不明顯,這些不利因素導致直升機很容易發生迷航或航線偏移,給執行運輸任務的飛行員帶來極大挑戰。為此,該旅專門派出具有豐富雪地、山谷飛行經驗的雙機長和機組成員來執行此次任務。飛行過程中,變幻莫測的氣流讓直升機上下不停地顛簸,機長馮義峰實時關注各類儀表數據,副駕駛田衡緊握操縱桿,時刻保持飛行姿態,謹慎前行。

24日10時40分,直升機到達紅山嘴邊防連臨時起降點後,飛行員開始降低飛行高度,旋翼卷起的雪片瞬間包裹住機身,飛行員憑借過硬的飛行技術將直升機穩穩地降落在邊防連營門前一塊臨時鏟平的雪地上。此時,邊防連的官兵早已在營門口等候迎接。空運來的果蔬,讓深處“孤島”的官兵喜笑顏開。

在年貨物資里,筆者發現了一只紅色小箱子。連長哈志麥告訴筆者,箱子里裝的是官兵家屬寄來的12封家書。來自父母妻兒的一封封家書,將在這個寒冷的冬季溫暖著官兵的心。

涉險進點,900公斤補給背運上哨

■彭 毅 中國國防報記者 晏 良

哨在山巔,人行天邊。

春節臨近,西藏軍區某邊防團機關服務隊破冰前行,將900多公斤的新鮮年貨背上山,逐一送進該團六連所屬點位。

這批食品不到一噸,並不算重,可對于六連官兵來說分量不輕。六連為全軍駐防最分散的邊防連,下轄10個伙食單位,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一年當中只有兩個季節︰冬季和“大約在冬季”。“此處亙古無人棲,唯有勇士天上居。”詩中提到的“此處”便是泛指六連的駐地周邊,勇士則特指一代代“雲中哨兵”。

早在一個月前,六連駐地就已進入封山期,所屬哨點悉數成為“孤島”。盡管此前該團已為各哨點儲備了充足的過冬物資,但團黨委還是決定強行開山、涉險進點,為哨兵背運新鮮年貨,讓他們過個食物豐足的喜樂年。

為此,該團挑選機關里的“耐力王”“爬坡王”等骨干組成送菜服務隊,在團領導的帶領下,將剛采購的900多公斤活雞、活魚、新鮮豬肉和蔬菜瓜果背運上哨。

1月28日,服務隊破曉出征,向六連各個點位進發。他們帶上工兵鍬、十字鎬等工具,除障開路,艱難前行。“大家踩著我的腳印走!”負責開路的團長李廣華不時回頭提醒大家小心跟上,臉上的汗漬在寒風中凝成變色的冰碴。

過“老虎嘴”、越“嚇退猴”、攀“鷹回頭”……盡管每個人都拼得精疲力竭,喘氣好比拉風箱,胸口如壓磨盤石,但無人叫苦叫累。經過兩天半的艱苦跋涉,所有新鮮物資全部按時送到詹娘舍、則里拉、東嘎拉等10個哨點。

破冰碾雪,愛心包裹抵達冰封哨點

■劉曉東 索延客 曹 雨

1月28日10時,新疆軍區某邊防團一輛滿載過冬物資的運輸車即將啟程,開赴海拔5100多米的秋迪儉革拉哨所。2018年,秋迪儉革拉哨所由季節性哨所改為常駐哨所。春節期間,官兵照常執行戰備值班任務。

車廂里除了新鮮的蔬果、肉制品及日常生活執勤物品外,還有3個精心打包的紙箱子。連長任志盛說︰“在邊防,包裹具有特殊的意義,包裹里裝著的是家屬一顆顆滾燙的心。即便車輛裝載空間再有限,這些包裹也必須帶上。”

短短十幾公里路,車輛足足行駛了1個多小時。一路上,車輛翻越了一座達阪和54道180度的回頭彎。當車輛到達哨所時,官兵早已在門前等候。

等卸完物資,車廂里只剩下3個包裹,官兵趕緊給劉杰、才讓扎西、沈俊星遞過去。回到宿舍,大家伙不約而同圍坐一起,等待打開包裹,想瞧瞧里面都有些什麼,正式得像一場儀式。

下士沈俊星的包裹里裝著一張全家福照片。哨所沒有信號,只有一部座機能和家里聯系。“我得把照片揣在兜里,想家了就拿出來看看。”沈俊星說。

上等兵才讓扎西的包裹里裝著媽媽親手縫制的一對羊皮護膝。哨所海拔高、天氣冷,晚上站崗穿上大衣,腿還露在外面。“有了媽媽縫的這對護膝,我再也不怕站夜哨啦。”才讓扎西喜滋滋的。

最後一個包裹,最大也最沉。“劉杰,你的包裹可真香!”戰友們好奇羨慕著,劉杰也有些迫不及待,打開箱子,是媽媽親手燻制的馬肉。大家伙一邊看著,一邊強咽著口水。“哈哈哈,看把你們饞得。不嫌棄的話,大家一起吃吧。”

“不嫌棄,不嫌棄,稀罕著呢……”“那我們就不客氣啦……”

車隊返程途中,筆者的心被一股暖流包裹著。窗外,天寒地凍;車內,暖意融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