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灣畔,屬于核電衛士的那些“專屬訂制”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晶責任編輯︰李晶2019-05-26 16:49

摘要︰他們與核電站相生相伴,每天堅守在哨位上,用無悔的青春星夜守護著萬家安寧。

武警寧德支隊執勤二中隊營區一覽。

天微亮,東海上白茫茫的一片,晴川灣畔大大小小的漁船早就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這里的一個小島上,寧德核電站的4個核島晝夜輪轉不息,源源不斷地將數以百億千瓦時計的清潔電能輸送到千家萬戶。這是海峽西岸經濟區的首座核電站,具有標志性意義和歷史意義,環境效益顯著,年發電量約322億千瓦時,造福著福建和閩東人民。

背後默默守護著這座核電站的是一個普通的中隊、一群樸實的兵,他們與核電站相生相伴,每天堅守在哨位上,用無悔的青春星夜守護著萬家安寧。

和其他中隊一樣,他們也有自己的哨位要站,有自己的戰位要守。但可以看海的模樣,听海的聲音,算是他們中隊專屬的執勤福利了。可事實上他們的生活遠不止于此……

“我們的日常是白天看海水、晚上听海風”

清早,記者一行歷經“十八彎”的盤山公路步入營區,站在營區憑欄遠眺,核電站赫然映入眼簾。官兵們紛紛興高采烈地指著遠處的一座小島,說那是中隊的“178高地”。記者順著大家指的方向望去,確實有座小塔在海島上佇立著,看似並無奇特之處。班長田威好像看穿了記者眼里的疑惑,解釋道那是離營區最遠的哨位二號哨,更是官兵眼中的“光榮哨”呢。至于為什麼叫“178高地”,他邀請記者一起隨他來場說走就走的上哨。

上二號哨的178級台階。

爬上山頂記者才明白,原來這個“178”是中隊官兵們上哨的178級台階啊。听著178這個數字可能很多人並沒有太大的感觸,當爬上178級台階你就會明白,這相當于上了二十多層樓。五月的海邊已有了些悶熱,記者早已氣喘吁吁,呼吸困難。轉眼望向一起來上哨的士兵,他早已筆直地站在哨位上了。夏天悶熱難耐,冬天寒風刺骨,官兵每次上哨都要爬上坡度近70度、178個台階的樓梯才能到達哨位。而且為防止有突發情況發生來不及應對,大家到達哨位會立即進入警備狀態,不容一絲懈怠,這對官兵的身體真是不小的考驗。

中隊官兵們在執勤上哨(排頭為班長田威)。中國軍網記者李晶 攝

哨位上三面環海,雖有水天一色的壯麗,卻也悶熱異常。詢問哨兵後才知,哨位上的空調並沒有什麼“存在感”,再難受也只能忍。站哨時汗常把衣服由里到外浸了個遍,額頭上的汗更是從帽檐上往下滴。原來大家笑著說的“白天看海水、晚上听海風”,是透過汗滴看著的海面上來來往往的船只,听的是海面的一切風吹草動。

海風海水的陪伴早已深深融入是他們的生活訓練,歷練著大家的體魄與堅韌。無論海水潮漲潮落,海風習習還是刺骨撲面,不變的是他們緊盯海面動向的雙眼,是光榮哨位雷打不動的標準軍姿。那一個個黝黑的面龐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麼。

“扛水沖高地的時候感覺自己荷爾蒙爆棚了!”

幾年前,當時在哨位基礎設施還不完善的情況下,中隊就已經上勤。“178高地”的台階周圍沒有護欄,海風和陡坡讓上哨的官兵每一步都走得心驚膽戰,尤其是遇上狂風暴雨的晚上,上下哨尤其危險,當時大家只能一個搭著一個慢慢往下走。島上還有各種蚊蟲和蛇,夏天被咬得滿身是包都是常事。後來才有了護欄,他們就這麼上下走著,轉眼已經走過了八個年頭了。

當時練隊列沒有訓練場,大家就在駐地旁平整了一小塊空地,“一二一”的口令聲在簡陋的營區響了起來。沒有訓練設施,他們就利用碎磚、木料、水泥板建起了簡易障礙場,也練得虎虎生風。沒有體能訓練場,他們集思廣益,利用駐地多山的特點,想出了很多招數。總結出“十大最喜愛的體能科目”,分別是沖坡、扛水沖178高地、扛假人、推輪胎、沙灘俯臥撐、沙灘蛙跳、繞電站長跑等等,這些體能科目交替進行,真是讓大家又愛又恨。

其中,扛水沖178高地是中隊的又一“定制”。二號哨地處一個四面都被海水包圍的小島上。島上面缺水,需要定時抬水上去,中隊官兵就專門練習扛桶裝水爬台階,剛開始大家都很不適應,能面不紅心不跳的上哨已經不容易了,別提扛水上哨了,練得多了大家慢慢發現好像也沒想象中那麼難。而且這樣不僅解決了哨兵的喝水問題,不知不覺中也鍛煉了體能,可謂一舉兩得。有官兵笑著說︰“扛水沖高地的時候感覺自己荷爾蒙簡直爆棚了!”

這樣上哨在中隊持續了好幾年,雷打不動。功夫終于沒有白費,在寧德核電站和支隊的各類比武競賽中,中隊的五公里、五公里武裝越野等體能科目都名列前茅。中隊長汪曉賓指著榮譽室里滿滿當當的獎牌和榮譽,驕傲地說道︰“中隊榮譽太多放不下了,好多都沒擺在這兒呢。”

後來島上的條件好了不少,戰士們雖然不用再扛水上哨了,但大家仍讓將其作為中隊的訓練項目保留了下來,如今儼然已經成了中隊的精神力量,激勵著中隊一茬茬的官兵們不怕吃苦、奮勇爭先,捧回的獎牌更多了。

中隊戰士在海邊進行日常訓練。中國軍網記者李晶 攝

陳列在榮譽室的獎牌和榮譽。中國軍網記者李晶 攝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騎車上哨”

談起難忘的回憶,每個人都有許多故事要講。下士馬博跟記者談起了自己剛來哨所時跟哨的場景。馬博心思細膩,善于觀察,在許多戰友眼里稀松平常的事情,在他看來都別有一番趣味。他覺得在中隊最浪漫的事就是和老兵一起騎車上哨。“這恐怕是我們中隊的特色了吧。”關于騎車上哨的方式,馬博很是得意地說,“剛下連那陣子,我們新兵還不能獨立上勤,就是跟哨。當時我想的是,我們新兵嘛,肯定是老兵騎車載我們,沒想到老兵直接讓我騎車,他自己坐車後面給我指路。”後來老兵才說,不是因為欺負新兵才讓他騎車,而是為了讓他快速熟悉廠區的路線,為之後獨立上哨打基礎。那陣子,核電廠經常可以看到這麼一個唯美的畫面,兩個哨兵,一輛車,在夕陽下朝著哨位騎去,影子被拉得老長。遇上不會騎車的新兵,老兵們還要手把手教他們騎車,畢竟二號哨離營區有三公里的路程,在中隊騎車也變成個必備技能了。

听他這麼雲淡風輕地說著,記者心中早已對眼前的這個戰士,這個中隊豎起了拇指,老兵幫帶新兵不正是傳承的生動寫照嗎,他們口中的浪漫更是源于對哨位的那顆赤子心啊!

面朝大海,卻不都是春暖花開

采訪即將進入尾聲,記者能夠想到他們面朝大海的背後,是日日夜夜的辛勤訓練,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強大心理素質,不是春暖花開的美景,但燃燒在中隊官兵胸膛里的一腔青春“核能量”早已在大家心中落地生根,“春暖花開”了,我想這種能量的本源就是他們始終銘刻于心的赤膽忠誠吧。

中隊戰士在二號哨下宣誓。中國軍網記者李晶 攝

夜晚,士兵在二號哨上執勤。中國軍網記者李晶 攝

極目遠眺,繁星微爍,夜幕下的萬家燈火顯得寧靜而祥和。二號哨上站著的士兵眼神一如既往地堅毅,不時的掃視著海面的風吹草動,今夜的執勤上哨開始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